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88 手術

(起點抽風,不知怎么把一百八十四章又上傳了一次,不關我的事哦,,,所以,繼續伸手要粉紅票,如果達到了十張,老子三更……
  從那以后,莫鐵心生愧疚,倒沒有繼續擺副隊長的架子,既然心生的愧疚,則對淚紅雨也就恭敬了起來,當然,他不可能真心實意的對淚紅雨恭敬,維持的也只是表面上的恭敬。
  淚紅雨心想,表面的恭敬就好,只要他看不出自己比他的情況還糟,根本沒有能力當什么隊長,不想著造反,把這件事對付過去了,自己也脫身了,他不找紫羅蘭公主的麻煩了,那么再告訴他實情也就沒有什么了。
  淚紅雨事先與莫虎莫熊互通了消息,讓他們幫著瞞著,讓莫鐵感覺自己是一位剛剛來到這里的現代人,讓他懷著使命感幫紫羅蘭公主治好臉上的傷……她從宮熹那兒早已得知了消息,知道迦邏帝國現在面臨生死存亡,迦邏帝的那五個兒子已經在各諸候小國糾集力量,準備回朝與老皇帝干到底,打的名義……為兄弟報仇。
  而紫羅蘭公主,是化解這一危機的關鍵人物,沒有她的幫助,迦邏帝國只怕會土崩瓦解,普羅的話,淚紅雨當然是深信不已的,為了這個目標,淚紅雨事先跟莫鐵強調了又強調:千萬別把私人感情帶入到工作中來啊!
  聽了這話。莫鐵臉上露出了莊重地神色,讓淚紅雨一瞬間想起了民族大義,國家安全之類的詞眼兒,他再三保證:“人民看著我們,國家等著我們,隊長,您放心,我一定會按質按量的完成任務的……,手機站wap,16k.Cn。”
  接下來。他真的對紫羅蘭公主目不斜視,面若冰霜,吐出的話語都帶著霜氣兒。
  紫羅蘭公主叫人送了一本古書給他,自從在他這里接受到冷意以后,紫羅蘭公主再也不在他面前露面了。
  古書上三個大字芙蓉面,里面全是生澀的古字,當然,這一問題難不倒莫虎與莫熊……他們來到幾千年后的古國,哪里不會受文字訓練呢?
  看明白這張古圖之后。莫鐵便指揮眾人周圍去收集應有地材料,特別是要求莫虎與莫熊用合金拉出極細的金線出來,這種金線,得有韌性。而且柔軟,有張力。
  淚紅雨聽了一會兒他們的說話,莫虎道:“這種東西倒很好做,先找到一處金礦,再找特殊的煤礦。立一個高爐。使里面的火達到幾千度。然后……”
  淚紅雨聽了半個鐘頭,也沒聽明白,雖然莫虎說的好做。但實際上好不好做,倒只有老天爺知道了。
  于是莫熊與莫虎找礦的找礦,起爐的起爐,開始制作工具,還好他們帶了一千多個熟練工人,一聲召喚,全體行動起來,倒也非常的快捷。
  而這些天,普羅仿佛又消失了一般,自從那晚之后,再也沒有來找過她,讓她迷惑不已。
  莫鐵不斷自己做到了對紫羅蘭公主毫不動心,而且,把這一優良品質發揚光大,開始對淚紅雨管頭管腳起來,時不時用隱晦地語言提醒她:“我們現在做的是大事,絕對不能摻雜兒女私情,我不摻雜,你也不能摻雜……”這是正同她約法三章呢!
  幸運的是,莫熊與莫虎人多力量大,很快起好的高爐,煉出了金線,甚至,兩人起好模具,練了一套精巧之極地工具給莫鐵,具說是手術刀,手術鉗什么的。
  莫鐵不斷不感謝,反而諸多挑剔:“這套東西,做得太粗糙了,你看看,這手柄這里,尺寸不對,要剛剛好兩根手指穿過去,不能太松,也不能太緊,要不然,會影響手感的。”
  莫熊直通通的道:“現在這環境,這就算好的啦,你還想怎樣?”
