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8 買狗

他冷道:“誰說我不給錢了?你要多少錢,說個數兒,我可不欺壓你……”
  那長須遮面男被這么一群甲胄鮮明的人圍著,卻毫不驚慌,慢吞吞的道:“這狗,我不賣……”
  齊臨淵仿佛沒聽懂一般,道:“你說什么?”
  王丁大聲吆喝:“你說什么,不賣?你知道你在跟誰講話嗎?”
  淚紅雨也在旁唯恐天下不大亂:“就是,鄉下人,這位可是西寧郡的小世子,他發一句話,你在這城中不但會無立足之地,可能連衣服都沒有得穿,你沒聽說過大街小巷都傳開了,我們這小世子,可以讓姓毛的人渾身都沒毛,對了,你姓什么?可別也姓毛……”說完,視線往他滿面的胡須上望了又望,以表示對他滿臉的胡須的下場堪憂。
  小世子齊臨淵不由得望了淚紅雨一眼,不大明白她身處牢獄,怎么連這都知道,他可不知,淚紅雨的鄰居玉七混入了牢獄,還當上的衙役,平日里,也喜歡說個東道個西,自然把這些街面上的某些小道消息講了一些。
  長須遮面男看來頗為寶貴他那胡須,趕緊的摸了摸他那胡須,連忙道:“不不,小人不姓毛,小人姓宮名熹,其實小人并不是不想賣了這只狗,小人并不是不想嫌錢,只不過,這只狗有個怪毛病,除了小人的話,它誰的話都不聽,誰要是對它發號施令,它張嘴就咬,都咬傷了好幾個人了,小人怕如果這狗咬傷了小世子,那么,小人就是把命賠上,都補償不了小世子了……”
  齊臨淵一聽,心中不由得一樂道:“哦,這狗,倒這么有脾氣,倒與小爺我頗為對胃口,既然它只聽你的話,那好,小爺就連你一塊兒買了,你就跟我回王府,專職照顧這只小狗……”
  淚紅雨自然在一旁慫恿:“對,對,跟小世子回王府,一個月有一百兩例銀,養兩三個老婆不成問題……”
  王丁心想,我那例銀才五十兩呢,怎么一個養狗的倒多過了我?正想表示反對,齊臨淵現在倒不在乎這幾個小錢了,點點頭道:“好,就給你一百兩,只要你養好的這狗,小爺我還有賞……”
  侍衛王丁滿心不服,卻又無可奈何,心想,都是這淚紅雨多嘴,平白無辜的讓這個新來的養狗之人倒騎在了自己這個威風凜凜的侍衛身上,他心思靈活,不由得想,這淚紅雨姑娘倒頗有幾分口才,不如平時巴結了她,化敵為友,關鍵時候讓她幫自己稍帶上幾句,說到了小世子的心坎之上,每個月不也多拿幾兩銀?王丁越想這事兒越能成,頗后悔以前與她口舌相爭,發誓以后要把這淚紅雨侍候好了。
  長須遮面男一雙眼睛倏地睜大,顯然對這個突如其來的驚喜很意外,可不一會兒又閉上的雙眼,慢悠悠的答道:“百兩銀子,太多了吧?我可是老實本份人,俗話說得好,無功不受祿,我看您一個小孩子,你做得了主嗎?”
  齊臨淵聽了,不由得心中暗惱,凡是小孩子特別是十多歲的小孩子,是特別煩人家講他小孩子的,他才一皺眉頭……
  頗會查顏觀色的淚紅雨代替了侍衛王丁的職責,道:“你怎么說話的?說你是鄉下人,你還不愿意承認,你知不知道面前站的是誰,是咱們西寧郡的小世子,小世子十歲就上過戰場殺敵,指揮過千軍萬馬,你居然說他是小孩子?不錯,他年紀雖小,但是,你怎么能把他與一班這個年紀還在流鼻涕的小孩子相比?他天資聰敏,才智無雙,從小就是神童,西寧王把大半個王府都交給他管,買個小狗,還作不了主?”
  聽得齊臨淵心中舒服之極,早把她先前明褒暗貶他的事兒忘卻到了腦后,對她不由得心里充滿好感,只感覺今天帶她出來,她辦的事兒沒有一件不合合貼貼,襯自己的心的。
  教淚紅雨知識的夫子說過,淚紅雨的一張嘴,捧起人來,可以把敵人捧得臨陣叛變,損起人來,也可以把修行千年的老和尚損得吐血而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宮熹被她說得一愣一愣的,聽說面前站的這位左看右看都是一位半大孩子的小男孩有這么光輝的歷史,臉上不由得露了半信半疑之色,道:“我們村里頭的半大孩子還只知道下河摸幾尾魚帶回來呢,這城里頭的就是不同,居然就會帶兵打仗了?”
  雖說是被一位鄉下人恭維,但是,這可也是發自內心的,自不比那平日張口閉口就是好話的王丁之流講的讓人聽了舒服,齊臨淵聽了這話,真比六月喝了雪水心中還爽快,淚紅雨在一旁添油加醋:“也只有小世子才有這本事,其它的人,那可是拍馬都趕不上的……”
  宮熹眼中露了羨色,道:“想我從小到大,都沒有上陣殺過敵,想不到小世子小小年紀,倒就能帶兵打仗,上陣殺敵了,真是自愧不如啊……”邊說邊把那大把胡子搖了又搖,也不知洗過沒有,搖下不少皮屑。
  齊臨淵平日里作威作福,吹牛拍馬的人不知多少,但很少有如此憨厚老實的拍馬之人,眼中的目光真誠得讓人想哭,齊臨淵心情不由得大好,道:“你不用著急,給小爺照顧好了狗,我叫父王賞你一個官職,入隊當兵,立功受祿,也不是什么難事。”
  宮熹大喜,馬上恭恭敬敬的向齊臨淵行了一個大禮,道:“多謝小世子,小人以后的前程就全在小世子的身上了,小人一定為小世子照顧好這只狗兒……”
  齊臨淵得意非凡,出門一趟,得了一只小狗,還得一個忠仆,頗感這一趟門出得值得,又想,這淚紅雨平日看她,怎么看怎么不順眼,今天個看了,也不錯,頗有些合自己的心意,不由得回頭望了她一眼,她也向自己一笑,一張嘴,口水真流,不由得嫌惡的回了頭,心想,自己是豬油蒙了心,居然認為她頗合自己的心意?又想,這父王搶她來的時候只怕是瞎了眼……
  這一趟出門,不可否認,淚紅雨與小世子齊臨淵的關系頗有改善的趨勢,小世子齊臨淵如今整天只記掛著玩他那只小蘿卜丁狗,倒把淚紅雨忘到了腦后,不太記得去找她的麻煩,淚紅雨在牢中的生活又清靜了下來,每天對著畫眉,畫眉雖為男人,卻也眉目如畫,賞心悅目,可惜不太愛講話,雖有玉七隔三岔五的來巡巡,可畢竟一天中大半時間都在沉默中渡過,淚紅雨感覺如果再這樣呆下去,未免舌頭都會退化。
  ……………………………求PK票的分水線……………………
  支持我的,只有讀者您啦,如果有PK票,順手點點,多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