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79 是廟嗎

(各位賜我一張粉紅票吧!和尚念經中,阿彌陀佛,祝各位元旦快樂,你們賜我粉紅票,我更快樂!我一快樂就更得多!超多……哈哈哈)
  兩人在拐角處觀察了那尊和尚良久,莫鐵實在想不出能用什么辦法不從墻頭躍過,而是正大光明的從門口進去。
  這個時候,淚紅雨往前走去,莫鐵也只好跟在她的身后。
  還未走近廟門,在圍墻的拐角之處,莫鐵跟在淚紅雨的身后,眼看著淚紅雨忽然之間在地上打了個滾,還在一處殘葉敗枝上蹭了蹭,身上忽然間就沾滿了灰塵,頭上頂了幾片樹葉,跟插標草賣身的人有得一比。
  她的腳到地上踱了幾步之后,忽然間整個人變得一瘸一拐,向廟門口蹣跚而行,還未走到廟門口,站在臺階之上,那老和尚就一聲阿彌陀佛,從門內踱了出來,眼皮搭子撩了撩,目光炯炯的望著他們倆,看來,老和尚以為會看見一對強行想闖入廟門的人,可是,卻看見了一個渾身沾滿灰塵,如小狗一樣的人兒,他不由得愣了一愣,滿臉的堅定化作了驚訝,合什道:“施主,您這是?”
  淚紅雨火急火燎的道:“大師傅,出大事了……”
  和尚更加驚訝:“施主,出了什么大事?”
  淚紅雨喘了一口氣,眼淚仿佛就要從眼眶里跌出來:“大師傅。您看見我家主子了嗎?我家主子說今天要帶兩個客人來這里地?”
  和尚略一沉吟,看了看面前這位女子,衣著不菲,連跟著她的那位侍衛,都氣宇宣昂,現在的樣子滿面通紅,腳上還有傷,眼看著是急忙跑了過來的。他知道今天廟里的確有一位尊貴的客人帶了兩人進來,道:“施主,您有什么事,老納可以代為轉達!”
  淚紅雨臉上露出極為難的神色,有些警惕,又有些難以啟齒,口中道:“這,自然是好的……可是,我們主子說了。這件事不能讓其它人知道,如果不然,牽涉可就大了,大師傅。您也知道,我家主子地身份……”
  老和尚為人雖古板,但是,基本的人情禮儀還是懂的,他既知道那位蒙面女貴客的身份。自然知道她背后的勢力。其中的復雜與齷齪。當然不是他這位看門和尚能知曉的。
  淚紅雨道:“大師,您能快點領我們見主子么,要不。我把出了什么事告訴您也成,您就代我轉告一下,只不過,您以后……”
  老和尚聽了最后那句:“您以后……”無端端的身上出了點兒冷汗,想起無數被卷入其中不得脫身,被人殺人滅口的事來,忙合什道:“施主,出家人跳出五行之外,不理俗事,我立刻帶你們去見你們地主人吧!”
  可見這老和尚雖然跳出紅塵之外,但是還是怕紅塵惹事的。
  莫鐵想不到這么順利便入了廟門,他站在淚紅雨的背后,望著她身上衣服上沾滿的灰塵,不得不嘆為觀止,心生敬意,到底是我們地隊長,既使是失了憶,還是如此的詭計多端,行事不拘一格。Wap.16K.Cn
  兩人跟在老和尚身后,和尚的言行之中帶了幾分恭敬,盡量不去看小姑娘臉上的灰塵與頭上的草,見了也仿若不見,臉上更是一派地高深莫測,讓淚紅雨贊嘆一聲:到底是得道高僧,頗有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動聲色地本領。
  只是這得道高僧派去守門,可見這間廟地確是高僧頗多。
  兩人跟著老和尚往前走,淚紅雨發覺,這迦邏的廟與中原的確完全不相同,這里地廟,多為石頭建成,屋頂為圓形,奇特的是,每個房子上面,立了一根長長的桿,就仿佛禿頂上一根獨秀的頭發一樣,廟里的地面上遍鋪了石板,石板既寬且大,合縫處嚴絲密合,估計連一根頭發絲兒都掉不下去。
  淚紅雨一邊跟著老和尚往前走,一邊嘆為觀止,心想,這處的建筑從外表上看與當初在南寧府初遇凌羅的時候,她躲的地方極其相似,只是,她那里是一處活動的房子,只是不知道這些房子里面的房間能不能活動?
