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184 莫鐵的記憶

忙圍了上去捏人中的,捏人中,淚紅雨還扇了他幾個耳光,他依舊不醒。
  淚紅雨正準備再接再勵再扇他幾個大耳光,有人道:“他暫時不會醒的,這個解藥吃下去,一般要睡上兩天才醒!”
  紫羅蘭公主站在出口處,眼神露出了一些復雜,一些憐意,望著躺在地上的這人。
  看見她的神態,淚紅雨明白了,她給的,的確是解藥,而且仿佛,這冷酷的紫羅蘭公主對莫鐵還有那么一點兒意思?
  淚紅雨想,這兩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能淚紅雨的目光把紫羅蘭惹火了,她居然放棄了優美的公主儀態,道:“你看著我干嘛?我有什么好看的……”
  淚紅雨立刻垂了目光,她很怕這位公主說出挖了你的眼珠子之類的話。
  紫羅蘭公主內心雖冷酷,可到底身為公主,什么時候都要保持儀態的,一見沒了聲討對像,自己喘息幾下,平靜了下來。
  那位大宮女又出現在公主的身前,代她道:“幾位,既然需要這位莫鐵才能辦得到事,那么,就只能委屈幾位在這兒多住幾天了,殿下早備下了客房,請隨我來!”
  早有兩名身強力壯的宮女扶了莫鐵起來,一行人跟著那大宮女往前走。淚紅雨再一次偷偷瞄了紫羅蘭公主一眼。居然發現她地目光仿佛膠在那莫鐵身上一般……
  她再次肯定,這紫羅蘭公主,的確對莫鐵有點兒意思。并不是徹徹底底的仇人。
  說得也是,愛得深責之切,愛得深恨得也深,說不定紫羅蘭這十年因恨生愛,對莫鐵的確有點兒好感呢?
  她更加感覺,自己的命。就懸在這迷迷糊糊的莫鐵身上了,這莫鐵醒了之后,可千萬別哪壺不提開那壺,跟紫羅蘭這朵花兒又干上了啊!
  她感覺,這個時候,三人的任務,就是消除莫鐵的對紫羅蘭地敵意……
  三人被安排在了客房里面,莫鐵在隔壁的一個房間,紫羅蘭還派了兩名宮女給他。淚紅雨出門了幾次,也不知她怎么辦到的,反正辦到了,她看見。紫羅蘭公主在莫鐵的房間留了很長的時間才走,走的時候,眼睛的邊邊上有淚花飄出。
  淚紅雨半夜站在莫鐵的床前,床邊上,那被淚紅雨隨手迷昏的兩名宮女。望著他英俊地眉。英俊的臉。她暗自祈禱:早點醒吧,早點醒吧,醒了與紫羅蘭化敵為友吧。只要是暫時的都好。
  她正輕聲的嘮念,旁邊傳來一個聲音,接著她地話:“一定會的,一定會的,他會醒的!”
  淚紅雨嚇得往后大跳一步,看著床上一動不動如僵尸般的人,一點也沒有清醒和動嘴地跡像。而且,這聲音,雖然是男聲,可是,語調卻為何大不相同?
  帶著那么點讓人恨得咬牙切齒地懶洋洋?淚紅雨回頭一看,暗暗地燭光下,小桌子旁邊,坐了一人,頭發用玉環束了,一襲青衫,左手還拿了一朵花兒,時不時拿到鼻端嗅上一嗅……
  這人,可不正是自己的夫子?
  兩人久別重逢,如今卻莫名相逢在莫鐵的房間里,說什么,兩人也應該熱淚盈眶,兩眼淚汪汪地,淚紅雨可能不知說什么好,反而問道:“夫子,您來了,您……無事拿朵花兒干什么?”
  宮熹臉微紅了一下,把那朵花兒遞給她:“這個……是玫瑰花,聽說……你們那兒全都興送的……”又望了望她一臉的茫然,發恨的道,“算了,你愛怎么對它,就怎么對它吧,聽說它曬干了,泡茶喝挺好的,能通經活絡!”
  淚紅雨還是茫然的道:“這一朵,曬干仿佛太費工夫了,多幾朵差不多!”
  兩人一見面,居然什么都沒說,說起了玫瑰泡茶的事兒,所以說兩個久未重逢的人見面,相互之間摟成一團,眼淚鼻涕齊下……那基本上很少見。
  淚紅雨想了千萬種再一次見到夫子宮熹的情景,可千想萬想想不到的是,他居然拿了一朵花兒,想要送給自己,雖說不明白這是什么意思,可能見到宮熹臉上的從未見過的臉紅,倒也算得上一大奇事,她可疑的望了望這朵花瓣兒上還沾了水珠兒的花,正想再仔細問問怎么不多拿兩朵來之類的話,宮熹已經不耐煩的打開了岔:“別管那花兒了……如今的形勢,你知道了吧?”
  這種語氣,讓淚紅雨不得不懷疑,自己的夫子是不是特地岔開了話頭?
  淚紅雨道:“夫子,您能救我們出去,是吧?”
  宮熹又恢復成那種泰山崩于前而不動聲色的模樣,讓淚紅雨一恍惚感覺這送花兒的夫子與此時的夫子不是同一個人。
  他皺眉道:“小雨,我能救你出去,但是,我希望你能讓莫鐵恢復記憶,幫了紫羅蘭這個忙,因為,如今的迦邏,如果沒有她幫忙,以后的局勢只怕會陷入更加難堪的境地!”
  淚紅雨心想,迦邏的事,關我什么事?我只想你好就好了。話雖未說出來,臉上卻露出了這種神色,讓宮熹又氣又喜,心想,以前的她,滿嘴里講的都是迦邏怎么樣怎么樣,可從來不會把自己擺在心里的。
  氣的……還是那朵花兒,怎么,她就一點不記得五千年后的風俗了呢?自己可是挑了老半天才挑了這么一朵含苞欲放,花瓣上還有露珠的玫瑰花,下了好半天的決心才敢來送給她的。
  淚紅雨自然不知道在她眼里老成持重的宮熹心中正在想花兒的事,她把玫瑰花在手里頭轉來轉去,玫瑰花上的露水滴搭幾下滴了下來,玫瑰花漸漸呈現出一種開敗了的神色。
  她道:“夫子,我們好久沒見面了,一見面,你不是說形勢,就是說國家,我不愛聽……不如,你帶我們離開這里吧!”
  她嘟著嘴,皺著眉,又恢復成了那個百事不管的小姑娘模樣,嬌嗔,刁鉆,甚至于,宮熹感覺到了她在向自己撒嬌……
  他心底不由升起陣陣柔情,如同一瓶上好的醋,把他的心都泡得軟軟的,讓他只想沉溺其中。
  他望著那張微翹著的嘴唇,心中又有了一股沖動,想把那嘴唇含在嘴里舔咬。
  淚紅雨見他眼中散發出越來越柔的光芒,隱隱感覺他心中的想法,不知怎么的,心中卻有幾分期待,讓她想起了那一吻……熱如烈火。
  宮嘉走近幾步,把她攬入懷中,她嬌小的身子貼住了他的,懷中的人,帶著一股清香,他不得不承認,這股清香,已經讓他思念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