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87 公主殿下

(我要粉紅票,為何更了一章,一張都沒有,郁悶啊,再這樣,還是一更算了……
  普羅走進公主下塌的房間的時候,公主正站在窗前,看著外面那一園的玫瑰,火紅火紅的。
  她問道:“皇弟,這一園的玫瑰,真是你送給她的?”
  普羅有點疑心她沒按事先說好的辦,偷偷派人盯人去了,卻道:“一園玫瑰算得了什么……”
  紫羅蘭公主笑了笑:“皇弟,你真的很幸運,起碼,她對你還有幾分真心!”說完,她的眼中又染上了輕愁。
  普羅笑道:“也的運氣的確好,沒有攤上那么一個任務!”
  紫羅蘭公主知道他想說的話是,自己不對在先,也難怪后來莫鐵如此的對她。可是,他哪里知道,她接受了父皇的委派,接觸莫鐵之后,時間一長,她內心的想法早已改變了呢?只可惜,當真相揭開的時候,一切都無法挽回了。
  他們已成了死敵,帶來的后果……她摸了摸臉上的疤痕,心想,他真是一個極冷酷的人,當初自己派美女千方百計的接近他,都沒有效果,最后,好奇心之下,親自出馬,卻哪里想到,這一出馬就成千古恨,而當時他,讓她起了從未有過的好勝之心,因為,從來沒有一位男子可以把自己的容色視如無物,把她的嫣然淺笑當成普通……,手機站wap,16k.cN。
  于是。她再接再厲,尋找他地弱點,突破口,終于,讓她知道,他喜歡武功,于是,她找來無數的武功秘笈。終于突破了他的心防……
  可誰知道,他還是如此的冷漠,對她,當然,對她拿來的武功秘笈倒是一臉的狂熱,最后,她終于下了狠心,為了,只是能困住他。讓他不會一學了武功就走,望都不望她一眼,她終于設下了噬心集這個陷阱,可是。她還是低估了莫鐵的力量,他一怒之下暴發的力量這么大,而且,她一切地努力仿佛都已成空……他毫不猶豫的一劍劈下,既使面前站的。是一個對他愛到骨子里的女人。既使。這個女子美若方物……
  紫羅蘭公主又摸了摸臉上那條長疤。
  普羅問她:“你尊守了我們的約定?”
  紫羅蘭公主回過頭來,眼中有一絲諷笑:“你不會以為,我會派人偷窺你吧?”
  普羅淡然道:“那很難說。從小到大,你就不按常理出牌!”
  紫羅蘭公主忽地站起身來,急走幾步,一巴掌把茶幾上的茶杯全部摔了落地……
  普羅繼續不動聲色,很顯然,他見慣了她的所作所為。
  紫羅蘭從暴怒忽然轉為平靜:“皇弟,你知道嗎?因為我們的母親從小離開了我們,我們要在這皇宮里生活有多難?難到我不得不盡力的討好父皇,只要父皇用得著我,我們才能在這里生活得好,其它地人才不會費盡了心思想要把我們踩在腳底下!”
  普羅道:“你顧的,只是你而已,并不是我們……”
  紫羅蘭公主苦笑:“皇弟,我知道你對我一直不滿,怪我心狠手辣,為了臉上那道疤痕傷了多人的性命,可你也不想想,這些人,如果不把女兒送到我這里來,他們怎么能救活自己,怎么能養活一家人?”
  普羅知道,他這位皇姐,怎么樣都不會認錯的,她地眼里,臉上的一道疤痕遠比眾人的性命重要,與她談論百姓的性命,只不過是對牛彈琴……根本不能談到一起……wap,16K.Cn。
  普羅不冷不熱的道:“我只希望,你臉上地傷痕快點兒好……不是為了你,是為了那些女子,我不希望還有人被你拿來研究。”
  紫羅蘭公主沉默半晌:“他,真地不記得我了么?”
  普羅點了點頭,嘲笑道:“不記得,不是更好?你以前可沒給他留下什么好映像!”
  紫羅蘭公主眼中忽然浮起了希望之色,不記得了,是不是代表可以重新來過?
  普羅道:“你可別想又像以前再來一次,他雖然醒了,可我看,這一次,他地性格變得更加堅韌,更加無情,仿佛他身上的那層外殼更加的堅固了。”
  紫羅蘭卻道:“你放心,我不會再犯原來地錯誤了……”她沒有答應普羅不再找他的麻煩,而是說,不會再犯原來的錯誤了,那就表明,她會繼續想辦法接近莫鐵,她一直都沒有死
  普羅知道勸她也沒有用,他這位姐姐,從小到大就有自己的主意,而且定下了主意是從不改變的。雖然他們感情不太好,但他還是希望,這位莫鐵給她的打擊不要太深。
  自己可是花了好大的勁兒才把淚紅雨拿下的。
  一想到此,他的嘴角就泛起溫柔的微笑,讓紫羅蘭看了,心中更不舒服,道:“皇弟,希望你真能讓他治好我,你也知道,這世上,我唯一在乎的東西,現在就是這塊疤痕,只有這道疤痕好了,我們才能繼續談以后!”
  她這是在威脅普羅,如果不治好它,那么,迦邏以后的危機,她是不會幫忙的。
  普羅卻只是笑了一笑,道:“你放心,他既然回復了記憶,就一定會醫治好你的……”他苦笑,“我們是迦邏皇室之人,對他們來是,是有利用價值的,是值得去使一使美人計的……”
  說到使美人計,他臉上卻沒有傷心憤怒的神色,嘴角依舊含了笑,想起室內那一幕,想起她身上的奶香,她身軀的柔軟,還有,他差點在那間屋子里就要了她。
  復又恨恨的想,莫鐵醒得也太早了一點吧?
  他不由得問:“皇姐,你那解藥效果好吧?”
  紫羅蘭公主道:“這解藥,其實也是毒藥,記起一段記憶,就要丟掉另一段記憶,所記起的,只能是他心中最深刻的東西……我早就知道,他不會把我放在心上,一定會忘了我與他相處的時間。”
  普羅其實想問,莫鐵為何醒得那么早,見紫羅蘭公主忽然陷入情緒中,痛苦而自怨,倒不敢多說什么,這莫鐵醒得那么早的事,像一個千古之迷一樣留了下來。
  當然,也有可能,莫鐵早就醒了,一直在床上呆著,欣賞兩人的春宮圖,一直到看不下去了,才出聲示警的,要不然,時間怎么掐得那么準,到了關鍵時刻,他就醒了?
  普羅與許多男人在這種情況下的心態一樣,郁悶不已,加上疑神疑鬼,從此以后,普羅派多了一個人專門盯著莫鐵,主要看他是不是偶爾會在房間自言自語,滿臉得意:“哼哼,以為我沒醒,哼哼,我其實早醒了,早把一切都看到了……”
  當然,至始至終,他也沒查明白,前面說了,莫鐵可是一個極端工作狂,不露聲色到了如同機器人一般的地步,這樣的人,連睡覺的時候,都睜著半只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