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92 芙蓉面

米世仁道:“如使人順之,必先捏住人把柄,所以,他們決定,給一個壓力御醫,讓他盡心盡力的為自己辦事…”
  淚紅雨很想說,你這句話已經說了,請說下一句吧,可是,他語氣中的沉郁卻讓她說不出話來,她知道,米世仁此時真情流露,不是故意如此反復,而是,他沉浸于悲傷之中,不想說出下面的話,因為,下面的話很有可能正層層的撕開他胸口的傷口,讓他血流不止。
  “他們知道,御醫最喜愛的,當成寶貝一般的,是他最小的兒子,于是,他們決定,拿他的兒子做研究,御醫只有盡心盡力的治好他自己的兒子,才能使它的兒子完好無損的生存下去…”
  他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正在顫抖,渾身也止不住的顫抖,既使處于黑暗之中,淚紅雨都感覺到那種沉郁的悲傷,她感覺,自己如同浸在一條河水里,悲傷像河水一樣向自己浸蝕過來…她已經有點明白了…
  米世仁的聲音又回復成那種冷靜而淡漠的音調:“那位御醫的小兒子,被送到御醫地手里的時候。滿眼都是淚,滿面都是驚恐,御醫看到他的樣子,簡直要瘋掉了,他一直說著,都是我不好,為什么研究這個,都是我不好。我害了你,害了你,他抱著他的小兒子,淚流滿面,從此以后,他們真的達到了目地,為了救他的小兒子,御醫從此沒離開那間斗室一步,他用藥物趕走睡意。用藥物提升自己的體能,三個月,他一小時都沒睡過,終于。他救了他的小兒子,賜給了他一張芙蓉面,而三個月地時光,也耗盡了他的體能,讓五十歲的他。老了二十年。他已經到了燈枯油盡的地步。死的那一刻,他悲傷的望著他的小兒子,他知道。這張芙蓉面帶來的,并不是福,而是禍,他只來得及把一顆小小的藥丸遞到他地手中,告訴他,吃下去。就與世長辭。”
  淚紅雨的眼淚不知不覺的流下,她知道,他說的,就是自己地故事,但是,他語氣的冷漠,故作的堅強,表明,他沒有一時忘掉這段經歷,淚紅雨想起自己還懷疑過他,懷疑他飲醉酒是有意為之,現在不由得深感愧疚。
  淚紅雨輕聲道:“總算過去了,別傷心…”
  米世仁笑得極冷:“不,沒有過去,那個小兒子不知道這顆藥是干什么的,本來并沒有吃,可是,那群人卻真的沒有放過他,既使他地父親已經竭盡全力,他們把他送到了那位皇帝地面前,那一晚…”
  米世仁語氣中已經沒有了痛苦,有一種冰屑般地恨意,他把背靠在墻上,仿佛要后面的墻才能支持他的體重,他道:“那一晚,他見到了他心目中至高無上地皇帝,可是這樣皇帝的形象卻如跌落地的瓷片一樣在他心中碎成了一片一片,他終于吃下了那顆藥丸,就在皇帝向他走來的時候…”
  淚紅雨還是沒聽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整件事情讓她滿頭都是霧水。
  他冷冷的道:“那位御醫,姓米,他的小兒子,叫米世仁,逃出迦邏后,多年以來,他一直沒有改掉他的名字,而那位皇帝,不喜歡女人,他喜歡男生女相的小孩子…”
  淚紅雨捂住了胸口,瞪大眼睛望著他,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所以,那些人千方百計的制作了一個芙蓉面的小男孩出來,把他送到了迦邏皇帝的面前,所以才有了米世仁這個人。那顆藥最終救了他?
  可是,迦邏國就沒有一個長得漂亮點的小男孩么?用得著花費這么大的精神么?
  米世仁仿佛知道了她的想法:“知道皇上愛好的并不只一人,很多宮內的人都知道,他們找了不少漂亮的小男孩過來,要想出其制勝,超過他,只要制作,制作出一個與眾不同的人出來…”
  說完這話,他撫了撫自己那塊面:“命無常,聲聲喚,相思冷透芙蓉面,這句話,就印在那本書的第一而,被禁錮的那幾年,我的父親每天都念著這一句。他終于研究出了制作芙蓉面的方法,卻不愿意將它留在這世上,他救了他唯一的兒子之后,就已經決定,把它帶入土中,那顆藥…”
  淚紅雨緊張的道:“那顆藥怎么樣?”
  米世仁道:“那顆藥能一瞬間把人的身體變得僵硬,冰冷,讓人呈現一種假死狀態,我的父親想得很周到,他猜到了,有些禽獸是連死了的人都不放過的,只要尚有余溫…他為了保護自己最痛愛的兒子,竭盡全力制出了這一顆藥丸,他以他的命換來了我的命,過了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他為什么用那么擔憂的目光望著我,他必定想了很多種可能,如果我吃了這藥以后,那些人把我埋入幾米深的土中怎么辦?把我用火燒了怎么辦…不過還好,這些情況最終都沒有出現,他們只是把我草草的運出了皇宮,把我丟到了迦邏的天葬臺上,想讓食腐的禿鷲將我吃得一干二凈,所以,你看,我還是挺幸運的…”
  淚紅雨道:“你有一個好父親,真好…”除此以外,她不知再說些什么,她知道,他不需要安慰。他需要的,只是一個傾聽的對象,因為,那些苦難,已經讓他熬了過去。
  “那些人很狠心,他們把我的臉劃上了十幾刀,送到了我父親的面前,告訴他,只有拼盡全力,才能治好我,我的父親,的確拼盡了全力,那個時候,他就決定死了,他讓那些人期望成空,你看,老實人如果用起心計來,也不是一般人能抵擋的…”
  “那你后來到了大齊?”淚紅雨知道了他所有的經歷,心想,原來,他畫眉的面貌并不是假的,那個時候的他,才是真性情,而米世仁,反而成了他的假面。
  “對,我到了大齊,我盡一切心力的想打入權貴的***,為的不過是想以大齊的力量覆滅迦邏而已,只可惜,還是棋差一著,你現在明白了,我為什么會與紫羅蘭公主在一起了吧?只有她,才能幫助我把那些人全部消滅,而我,可以提供父親的研究給她…雖然沒起多大的作用,因為,那個時候的我,雖然時時偷看父親,但是,畢竟太小了,但是自從普羅王子回來之后,她便不太計較,因為…”
  淚紅雨問道:“不是普羅又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了吧?”
  米世仁道:“其實,他進入大齊不久,就查到了我的身份,一直以來,他都盡量避免與我相斗,到后來,西寧王的那場政變,他向我暗通消息,所以,我才幫了你們,讓你與莫鐵能順利脫逃…”
  淚紅雨黯然道:“原來,你們早已結成同盟,蛇鼠一窩了…”又想,她一直對米世仁都沒有太大的惡感,相反,對西寧王倒恨到了極點,是不是米世仁身上始終都是其善良的一面,不知不覺的在她面前顯露出來?
  米世仁站起身來,向那窗口望過去:“那個時候,父親在里面操作,我則最喜歡躲在這里偷看,卻誰能想到,到頭來,我也被送入了那房間?”
  淚紅雨見他已經拋開一切,便也站起身來,卻一個踉蹌,又蹲了下去,米世仁關心的問:“你怎么啦?”
  淚紅雨笑了笑:“沒什么,腳發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