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78 光華

(昨天章節名打錯了起點VIp改不了不過內容沒錯。
  前面那群人走得不快也不慢三頂轎莫虎與莫熊一人一頂紫羅蘭公主一頂十幾名侍衛周圍護著對迦邏城來說是一個不小的隊伍兩邊行人見一這支隊伍雖不知道來頭但一看見皇室的標志個個都低了頭行禮靜靜的避走一邊這給淚紅雨與莫鐵的跟蹤工作帶來了無數的麻煩為了不被現只有遠遠的跟著。不過幸好她們的目標大倒也不到于跟丟。這一行人靜靜的行走在迦邏街道上富貴威嚴鴉雀無聲讓淚紅雨看得嘆為觀止心想迦邏國到底與其它地方不同倒是有幾分優雅的不像大齊百官出行敲鑼打鼓鬧得不亦樂乎說起優雅她又想起了宮熹他化身冰藍王子的時候雖然犧牲色相鬧得滿街皆知但是卻也是富貴中透著幾分優雅的。
  想起了他她不由得怔了怔神不明白自己這些天為何老是想起夫子直到莫鐵提醒她:“快走快走他們走得差點沒影兒了!”
  她這才現街上的行人又走動起來沒有人再保持那一種低頭彎腰行禮的資勢忙跟著那群人往前走。心中倒想著走得沒影兒了你莫鐵不是有武功么不知道帶著我在屋頂上竄著飛行么?
  淚紅雨偶一回頭。卻看見莫鐵微皺了眉頭神色迷茫臉色卻泛了青色他平板如木地面容淚紅雨見得多了可卻頭一回見他這種神色心中更為肯定莫鐵與紫羅蘭公主只怕是原來就有說不表的糾葛……她想起莫鐵與莫熊所講。莫鐵被一位女人狠狠的陰了一道的事莫非這個女人就是紫羅蘭公主?
  淚紅雨看著莫鐵的眼光不由得有幾分得意心想自己手下的人原來都不一般一來到這里不是與公主有糾葛就是與皇帝有糾葛真是想不冒頭都不行啊!
  如果莫鐵正滿肚皮的不適。卻看見淚紅雨鬼頭鬼腦嘴角含了微笑打量著他心中更加不適他自己卻不知道這種不適是從何而來只是自從一晃眼見了那名臉蒙面紗的女子。心情就不舒暢起來那種厭惡到了極點地感覺在腦里頭涌起細細想去卻怎么也憶不起來這女子到底是誰?
  他見了淚紅雨打量的目光連帶著把淚紅雨也恨了起來。大踏步往前走。一眨眼。淚紅雨就跟不上了他的腳步淚紅雨忙緊趕慢趕的趕上去邊趕邊在心中批評自己不道德。把人家的痛苦當成樂趣再也不敢臉上微露笑意也同樣的學莫鐵擺了個酷臉出來。
  凡街上行人見兩人走過一眼望見他們皆道:一對金童玉女真漂亮……可惜就是臉臭了一點何像滿大街的人皆欠他們十萬八千兩銀子似的忙紛紛避走不提……
  兩人遠遠的跟著那三頂轎子那轎子卻越走越偏僻漸漸地遠離了皇宮與迦邏城向城外走去剛開始的時候還能遇上幾個行人漸漸的卻連行人都遇不上了莫鐵與淚紅雨伏在一個小山丘后面看見那群人遠遠的登上了那座山迦邏山嶺樹木不多他們可以清楚地看見一條石階沿山而上如一條白帶一般而那群人就是白帶上面的幾顆豆子。
  白帶的盡頭是一座氣勢輝虹的大廟這座大廟是迦邏帝國的圣廟里面供奉地就是迦邏帝國地守護之神:諾亞大神。
  廟淚紅雨當然知道而且給她映像最為深刻地就是諾亞大神的丑陋那個神是一位極老極丑的女人顴骨高聳彎腰駝背雙目如鷹卻偏偏長了一個極長地勾鼻子要怎么形容她的丑?只能這么說她晚上如果出現那么不管大人小孩只怕都會哭的哭叫的叫!一般來說如果這位大神不似人形長得如野獸一般不管她怎么丑還不會引起人們內心的那種害怕但是她卻是一個人一個街頭巷尾都可以看得見的人她集中了人類面貌中最丑陋的因素讓人一見就倍感親切當然這是一個恐懼的親切。
  現在的問題是兩個人要怎么樣才可以混進諾亞的廟中?諾亞大神的圣廟卻不同以往大齊的廟善男信女拿根香燭都可以進去拜上一拜這個圣廟卻有嚴格的規定只有每年三次大的祭典才準許一般人等走進去參拜一下廟里的諾亞大神。
  當然像紫羅蘭公主這樣特殊的皇室人員自是什么時候進去都可以。
  莫鐵與淚紅雨終于摸到了圣廟高高的圍墻后面如果是晚上莫鐵自然是帶著淚紅雨一躍而入只可惜現在是白天而且聽說廟內防守極嚴淚紅雨也聽說廟內世外高人極多想想也對廟內之人除了練武又有什么其它事情好做?
  莫鐵躍躍欲試想背起淚紅雨翻過那高高的墻頭看來那紫羅蘭公主已經把他撩撥得心癢難熬。
  淚紅雨想了一想看了看那高高的墻頭又望望白晃晃的陽光感覺被人從墻頭一腳踹下來的幾率太大了莫鐵的頭腦不太清醒自己可不能陪著他不清醒于是背了雙手向廟門處走去邊走邊道:“廟既有大門不走那門用來干什么的?我不是狗也不是鳥我是人當然得走正門!”
  莫鐵心道在圍墻周圍尋找狗洞尋找可進入的矮處不是你開始的指示么怎么一下子就變了呢?
  真是女人與小人既難養又善變已!
  老誠忠厚兼之頭腦有點兒不清醒的莫鐵當然不會當面指摘自己頭兒的不是只有跟著淚紅雨向廟門口走去!
  而且很厚道的望著淚紅雨的后腦勺一聲不出知道小雨那小孩子脾氣又開始作了他早已得到消息莫鐵與莫熊說了當我們的頭兒小孩子脾氣的時候最好一聲不出不與她一般見識忍忍就過去了。
  莫鐵還記得莫虎與莫熊說這話的時候感慨萬千的道:人世間人情千種哄小孩子也是其中一種既要有耐心又要特別的耐煩而且還要有手段有的時候比上朝還幸苦呢!
  走到廟門口自然就被人攔了下來攔了人是一位面臉皺紋兼之滿臉苦大仇深模樣的老和尚用淚紅雨平常的口吻來說臉上的褶子可以夾死幾只蒼蠅。
  這個人是在圣廟里修行了幾十年的老人但是一個修行了這么長的人還在廟門口看門情況就有點兒微妙了。
  以淚紅雨看來這人不是腦袋特別頑固就是特別難纏要不然廟里的人為什么把他派到門邊禍害其它人?專當門神?圣廟可不比某個高門大戶他們的想法特別的不同恨不得所有的人都不愿意上門才好!不過也奇怪人性往往是相反的你特別不想人上門有些人還是死了想來所以這尊廟就設了這么個人在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