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83 莫鐵


  搜這本小說最快的更新莫虎道:“要是莫鐵能恢復記憶就好了,我們可以做出最細的合金線,而莫鐵可以用他一雙手植入其中,再紫羅蘭公主提供的古法,應該能有所見效的。”
  莫熊道:“那莫鐵,現在連人都不認識了,唯一記得的就是吃飯睡覺,連我們兄弟幾個,他都認不清,你想他記起這復雜之極的治療術?”
  兩人想了想他那一天倒有大半時間蹲在那里發呆的狀況,兩人不禁同時搖了搖頭,不作他想。
  淚紅雨卻有點兒奇怪,兩人干嘛一唱一合,仿佛在演戲?
  可這周圍沒人欣賞啊?
  她正想著,想著想著就一回頭,一回頭就看見屏風邊有一個人,影子一晃就不見了蹤影,想想也是,如此重要的場合,怎么可能紫羅蘭公主不派上一個密探,密切監視呢?
  她仔細想了想自己可曾說錯了什么話,可別讓那女人抓住什么把柄,讓自己提前毀容,想來想去,仿佛今天自己受的驚嚇過度,并沒有說出什么離譜的話來,這才作罷。
  這下子,她說話更加小心了,俠義雖然重要,但是,保命更加要緊,特別是保住她那張臉。
  那名女子混不知自己被監視著,目光繼續呆滯,嘴里頭繼續喃喃自語,仿佛要把十年所受地苦。十年的痛全部都說出來。
  淚紅雨也不好打斷她,在她看來,這女子已經夠慘的了,再怎么樣,也不能剝奪了人家說話的自由……如果治不好她,她這一輩子就算毀了。
  莫虎與莫熊見達到效果,便住了口,不再著急。在人家這么慘的女子面前也不好侃大山,胡言亂語,只好閉口不言,而淚紅雨則擔心禍從口出,被人抓住把柄變成毀容者,也閉口不言。
  一時間,這里靜得可怕,幾乎可聽得見那女子眼淚滴在衣襟上的聲音。
  “你們在干什么?”
  這個聲音突勿之間響起,把淚紅雨嚇得從椅子上彈了起來。不斷是她,連莫熊與莫鐵同樣如此:“你怎么來了……”“你是怎么進來的……”
  三人仰頭而望……不得不仰頭,莫鐵輕飄飄的站在屏風上面,如一只沒有重量地雀鳥。而屏風自然是紋風不動的。
  淚紅雨緊張的道:“快下來,別站得那么拉風,可別叫紫羅蘭公主的人看到了!”
  莫鐵哼哼道:“我能站在上面,自然確定了沒有旁人在此,再說了。站在上面。看得遠。他們一進來,我就知道了!”
  這個時候,他倒有了幾分頭腦。
  那名坐在床邊的女子卻偷偷的蒙上了面紗。看來,不想再被不熟悉的人看到她的樣子。
  莫鐵道:“你們說的話,我也聽到了,這名女子也不是不能恢復地,只是,我為什么要幫她?”
  他皺起了眉頭,臉上露出茫然之色,很顯然,他很痛苦,雖說已記不起紫羅蘭公主,但是,那種憎恨已經深入骨髓。
  淚紅雨與莫熊莫虎對望一眼,都明白彼此眼中的意思,絕不能激怒了他,絕不能讓他想起以往。
  淚紅雨忙一下子就盈然欲滴起來:“莫鐵大哥,你也看到了,我們被困在了這里,如果不依她的意思,她就要把我拿來意思意思,您也不想我被意思吧?”
  莫鐵道:“哼,就憑我,打也能打出去!”
  淚紅雨道:“莫鐵大哥,您可千萬別這么想,您不知道,如果不是為了讓我自動走入圈套,紫羅蘭公主撤下了她的某此暗樁,你也不會如此順利地混了進來,你不知道,諾亞圣廟可很有些高手的,再說了,你一人,能帶我們三人么?您有三支手么?您的武功是很高,但是,我們的武功,您也知道的……不說他們倆了,我地武功,您知道吧?”