  莫熊性子直率,不比莫虎圓滑,看來早看不慣這位剛剛蘇醒過來地莫鐵。
  兩人互瞪了半天,莫鐵終于還是妥協,而且,莫鐵這個人比較好笑,一看見別人對他橫眉冷對了,馬上氣勢下降,轉過頭來開始與莫熊搞好關系,問他:“你來地時候,你那老婆不是剛剛生了嗎?是生女還是生子?”
  莫熊嗡聲嗡氣地道:“你來的時候,還有一個未結婚的未婚妻了,她還好嗎?”
  淚紅雨聽得滿頭都是汗,原來,這兩人在現代都是有家有室地,為了這不能回去的理想,來到了這里,真可憐……
  她忽想起,自己不是也有什么人在那邊遙遙無期的等著吧?
  當她把這件事問莫熊的時候,莫熊安慰她道:“你的情況比較好,既沒有親人,也沒有情人……當時的你,可是一身輕松啊!”
  淚紅雨心想,這是夸我,還是在踩我?我在古代人見人愛,在現代就沒有一個人掂記著我?
  為這事,她又獨自悶了半天。
  終于,給公主治療臉的事準備好了,可是,莫鐵卻忽然提出了另外的要求,他冷冷的向公主派來的人道:“先把那些面部受傷的女子全部治好了以后,才給公主治……”
  這一次,公主沒有提出先做研究,莫鐵卻自己提了出來,看來,不但淚紅雨對公主滿腹的意見,就連莫鐵,如此的工作狂人,也對公主的做法深為不滿。
  潑辣的紫羅蘭公主這一回連反對的回音也沒有一個,就答應了莫鐵的要求,看來,她還是想莫鐵多做做實驗,以免她的臉被治壞了。手術的一切皆準備好了,可莫鐵還是沒有動手,他表現出了一個專業人士應有的素質,先沉默著在屋內關了一天,名曰閉關,再背著手在女子們中間巡了個來回,名曰巡關,然后檢查器具,用高純度的酒浸泡,皺著眉頭把器具在手上玩來玩去,試著手感,還叫人拖來一只活著的小狗,在它身上比劃了半天,看樣子想把這狗割開了再縫上,因淚紅雨想起自己那不知所蹤的寵物狗,對這只狗大表同情,堅決反對,才讓他作罷。
  當然,后面只好用青蛙代替……具莫熊與莫虎講,五千年之后,上學就用這個做研究。
  而且,莫鐵有一門不好,他動手的時候,不讓別人參觀,淚紅雨打了半天的如意算盤落了空……俗話說得好,人性都是殘忍的,淚紅雨也不例外,更何況她還是小孩子的心性,小孩子心性的人,對小動物是很殘忍的,誰沒有小時候剖青蛙皮,用水澆螞蟻窩的行為?當然,這么說,不代表淚紅雨不善良,沒有同情心,同情心,她照樣有的,可小孩子似的好奇,她也有,被剝奪了參觀的權利,她很郁悶,眼看著莫鐵走入了手術室,莫熊與莫虎作為助理,也進了手術室,可就是沒她什么事兒,以莫鐵的話說:隊長,其它的事你在行,可是,這種精細活兒您還是別插手的好!
  看來,淚紅雨不管失憶前還是失憶后,給莫鐵的映像都不太好,女孩子不是天生精細么,這淚紅雨就生反了。
  淚紅雨還想抗議抗議,可一想到自己還沒有恢復記憶呢,只好作罷……給莫鐵看了出來,又是一翻隊長權利歸屬問題的爭斗。
  她只好一個人在圣廟里晃悠,紫羅蘭公主仿佛得到了什么保證,對他們并不像看管犯人一般的監視,只要不走出圣廟,就沒有人會理她。
  不知不覺的,她把圣廟逛了個大半,這里當然除了和尚,還是和尚,沒有其它人種,讓她寂寞無比,在廟里面找不到一個可以訴訴苦,聊聊天的人。
  她正無精打彩的亂逛,忽然之間,她看見前面有一個人,一襲青衫(怎么淚紅雨遇到的人全都是青衫?),搖搖晃晃向自己走來,腳步有點不穩,看樣子仿佛喝醉了酒?
  她仔細一看,立刻拔腳就往回走,還連跑帶走的,這個人,她絕對不愿意和他面對面的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