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185 重逢

(要票要票,粉紅票。。。。。。。。。。)
  因為這股清香,帶著一種淡淡的奶味,他與淚紅雨朝昔相處之時還不覺得,直至分開了,他才感覺他是多么思念淚紅雨身上那淡淡的奶香味,尤其是與其它女人站在一起的時候,女子身上充鼻的味道直鉆了進來的時候……
  淚紅雨被他攬在懷里,玫瑰花被壓在了他的胸口,鎮定如他,心也不由得加快了跳動的速度。
  淚紅雨被他高大的身子包圍著,仿佛某些東西失而復得,那種被寵溺的感覺讓她想哭,她想,從小到大,夫子對自己疏離冷淡,嚴格要求,如今角色卻轉換了過來,讓她又一次以為,自己遇到的夫子不是同一個人……
  第一次,是遇到凌羅的時候,那深深的一吻,第二次再被他抱在懷里,卻依舊帶給她強烈的沖擊。●米●花●在●線●書●庫●http:BoOK.Mihua.nEt
  宮熹的下巴抵在淚紅雨的頭上,緩緩的,他的嘴唇下移,沿著她的耳廊,來到了潔白柔軟的脖子,他輕輕的舔了一下她的脖子,引起她身上陣陣戰傈,她卻把頭更深的埋在他的胸前,感覺身上仿佛著了火一般只想緊緊的貼在他的身上,她把頭在宮熹的胸前蹭了一蹭,卻感覺宮熹的身子忽然間變得僵硬無比,而且,她感覺有一物灼熱的頂在了自己的小腹之上。“你別動,讓我抱抱你……”宮熹低沉暗啞地聲音充滿的誘惑與庸懶。淚紅雨既使不通世事,聽了他的話,也不由得渾身陣陣發軟,而且,她前世的記憶潛意識里告訴她,男人在這種時候,是不能撩撥的,心中有了這個念頭。她嚇得僵住了身子,一動不動。
  可是,宮熹滾燙的吻已經落了下來,印在她的脖子上,緩緩下移,她忽然倒吸一口冷氣,她感覺,宮熹已經隔著衣服含住了她的胸前,他地牙輕輕咬著她胸前的蓓蕾。引得她臉紅如潮,身軀陣陣發軟,更讓她不知所措的是,夫子的手不知什么時候沿腰而下把她裙子的下擺拉起。溫暖寬大的手探了進去……
  手指靈巧的沿大腿而上,最后停在了那里,在那里輾轉挑逗,淚紅雨身子越來越軟,簡直掛在了夫子的身上。那種陌生的感覺幾乎讓她哭出聲來:“夫子。夫子……”
  宮熹手指未停。隔著衣服探著她身上地禁區,聲音中帶了幾分嘶啞:“我不是你的夫子,叫我普羅。普羅,就像以前一樣……”
  淚紅雨被他的手指逗得一陣顫抖,與那灼熱的堅硬緊貼在一起,她地話語中帶了哭音:“夫子,你……”
  宮熹手指上的懲罰加劇:“叫我普羅……”
  淚紅雨感覺陣陣快感向她全身侵襲,她顫抖著更緊貼向夫子的懷里,這種陌生的感覺讓她有些向往,又有些害怕:“普羅,普羅……”
  “嗯……”
  “玫瑰花的花枝斷了……”
  惱怒地聲音:“別管那玫瑰花了!”
