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194 公主的臉

(繼續劇透,后面的情節很精彩,淚紅雨漸漸人格分裂,當然夫子被四肢捆綁還沒到,別叫粉紅票這么少,偶不好四更,不過,如果達到十票,還是三更,達到二十票,四更……你就快看到了……)
  這一天,淚紅雨又從神案下鉆了進去,因為,今天她不得不鉆進去,今天可是一個大日子,是公主殿下恢復容貌的大日子,好奇如淚紅雨者,怎么可能不鉆進去看看?
  讓她倍感欣慰的是,有一個人比她還早到,那個人,當然是米世仁,來了以后,叫了一聲:“姐姐,您可來遲了哦……”
  聽了那聲姐姐,淚紅雨的心情一下子跌入谷底,可她卻不能反駁,因為,自己的確比他大,可郁結歸郁結,好奇心還是占了上風……她是絕對不可能掉頭就走的。
  她只好道:“乖弟弟,讓開一點,別擋著姐姐了……”心想,多叫幾次,習慣了,就不會那么反感了。看看,淚紅雨把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名句活學活用了。
  米世仁看來想叫聲姐姐來逗逗淚紅雨的,誰知道淚紅雨從善如流,反過來輕脆的應了聲弟弟,倒使他的臉微微的紅了一下,只好轉過頭去望著對面窗
  米世仁原來是壞,但是他表面上還是一位謙謙君子,說得俗一點就是壞到了骨子里的人,但是……他表面上還是一位謙謙君子。前面說過,謙謙君子,可以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但絕對不可以失了風度,所以,要放在以前,米世仁絕對不會如此無聊地,但是。前面說了,他們倆都已經成了姐弟了,這里又沒外人,所以,久為壓抑的米世仁也就瘋狂了一把,所以,各位讀者千萬別在評論區說作者把人的性格亂寫,因為,人的性格本來就是千變萬化的……比如說,喝酒前與喝酒后是一個性格,參軍前與參軍后又是一個性格,諸如此類……還有。結婚前與結婚后又是一個性格,呵呵,那就是怕與不怕老婆的區別……
  不過,說起耍賴斗嘴,米世仁看來斗不過淚紅雨。既使他以前在朝堂上與無數的官員爭斗過。但是。一個與無數官員爭斗過的人會在街上同孩童吵架么?有他們地經驗么?
  所以,米世仁斗不過淚紅雨。
  兩人湊近了窗口,向里望去。淚紅雨緊張激動,因為,這也是長久以來在她的心頭占了很重要位置的一個迷團,這個女人到底長成什么樣呢?最重要的是,她的臉到底亂成什么樣呢?
  當然,越亂越好,治不了更加好!
  窗口雖然很小,但是,很可能有巧匠改造過,所以,居然可以看清楚房間里大部分地方的情影,包括莫鐵滿臉嚴峻的呆呆坐在那里,莫熊與莫虎在他的身邊轉來轉去,那張小小的木床放在屋子中間,重又鋪上了雪白地床單,床頭的木盤里放上了各種精致之極的刀子剪子之類的,看來,那位紫羅蘭公主連治療自己臉上疤痕都要擺一擺譜,讓別人等待一下,本應該早到了,她卻還沒有來。
  淚紅雨對這位紫羅蘭公主一向沒有好感,見她還沒有過來,恨不能沖了出去,向莫鐵直接下達命令,要他撒手不管了。
  與淚紅雨地滿臉憤憤不平不相同,莫鐵還是那么冷靜,面上毫無表情,呆坐在椅子上看著自己一雙潔白的雙手,纖細,靈活,看完,又把雙手舉到鼻子前仔細欣賞,可能看見手上有倒刺,居然隨手拿了一把手術刀,剔起指甲來。
  “他這才是泰山崩于前而毫不變色呢……”淚紅雨感嘆道,“也就是說,事不關已高高掛起呢!他是開刀的人而不是被開的人,所以才能如此的悠閑啊……”
  什么東西被淚紅雨一說出來,就有些變味……
  米世仁并沒有附和她地**,只道:“她可能有些害怕面對吧,雖說莫鐵記不起了以前……”
  淚紅雨想,你可真會替那女人著想,那女人有那么傷春悲秋么?殺人不眨眼地女人有你說地那么軟弱無能嗎?