  莫鐵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你地武功,幾乎沒有!”看來,他總算聽進去了最后一句話。
  淚紅雨最后勸道:“莫鐵大哥,您站在屏風上面地英姿雖然很美,但是,您能不能下來?我這么對您說話,實在脖子仰得很累!”
  莫鐵還想堅持站得高,望得遠的思想,淚紅雨道:“雖說您站在那兒容易發現別人,可是,別人也一樣容易發現你啊!”
  他這才一躍而下,依舊風度翩翩。
  那風度翩翩的風姿讓淚紅雨想他叫自己老子地事,自從他聰明了一點以后,就再也沒叫自己爹爹了,淚紅雨不小心提起,他還跟自己急……因為,他明白了,爹爹,是男人才可以做的!
  淚紅雨心想,那個時候的他,多么聽話啊,自己指東,他不敢往西,而如今……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已。
  當今時勢,最重要的,就是讓莫鐵攬下這項事來,他不是說了嗎?他有辦法讓這女孩的臉恢復,不管是不是真的,也值得試上一試,只要他記起一小部分,讓這女子的臉稍有好轉,三人的命都算撿回來了。
  莫熊與莫虎忽然間對望一眼,道:“我們是不是做錯了?”
  原來,莫熊與莫虎剛開始的時候,大聲在那兒講話,就是為了吸引紫羅蘭公主所派的人注意,解鈴還需系鈴人,莫鐵是被紫羅蘭公主禍害成這樣的,說不定她有辦法治好他的病癥,讓他憶起以前,不就能動用醫術治好這女子了嗎?但是,如果他憶起以前,不同樣記得起紫羅蘭公主?記起了她,他還會幫她么?他們可是情殤!
  可惜,這兩位考慮不周的人再想彌補已經遲了,屏風外傳來紛擾的腳步聲,兩名宮女涌進了這小小的空間。
  可更怪的是,她們倆居然仿佛沒看見這里面多了一個人似的?
  頭一人,手里端了一個木盤,木盤里面放了一個瓶子,瓶子旁邊有茶杯,第二人,正是那大宮女,滿臉嚴肅,莊嚴無比,宣道:“奉公主殿下有旨,有酒賜給來客,請來客自飲!”
  說完,那名宮女把木盤子往淚紅雨手上的遞,兩人徑自走了。
  眾人皆莫名其妙,面面相覷,不明白她這是演的哪一出,莫虎道:“這不是毒酒吧?”這種情況比較符合當前形勢。
  很有可能紫羅蘭公主見了莫鐵,憶起前仇舊恨,賜下一杯毒酒給他,但是,她也應該明白,如果不派人逼他喝的話,他便沒有可能喝下去。
  她們這種勢頭,倒仿佛任憑你們喝與不喝,不喝拉倒……有好處不占,何該你們窮死!
  淚紅雨看著這個雕得極精致的盤子,猶豫的問道:“這個,不會真是那什么的解藥吧?”
  莫熊與莫虎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看來,他們也想不通紫羅蘭公主為何這么爽快的把解藥給了出來,而且還不露面。
  這個時候,就要賭了……
  淚紅雨正想說,不如找只狗來試試有無毒?卻見眼前有只手一晃而過,她望過去,卻見莫鐵早已仰著脖子飲了那杯酒,瓷瓶還捏在他的手上。
  他飲下了,才道:“味道不錯!”
  眾人皆驚恐的望著他,思緒萬千,傻子的腦袋真是與眾不同,這么易下決斷,不用別人為他考慮得太多。
  原來,傻人有傻福,這句話這么來的。
  幾人只好眼睜睜的望著他,看他是中毒而死,還是瞬間恢復記憶,可是,他使勁巴了巴嘴唇,居然通的一聲,倒在了地上,睡了過去。三人大驚,心想,還是被紫羅蘭公主擺了一道?
  (歡迎您,記住我們的網址:,)UserReers.aspx
  注冊會員,享有更多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