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91 皮鞭與狗

(想看以后的精彩的秘密嗎?這一章透露了一點,下一章更加精彩,投粉紅票給我,就有機會盡快看到……,還有,多點幾次粉紅票票的按鈕啊,說不定您有幾張呢?全投給我吧……)
  淚紅雨想到這一點,更加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她想,如果真是這樣,那么,這米世仁的身世也太可憐了一點。
  “命無常,聲聲喚,相思冷透芙蓉面,小雨,你知不知道,這首詞,我是從小聽到大的?”米世仁輕聲的反復吟唱著這首詞,聲音中帶著說不出一悲涼與冷意。
  他的聲音是低沉好聽的男聲,在這小小的空間內吟唱出來,如有絲竹響起,在耳邊輕輕的回繞,雖然是站在狹小干燥的空間內,淚紅雨聽了這聲音,卻仿佛站在陰雨綿綿的郊外,那無邊無際的雨幕籠罩下來,讓整個人陰冷,潮濕,心情低郁。
  他道:“大齊的人都知道,我來歷不明,是從最底層爬上來的,可是,他們有誰會知道,我出生的地方,竟然是迦邏……”
  淚紅雨眼皮真跳,心也撲通撲通直跳,每當她要知道某些不為人知的秘密的時候,她都會有這種感覺。
  而且,這個秘密非常的大,非常的震撼人心……因為,她的心跳得非常的快。
  雖然,她感覺蹲在黑黑暗暗的空間里聽他訴說往事。仿佛有點兒莫名其妙。
  “你知道嗎?那本書,為什么會起名叫芙蓉面?”
  淚紅雨一怔:“哪本書?哦……,你是說那本書。16K小說網”那本紫羅蘭公主送過來給莫鐵做參考地書。
  那本書上寫了芙蓉面三個大字,當初,淚紅雨看到這三個大字的時候,還怔了怔神,心想,如此優美的名字。倒襯得起這本書。
  “紫羅蘭公主只知道皇宮內室里有這么一本書,卻不知道,這本書上記載的東西,真的成功過。”
  “成功過?什么意思?”
  莫鐵嘆了一口氣,道:“天下間所有的后宮,其實都相差不了多少,其中的污穢與爭斗,從來沒有哪一天停止過,命無常。聲聲喚……,每天,不知有多少女子被莫名的勾去了生命,而沒有丟掉性命地。卻在迦邏的皇宮內慘渡日,相思冷透芙蓉面,她們相思只為一人,只為那迦邏第一人。可誰會知道,那個第一人喜歡的是什么?”
  淚紅雨緊張的瞪大了眼睛:“是什么?”她的心跳得更厲害了。連她自己都聽到了自己的心臟撲通撲通響得如鼓點。
  米世仁冷笑連連:“喜歡什么?哼……”
  淚紅雨想知道答案的心如那濤濤江水一般奔騰不息。可是。他卻不往下講了,她可沒催他,因為她知道。在他這么郁悶的時候,還去催他,顯得自己也太沒同情心了,她只好內心如火抓一般的等下去……
  米世仁道:“知道他喜好地一名御醫,不知道是說漏了口,還是怎么樣,把這一消息透露了出去,從此以后,這世間,就多了無數可憐的人……”
  淚紅雨忍無可忍,囁囁半晌:“那個,您能告訴我,他到底喜歡什么嗎?”
  米世仁道:“你真的想知道?”
  淚紅雨心想,你這不是廢話嗎?我不想知道,我問你干嘛?再說了,你不想說,你吊人胃口干嘛?你這不是不道德么?當然,她不會說出來,因為,她隱隱感覺,自己這么想是不對的,米世仁地聲音中充滿了沉郁,很明顯,他不是在吊她的胃口,而是,他根本不想提起那件事,那件事就是一聲場惡夢。
  淚紅雨靜靜的道:“你既不愿意說,那么就往下說,那些可憐人,后來怎么樣了……那其中,包括你嗎?”
  淚紅雨是頗為善解人意的,知道既使她不問,在后面的述說中,他也會說出原委來。
  再說了,自己又不是傻瓜,猜不出來么?
  所以,淚紅雨只好披著善解人意地好面孔,內心火抓火燎地,繼續等著米世仁說下去。
  米世仁道:“不,那個時候,還不包括我……”
  淚紅雨心想,什么意思?到底是包括啊,還是不包括?她只好繼續火燒火撓地等著他說下去。其實,這樣看來,這淚紅雨是不是有點兒心腸冷酷呢?其實,這要怪,就只能怪她的失憶,她的心性還停留在小孩兒地階段,小孩兒么,好奇心總是很強的,她的好奇心沖淡了她的同情心,就這么簡單……
  米世仁道:“宮里頭有些人,為了能巴結上那位主子,無所不用其極,而其中一位,卻是被廢于冷宮的前皇后娘娘,她雖然被廢,但是,她后面的勢力卻沒有被廢,甚至于她被關于冷宮,也只不過是象征性的,她代表的是一方勢力,那方勢力不讓她倒下去,她就絕對不會倒下去的,而她也明白,當今皇上之所以不動她,是因為,他對她根本沒有感情,所以,她犯的錯,只要沒有傳出去,沒有影響到皇室的聲譽,那么,她只不過就是一件沾了點兒花瓶的灰塵,洗一洗,還是挺干凈的。”
  淚紅雨點頭道:“不錯,不錯,俗話說得好,愛之深,那么責之才切,都沒愛了,那么,責得也沒那么厲害了……”
  淚紅雨心想,我放著精彩的手術不看,蹲在一墻之隔的這里,與你閑話家常,你還有一句沒一句,迷團重重,什么意思?她其實還是心急火燎的想聽聽這皇帝到底喜歡什么?可米世仁就是不直接說,反而東繞西繞繞了一大圈,不知繞到了何處。
  米世仁道:“跌倒了的皇后,自然想要爬起來,而她身后的勢力,也想恢復昔日的風光,想取得迦邏帝的重新賞識,只有投其所好,他們從御醫口中得知了這天大的消息,自然不會放過……”
  淚紅雨聽他還在繞,也只好靜靜的等著他說出結果,為了盡快聽到結果,她甚至連一話都沒有插進去多說。
  她想不到,米世仁位高權重的事做得多了,心思變得彎彎拐拐,所以說話也彎彎拐拐,所以,她聽了半天,也沒有聽出這皇帝到底喜歡什么來……
  “他們首先禁固了御醫一家,把那御醫的家人掌握在手中,然后,從皇宮大內偷出來那面芙蓉面,要人照抄下來,要他按照這本書上所記載的行事,為此,他們捉來了不少貧困的小孩兒,像這樣一樣,拿來給那御醫做研究,可是,單憑一本古書,怎么可能一下子成功?既使那御醫的醫術是如此的高絕?如是,像這里一樣,無數的小孩被毀了容,毀了他們的一生,甚至于,很多的小孩死于非命……”
  淚紅雨漸漸被他的述說吸引,倒也沒再計較他不告訴自己皇帝到底喜歡什么了。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讓那些人非常的憤怒,他們認為御醫沒有盡心盡力的去做,只是在敷衍他們,于是,他們決定加大壓力,一定要他研究出來……”
  淚紅雨現在聽到連御醫研究什么都不知道了,越加的糊涂。
  不過,她還是忍了又忍,不忍心打斷他的話,因為……打斷也沒用,他還是不會說……不是不會說,而是要按順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