  淚紅雨想起品月坊剛開張不久,米世仁與紫羅蘭公主并肩而來,讓她不得不懷疑他們倆到底什么關系?
  淚紅雨有一個好品質,有話就問。
  所以,她很慎重的問:“米大……老弟,你和那朵花兒真的只是互相合作地關系?”
  米世仁聽了她直白之極的話,有些反映不過來,隔了良久,才道:“你說的,是不是紫羅蘭公主?你……你想到哪里去了?”
  淚紅雨道:“聽說凌羅與你也有扯不清的關系?”
  米世仁心想,她的頭腦跳躍性也太大了一點吧?怎么扯到了凌羅那兒?
  米世仁道:“姐姐,什么叫扯不清的關系?”每次他一叫姐姐,淚紅雨身上就一陣惡寒,恨不能捂上他嘴,當然,這也代表米世仁有些兒不高興了,他一不高興,就開始惡心淚紅雨了,所以說謙謙君子遇上了淚紅雨,也變成無賴地痞了。
  淚紅雨道:“這個,您要是不高興說,就別說算了,我們還是繼續看戲,看戲……”感情她把人家痛苦的手術過程看成了戲?
  可是,紫羅蘭公主還沒有到,只有三個大男人在手術室里擺弄著他們的指甲與腦袋……莫熊與莫虎一邊在屋子里走來走去,一邊摸著腦袋,淚紅雨很清楚的看到莫虎把腦袋上的頭發扯了幾根下來,看來,他的確很煩惱。
  莫虎可是一個極有時間關念的人。
  實在沒有什么好看的,淚紅雨只好又回過頭,準備與米世仁再八卦一下,她道:“你真的不愿意說?”
  米世仁笑了笑:“我與她們什么關系,與你有何相關?”
  淚紅雨悶悶的道:“說什么,我們現在也是姐弟了,你以后要找個弟媳婦,不應該通知我一聲?”
  米世仁沉默不語,對女人的八卦,看來他也無可奈何。
  沉默良久,他才道:“她們與我,什么關系也沒有!”
  既然當了姐姐了,淚紅雨某些時候當然就要提點提點自己的弟弟,她道:“老弟啊……”
  她想了半天終于發明了這個稱呼,既表明了米世仁比自己老,又表明了他是自己的弟弟……
  “怎樣?”米世仁道。
  淚紅雨接著道:“我們都是好人,可不能做那腳踏幾只船的事兒,當然迦邏與大齊都準許娶幾個妻子,但是正妻卻只可以一個,當然,以我的想法,是堅決不贊成三妻四妾的,但是如果你對她們兩個都有想法了的話,不妨都娶了進來,我都是為你著想,這兩個女人都是不好相與的,讓她們內部斗,窩里反,也好過與你斗……”
  米世仁聽了,哭笑不得,大感幾個月過去了,這淚紅雨的腦袋越來越復雜了,這種辦法也不知她怎么想出來的。看來,她對這兩個女人都沒有什么好感,特別是對凌羅,可是她的情敵一名,虧她想得出這種辦法……
  米世仁原本對淚紅雨是一往情深的,其它的女子沒有放在眼里,但是,淚紅雨一門心思卻在普羅身上,而……他又欠了普羅一個天大的人情……所以,他只好放了手,卻下了決心,這輩子再不娶妻,獨守一生,聽了淚紅雨的話,他心中暗自感嘆,心想,她真的是一點也沒把自己放在眼里,自己既使盡全力去爭,也爭不出什么結果來,他更加心若死灰。
  他臉皮上顯出心若死灰的表情,卻是面容半點得色,眼中平靜如水,看在淚紅雨眼里,更增加了幾分漫不在乎,更增添了幾分神秘,更顯示出他對所有的女人不屑一顧的高尚情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