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86 接下來

(粉紅票,粉紅票,兩更都那么少的票……
  而且,他的樣子聰明得不得了,面帶了那么點兒冷酷,是一個標準的工作狂人,對其它一切皆不放在心上,淚紅雨有點兒心傷,想起莫熊與莫虎講的前塵往事,都說是公主利用了他,從現在這位極不討喜的莫鐵看來,還真止不定誰傷害了誰呢!
  淚紅雨極不喜歡現在這人,從他的眼內,她看不到絲毫的人氣,有的只是對那所謂工作的狂熱,在他的身上,她想起了西寧王,想起了米世仁,想起了她一切不喜歡的男子,這種男子,屬于那種對權力等等沉迷于其中的人。
  她甚至想,干脆叫夫子一拳打昏了他算了,說不定醒了以后就變回了那位傻傻怔怔,但性格可愛的莫鐵。
  她還沒怎么樣呢,那位莫鐵倒開聲了:“你怎么變得與以前不一樣了?你是莫蘭嗎?”
  淚紅雨正想把實情告訴他,卻在心底安了個心眼兒:這個莫鐵,看來對莫蘭極不滿,如果知道莫蘭身上發生的事兒,保不準會謀朝篡位,奪了自己的隊長之位,歸他指揮,到時候,自己可就沒辦法鉗制住他了!
  可見,基本的勾心斗角生活技能,淚紅雨還是沒忘。
  淚紅雨首先對宮熹道:“普羅王子,您先出去,我跟我的屬下有話要談!”
  宮熹聞言。Wap.16K.Cn向她眨了眨眼睛,那眼眨得極為曖昧,讓她板著地臉紅了一紅。
  一見到宮熹走出去,淚紅雨忽然間變了一幅冷酷的樣子:“你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事都不記得了?聯合國派我們出來,不是讓你出來享受的!你知不知道,這一次失誤,害我們損失多大?”
  她前塵往事雖不記得,但是。女人,天生是演戲的高手,她這一扮酷,反戈一擊,讓莫鐵的心莫名的忐忑了一下,又望了望周圍的環境,終于消了點那開頭的氣勢,問道:“我……發生了什么事?”
  淚紅雨一聲冷哼:“哼,來到這里。私人感情當然要排除在外,你不應該對公主殿下產生那樣地心思,雖然公主殿下生世可憐,臉上又被毀容。可是,我們幫她,也不過是為了迦邏著想而已,還好公主殿下身份高貴,不與你計較。要不然。我們的計劃可完全失敗了!”
  莫鐵聽了。有些不敢相信,心想,我從來對女人不感興趣的。怎么會看上毀了容的女人?
  淚紅雨又嘆氣道:“哎,都怪我,為了我們的事業,去施展什么美男計,讓你去照顧公主,想你憑借自己的醫術治好她臉上的傷,可誰知,你卻泥足深陷,不過還好,吃了點苦頭,總算把你拉了回來了!”
  她不但解釋了莫鐵為何與紫羅蘭扯上關系,而且解釋了自己為何與宮熹抱在一起,都為了同一個目地……美人計。
  莫鐵這才相信一點,因為他知道,這個看起來不可能的任務,首要的準則就是,盡一切可能地辦法辦完成這個任務。
  這種手段,在他看來的確沒有什么。
  淚紅雨終于在心底嘆了一口氣,一顆吊在半空中的心放了下來,莫鐵,看起來真的相信了,只要他聽話,一切皆好辦,淚紅雨再一次打消了把他再變成白癡地想法。
  可是,現在自己這個隊長雖然不是假的,卻也和假的差不了多少,淚紅雨不由又心虛起來,氣勢一消,變成了那個略為迷糊一點的淚紅雨:“你餓不餓,想吃東西嗎?”
  莫鐵卻把她的話當成了同志間地親切關懷……與西寧王他們不同地是,莫鐵雖然一心為公,嚴岢得近乎無情,但是,五千年后地人類到底比這個時代的平等得多,都學過領導的藝術,批評過后,多是和風細雨……
  莫鐵沒有發現淚紅雨地轉變,反而冷冰冰的道:“如果有吃的,就麻煩隊長為我端來!”
  淚紅雨沒想起以前,不知道五千年后等級制度不是那么嚴格了,總統也會被人砸磚的了,見他語氣這么拽,氣恨恨的想,要我給你端東西來吃?吃死你吧!
  這時候,門又打開了,宮熹端了一個盤子走進來,盤子上面疊了一疊小吃,遞給他。
  莫鐵見到這位隊人施美人計的對像,他當然記得這人是被隊長剝了衣服的,問道:“這位是……”
  淚紅雨感覺對這位莫鐵說話,不用擺好臉色給他看,冷冷的道:“這位,是迦邏的十皇子!”
  莫鐵的眼中浮起了了然,美人計的對像,自然是有身份的人,哪有朝一個低等的侍衛施美人計的,看來,莫蘭的美人計施得不錯,瞧這十皇子聽話得……居然親自端東西給他吃。
  雖然他受現代文化的熏陶,但不代表他不知道古代的文化,不知道古代的等級制度。
  皇子,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是不可能端東西給人家吃的。所以,他感覺莫蘭的美人計真是施到了家了,心中就更加慚愧,難怪人家是隊長,自己是副隊長,施個美人計吧,據說還把自己給陷了進去,這工作的能力不是相差一點半點了。
  所以,當淚紅雨以隊長的名義告訴他,一定要治好紫羅蘭公主臉上的傷,而且不能再對紫羅蘭公主有非份之想,既使有(隊長也非常同情他的)……也得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他忙莊嚴的答應了,再三表示把紫羅蘭公主當成公主兼工具看,絕對不對她產生任何的其它想法……
  淚紅雨這個時候,才徹底放下心來,一放下心來,又想起了剛剛在莫鐵床前的那一番旖旎,暗自紅了臉,不知道自己為什么仿佛著了魔一般,如此大膽,又想起宮熹那雙仿佛有魔力的手,心中更加的驚亂不堪,只想找個地洞鉆了進去,從此不出來見人。
  可偏偏有東西還特地提醒這件事……地上一朵殘破的玫瑰仿佛提供了這一永不磨滅的證據。
  淚紅雨忙用腳悄悄把那朵玫瑰往床底下踢,企圖毀尸滅跡,久不開口的宮熹道:“哦,這朵花破了,不要緊,花園里多的是,我為你種了整整一園的玫瑰!”
  聽到兩人的耳中,又是不同的感受,淚紅雨的感受是,他真的叫我拿玫瑰泡花茶喝?
  莫鐵心想,隊長就是隊長,工作能力就是強,居然哄得人家為她種玫瑰,古有一騎紅塵妃子笑,今有隊長哄得皇子笑。
  盡管思緒萬千,莫鐵還是三下五除二的吃完了手中的點心,再一次向淚紅雨表明,他不會忘記自己的工作任務,對公主一定持謹慎態度,絕不會再陷感情進去。
  淚紅雨自然滿意得沒口子的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