  玫瑰花委靡落地,啐了一地地殘花……可憐地玫瑰花。
  宮熹了一只手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拉開了淚紅雨的衣裳,探了進去,那種真真切切的肌膚相親與隔著層衣服又不相同,淚紅雨感覺,他地手指在自己下面的花叢中流戀反轉,小心翼翼的想探進去……
  他的身子越來越燙,仿佛身邊有一個火爐一樣……
  “小雨,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
  淚紅雨正竭力的對付那種陌生的快感,她輕輕的“唔”了一聲,她卻不知道,這一聲,卻讓宮熹更加難以控制,那聲音中包含的嬌柔與嗲嗔,讓宮熹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脹得無法忍受了。
  他強抑住不適,抬起頭來,心想是不是把床上昏迷的人也點了穴道?把他移下了床?在宮熹的心底,淚紅雨是他唯一的女人,也是以后唯一的妻子,既然這樣,提前洞房,仿佛也不錯,只不過,這個環境……
  淚紅雨羞不可抑的閃躲著宮熹手指的攻擊,忽然間卻發現他停了下來,正自松了一口氣,他卻把自己抱了起來,緩緩的向床邊移去,淚紅雨再怎么忘了前塵往事,但是,凡是女人,這種情況還不明白的話,豈不是傻子一名?她忙低聲道:“不要,普羅……”那聲音卻仿佛在邀請他一般。
  宮熹輕輕的笑道:“不要什么?”
  “不要……你壞死了……”
  宮熹低低的笑了起來:“雨兒,莫蘭,我想這一刻已經想了很長的時間了……”
  “但是,這種情況下,有人在旁邊看著……”
  聽了她的話,宮熹更加喜悅:“不怕,他們都點了穴道了,床上的那位,不到明天中午是不會醒的……”
  他聽到了她話語中的意思,她并不反對,只是,不愿意在這么多人的面前,他心中不由得一陣狂喜,他知道,他的小雨已經準備好了,要把身與心都交給了他,這種信任,以前的莫蘭是沒有的,而如今,與他在小山村生活了十年之后,淚紅雨已經把他當成了親人,對他產生了牢不可破的信任,他想,為了這種信任,就算他再陪她十年,他也甘之如飴。
  淚紅雨只覺得普羅的身子一陣顫抖,聲音中的狂喜讓她不由自主的驚訝,她哪里想到,這一瞬間,她的夫子已經思緒萬千。
  眼看著,她就快被宮熹抱上了床,宮熹想好了,到時候,把莫鐵踢下床,讓他在床下好好的睡上一覺。
  可是世事總是不如人意的(作者總是喜歡寫這句話)……
  只聽一個聲音從床上傳來,有一物從床上直挺挺的坐起:“真是好飲啊,這是哪兒……”
  宮熹眼睜睜的看著莫鐵醒了過來,轉過身來,張大了眼睛朝他們倆望過來:“莫蘭,你怎么回事?工作的時候不能摻雜私人感情!與他摟摟抱抱成何體統?”
  他還轉過了頭,表示沒眼看:“快拉好你的衣服!看看,看看,成什么模樣!”
  擁抱著的兩人急速分開,整衣的整衣,咳嗽的咳嗽,隔了良久,淚紅雨才囁囁道:“莫鐵,你記起來了?”
  莫鐵冷冰冰的道:“隊長,你可別忘了,我們來這里目地,我雖然是副隊長,可是,聯合國可給了我鉗制隊長的權力,如果你行為不當,我是可以取而代之的!”
  淚紅雨忽然間發現,這位莫鐵的性格怎么變得這么遭人恨呢?她忍住想上前一拳揍過去的沖動,笑眉笑眼的道:“你記起我來了?”
  莫鐵淡淡的道:“什么記不記起,我什么時候都知道自己的任務,真不明白,朕合國的人怎么會選你為隊長!”
  淚紅雨明白了,這莫鐵與自己關于隊長的權利之爭恐怕還有點嫌隙,他對自己恐怕是極不服氣,看他的模樣……仿佛他的思想還停留在剛剛來的時候?
  淚紅雨小心翼翼的問他:“莫鐵,我們來了以后,你發生了什么,你知道嗎?”
  莫鐵用嘲笑的目光望了她一眼:“哼,好剝不剝,偏剝那個頭領的衣服,我們被抓了吧……”說完他疑惑的望著宮熹,“這個人,不就是被剝了衣服的人?怎么,你們現在倒化敵為友了?”
  淚紅雨滿頭都是汗,明白了,困擾她的第一個問題解決了,莫鐵再也記不起與紫羅蘭公主的恩怨,但是第二個問題又來了,現在的莫鐵仿佛不是那么聽使喚了。=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