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181 容顏

(求粉紅票,今天第二更,投票給我啊……
  紫羅蘭公主依舊站在屏風邊,剛好擋住的出口,淚紅雨自然沒有那個膽子推開公主往外跑,所以,她只有繼續站著,感覺腿有點兒發軟,手心繼續冒汗,一想到自己一不小心,差點攬屎上身,變成了這幅樣子,一股寒氣就從腳底升到了心底,再一直往上升,直沖入腦……她有點感覺臉上的肌肉有成凍肉之嫌。
  紫羅蘭公主這時輕柔之極的道:“你們開始吧!”就這一句話,就嚇得淚紅雨差點蹦了起來,這個時候,紫羅蘭公主所說的話,無異于魔音。這個時候,她也才明白,自己對容貌的珍惜,與所有的女子一樣,套一句老話來說,如果變成這幅模樣,還不如死了算了!
  不!死了也不能變這樣!就算是被火化了也不能變成這樣!淚紅雨在心底暗暗發誓!這位女子已經微低了頭,坐在床邊,她的臉未蒙面紗,仿佛全裸著站在一大堆人面前一樣,她的眼睛之中充滿了驚慌與屈辱,淚紅雨想,這名女子,很顯然,沒有與其它人多做接觸,沒有被人嘲笑侮辱過,反而之,這名女子,住在與世隔絕的地方很長的時間了。
  莫熊與莫虎站在她前面,倒沒感覺到多大的吃驚,很顯然,他們早就見過這女子的慘狀,心中雖同情,但是。比不上淚紅雨那顯現在臉上地震撼。
  那紫羅蘭公主一直站在出口處,臉上雖蒙了面紗,可是,淚紅雨從她的眼中看到了嫌惡,看到了無可奈何,也看到了那種類似于兔死狐悲的感情。一路看中文網首發16K.CN
  這個時候,那位大宮女道:“兩位,公主殿下早已向你們說明了要求。只要你們能治好她的臉,殿下自然有重賞,希望兩位盡力而為!”
  紫羅蘭公主一句話都沒說,領著人轉身就往外走。
  淚紅雨實在忍不住,道:“你以為,治好了她,就能治好你的臉么?”
  只聽得啪的一聲,那扇屏風被人推倒,紫羅蘭公主渾身顫抖。那推倒屏風的手還舉在半空之中,她的目光如利刀一樣掃向淚紅雨,她冷冷地道:“如果她沒有一點好轉,那么。你就去陪她!”
  淚紅雨忙收住了聲,心里直怪自己怎么一下子沒忍住,莫虎忙哈著腰道:“公主殿下,不管怎么樣,我們都會盡力而為的。您放心。您放心!”
  莫熊在一旁猛低聲嘀咕:“變了個人。的確變了個人,連心機深沉都不知道了,就知道口快!”
  原來。紫羅蘭公主雖然沒告訴兩位實情,可莫熊與莫虎早已猜到,卻從未說出來過,裝得仿佛就是給這女子治療一樣,哪像淚紅雨一張口,就把底給揭了出來?
  莫熊與莫虎同時心想:莫蘭聰明勁兒還是沒少,就是性格變得如此的沖動,如此的小孩脾氣,做事如此不計后果,以氣到人為樂,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恢復正常?
  紫羅蘭公主如今有求于人,雖被氣著了,也不好就此發做,只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轉頭就走,屏風內,只留下了淚紅雨三人與那位大宮女。Wap.16K.Cn
  大宮女見公主發怒,卻沒有發做他們三人,心中感覺到了他們三人的份量,倒不敢多做留難,只道:“如果你們有什么需求,盡管叫人呈了上來,我自會派人滿足于你們!”
  說完,一甩袖子,表示了她對這幾人與公主一樣有同樣的憤怒,然后走了出去。
  淚紅雨雖然猜了個大概,但是,其中具體情形怎么樣,卻是不知,早憋了一肚子的話來問他們,見屋內只剩下他們三人,外加那名女子,忙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又是怎么回事?”
  莫虎驚訝地道:“怎么,你不是早知道了么?怎么還問我們?”
  莫熊嗡聲嗡氣的道:“對呀,對呀,我們早見識過了你的聰明勁兒了!”
  看來,兩人對她很不滿意,怪她無事多嘴多舌,連累別人。
  淚紅雨忙道歉:“兩位大哥,您大人不計小人量,我這不是還沒回復記憶嗎?現在的我,類似于白癡,你們如果跟我計較,那豈不是把自己可等同于白癡?”
  莫熊與莫虎何嘗聽不出淚紅雨這是在指著自己這棵槐,罵他們倆個呢!怪他們不事先通氣,以至于自己像白癡一樣地闖了進來,變成了人家的人質。
  雖然淚紅雨現在沒恢復記憶,但是,她還是兩人潛在的隊長,有朝一日恢復了,也難保自己被她懲治的哭爹的哭爹,叫娘地叫娘,她好比一顆定時炸彈,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暴炸了。
  兩人忙道:“隊長,瞧您說地,我們自然不會跟您計較,這都是我們不對,也不事先通知您一聲,讓您莫名地就深入虎穴了……”
  淚紅雨不耐煩的道:“別說廢話了,趕快說,這是怎么回事?”
  莫虎望了望坐在床上沉默不語的那位臉變形地女子:“莫蘭,你看見了她的臉,你有什么想法?”
  淚紅雨道:“別叫我莫蘭,叫我小雨,或者隊長,這個陌生人的名字,我不愛聽……,”看來,她還是不適應自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她仔細觀察了一下這名女子,實在感覺這名女子真是可憐之極,道:“這名女子,她臉上的傷,莫非是人為的?”
  莫虎點了點頭:“你猜得很對,她臉上的傷,的確是人為的……”
  淚紅雨又小心的問:“傷她的,莫非是公主?”
  莫虎瞧瞧淚紅雨,道:“你都已經猜到了?”
  這個時候,那位坐在床邊上的女子,已經無聲的哭泣起來,眼淚一滴滴的滴在衣襟之上,但是,她卻如同啞巴一般,嘴里不發出任何的聲音,只看見她的眼淚如斷線的珠子一般往下滴。
  莫熊嘆了口氣:“其實,具體情形,我們也不大清楚,和你一樣,大部分事,都是猜出來的……”
  淚紅雨想,搞了半天,你們和我一樣?還裝什么大義凜然?她臉上卻顯得很為莫熊莫虎著想:“你們倒算得上英明,一見此情形,居然就被你們猜出了具體實情,這么說來,你們也只是得知這紫羅蘭公主要你們治好這位姐姐的臉?其余的一切不知?”
  床上女子聽見淚紅雨講話親切有禮,一聲姐姐叫得她又留下了眼淚,淚紅雨哪里知道,這名女子以前在主人的手中,是被當獸牲一樣養的,哪有人把她當成看過?發她聽了這聲姐姐,眼淚又止不住的如珍珠一般流了下來。
  淚紅雨頗為同情的望著這名女子,鼻子也有點酸酸澀澀,她道:“這位姐姐可真可憐,必是拿她當成研究的對象了,看她的眉眼,以前肯定是極為漂亮的!”
  那名女子再也忍不住,開口道:“姑娘,救救我……”
  她一開口,又嚇了大家一跳,她的聲音低沉粗啞,如男子嗓門一般,看來,她的嗓門已如面上的肌肉一樣,受到了損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