  走入寺院里面,極少見到走到著的小沙彌,偶爾見到一個兩個,也都表情嚴肅的向老和尚一行和什行禮,眼角掃都不掃淚紅雨一下,看來,這廟里的和尚們全都達到了泰山崩于前而不動生色的境界!
  莫鐵卻有點兒擔心,心想,自己兩人明明的騙了老和尚進來的,到時見了正主兒,豈不被他們拆穿?
  可他現在對淚紅雨充滿了信心,見淚紅雨毫不在意,只是沉默無語的跟著老和尚走,便不操那份閑心,也跟著走。
  老和尚領著他們,穿過了兩處殿堂,便來到一處所在,這個地方,是一個小小的院子,從院門外邊望過去,可以看見里面假山玲瓏,樹木如蔭,與其它地方竟不相同,頗像一般富戶住的地方,淚紅雨心想,看來這和尚廟與紅塵也脫不了關系,竟然廟里面藏了這么個地方,那么,從里面走出幾位妙齡少女,自己也不應該出奇吧?
  老和尚卻不進去,只是宣了個佛號,就從那院子里面走出了幾名妙齡少女,身著宮裝,臉上帶著宮內人特有的矜持與淡然,淚紅雨明白了,這是到了紫羅蘭公主的地方。
  莫鐵不由得有點兒緊張,那是一種既將被人揭穿的自然反應,可反看淚紅雨,卻見她還是絲毫不慌,反而臉上有一種見到了親人的喜色:“幾位姐姐,煩請通報公主殿下一聲,就說品月坊的大店主請二店主,三店主有要事相談!”
  說著,從袖中拿出一顆所謂的彩虹石,遞了過去:“姐姐們把這顆寶石給他們,他們自會明白的!”
  幾名宮女面面相覷,個個兒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但是,公主殿下可不會把所有的事情都與下面的人說的,心想,也許真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而且,面頭這小姑娘頭上雖有草,身上雖有塵,可衣著不凡,氣度囂張,手里還拿了一個珍貴無比的月華石?
  其中一位宮女從淚紅雨手里接過了那塊寶石,微微的笑道:“本來是想請姑娘進去的,可這院里頭有規矩,就麻煩姑娘在外面等等,我們去去就來!”
  說完,帶著那幾位宮女,想了一想,又留了兩名在門邊,這才向里走去。
  老和尚見了,松了一口氣,他其實一路行來,對淚紅雨的懷疑從來未消除過,可被淚紅雨用話拿住了,不得不讓他們進來了,如今看來,這兩人倒真是沒騙他,真是有事稟告公主?
  正思考著,淚紅雨道:“大師傅,您有其它事要忙,盡量去吧,一會兒我們稟告完,自有人送我們出去的!”
  老和尚一想,理當如此,到了這個地方,自然不用他再操心,于是,合了一個什,向兩位行了禮,徑自去了。見老和尚走了,莫鐵自然就收了暗自運氣,準備把老和尚昏了的指頭,見老和尚走得不見影兒了,這才倏倏幾下,把守在門口的兩名宮女點昏了過去!
  莫鐵把兩名宮女藏在假山后面,而淚紅雨則剝起了她們的衣服,在假山后面換了一身宮裝出來,本來,她想莫鐵也換上的,終因為這衣服太小,人太壯而作罷。再說了,莫鐵講得好,不必了,就憑我的武功,沒有人能知道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