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195 放手

(下一章淚紅雨開始人格分裂了,想知道分裂成什么樣子嗎?還差五票,今天就三更了,我要粉紅票!當然,如果有十五票,就四更了啊啊啊,)
  看得淚紅雨更加放心不下,生怕自己的弟弟變成一個花間高手……她居然擔心一名曾經權傾天下的男人變成一位花間高手?
  道:“其實,我也不是提倡你去娶她們,如果你不喜歡她們,當然,做姐姐的是不會逼你去娶她們的,但是,卻一定要與她們保持一定的距離,更不能行那始亂終棄之事,而且,這兩名女人經歷復雜,兩個人都掂記著別人,當然,如果你兩個都娶的話,也就不必計較這么多了,但是,我還是得強調一點,始亂終棄之事,咱們是堅決不做的,你知道么,這種事做多了,是要遭報應的,以后生兒子,是會沒屁眼兒的……”
  米世仁望了著喋喋不休的唇,忽然間拉過她,把她抱在懷里,緊緊的,把她的頭壓在自己的胸前,隔了良久,才又放開了她,啞著聲音道:“你別說了……”
  淚紅雨被他這一粗暴行為嚇得目瞪口呆,鼻子在他寬闊的胸膛前撞得生疼生疼,眼淚花兒直冒,直至他放開了她,她才醒悟過來:“不愿意聽就算了,我知道大人講的話一般小孩子是聽不進去的……但也不必拿我的鼻子出氣吧?”
  淚紅雨委屈地摸著鼻子道。
  米世仁這一刻才徹底的放下的自己的心思。感覺,有這么一位姐姐仿佛也不錯,至少,可以以常守在她的身邊,與她喝喝茶,斗斗嘴……
  他想,那個男人,普羅王子。恐怕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心思吧,所以,他才兵不血刃的讓自己主動放棄?
  想到了這里,他更加的傷感與頹廢,表現在臉上,則是更加地面無表情……都跟圣潔的和尚有得一比了。
  淚紅雨眨了眨流著眼淚的鼻子,不說錯了,是流著鼻涕的鼻子,道:“好了。好了,為姐我就不管你的終身大事了,不過,基本的原則與大實大非還是要放在那里的……”
  正說著。米世仁圣潔的臉上忽然露出一絲異色,望向窗口,道:“她來了?”
  淚紅雨還摸著她那撞得差點扁了的鼻子,問道:“誰來了?”一醒悟,原來自己把正事兒忘了。肯定是紫羅蘭那朵花兒來了。
  她向窗口看去。果然。公主殿下已經站在了屋子地中間,淚紅雨看見,她還是一身紫色的衣裳。華貴而美麗,看得出,她為了這場手術,還專門拾掇過自己的衣服與外貌,淚紅雨居然看到,她的頭上戴滿了珠玉,與金飾,耳中有明月珠,蒙面以下看不到,可那雙眼睛可是精心修飾過地,眉手畫得直入鬢發,頗為有神。
  在這個窗口內聽不到聲音,只能看到里面的人的動作,淚紅雨看見莫鐵冰著塊臉向公主殿下說了什么,既使隔得老遠,淚紅雨都感覺公主殿下的身軀僵了一下,過了一會兒,頭垂了下去,向門外走去,看背影有點兒意興跚瀾……
  淚紅雨正在猜測,這莫鐵跟公主說了什么,讓公主如此的難過?卻怎么也猜不出來。只好又等著公主地出現。
  過了一會兒,大概半個時辰地模樣,公主又走了進來,看見她地樣子,淚紅雨忍不住捧腹狂笑,原來,莫鐵叫人家公主換衣服去了,可是,叫人家換衣服,也不必要人家換成如此模樣吧?
  一件極寬極大的白色長袍套在公主的身上,頭上所有地首飾都已經除了下來,繁復的發髻已經解了下來,極長的頭發簡單的扎了一下,臉上脂粉不施,精心畫過的眉毛看來已經擦去了,臉上蒙著的面紗還是沒有摘下來,倒讓她保持了一點神秘之感,不過,她那個樣子,讓淚紅雨想到了一種人,就是要押著赴往刑場的死囚犯……
  不過,這種想法倒也頗貼合眼前的情況,幫公主殿下治臉,不也和上刑場差不多?
  屋內的人臉上都沒有什么表情,看來都見慣了別人這幅模樣,不像淚紅雨這么沒品味,在那里笑得直揉肚子公主殿下委委屈屈的站在那里,不知莫鐵冰著臉又說了句什么,公主殿下邁步向那張床走了過去,坐在了床上,遲疑了半晌,才取下臉上的面紗……
  真是緊張激動的時刻啊,只可惜,公主揭下面紗的時候,背向著淚紅雨,那這緊張激動的時刻打了折扣,等待她翻身躺了下去,淚紅雨終于看見了她的面容,卻大失所望,不是因為她的臉不漂亮,而是因為她臉上只有一條疤,離淚紅雨期望的萬疤齊現的境界太遠。
  淚紅雨喃喃的道:“就這么一條小小的疤,居然要害了那么多人的性命,毀了那么多人的容顏?”
  她又繼續道:“老弟,就算你和她關系好,也不能娶這么惡毒的女人……”一時間她不禁為難起來,那凌羅的惡毒程度仿佛與這紫羅蘭公主差不了多少。
  她一聲感慨:“老弟,你遇人怎么就這么不淑呢?”
  你說說,米世仁應該是哭還是笑呢?他是不是有點兒后悔結拜了這么個姐姐呢?
  還好,她沒有等米世仁回答,米世仁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就回過頭向窗口內望了過去。
  只見紫羅蘭公主躺在了床上,有些尷尬,有些害羞,畢竟,這可不是一位古代公主能做出來的事,在三個男人的面前躺在了床上……
  估計,她也是下了好大的決心才如此做的,那條疤痕困擾她很久了,但加上她認為在這里別人看不到,來來去去只有三人,哪里想到隔墻有眼?
  淚紅雨設身處地的替紫羅蘭公害羞著,一面贊嘆著這位制造出如此絕妙的偷窺之處的某人。
  接下來,莫鐵倒了一杯東西給她飲下,她就昏迷了,也不用害羞了……
  接下來的東西,就沒有什么好看的了,還不如前面那名女子精彩,割開下額,翻出面皮,等等……等等……
  為什么等等呢?因為淚紅雨又開始反胃了,又沒有看下去了……
  所以,這一趟最大的收獲,就是,教訓了自己的老弟一頓,要他在男女問題上要站穩了腳跟,絕不可以胡亂的做人。
  當淚紅雨與米世仁從香案底下鉆出來的時候,淚紅雨一出香案,就看見香案前擺著一朵玫瑰花,熟悉,鮮艷的玫瑰花……
  淚紅雨拿起那朵玫瑰花,還是在想:難道,真的要我泡茶飲嗎?
  她把五千年后男女交往的必備工具全忘了個一干二凈……話說了,當時初遇莫熊莫虎的時候,他們光顧著在電腦里演示五千年以后的國家大事了,人生小事一點沒有提及,所以,淚紅雨才一直這么糊糊涂涂的,再說了,當時說是說恢復記憶,其實,淚紅雨的記憶并沒有恢復,只不過,硬加了一段所謂的記憶上去……就是那場五人任務的告白。
  而米世仁看見那朵玫瑰花,不由得也笑了,那個男人,終究還是不放心的。
  可是,他不知道,那個男人并沒有走,躲在暗處看見他的笑容,這才放心的走了,走得極為瀟灑,背了雙手……腳底下連蹦帶跳,當然,這是在無人處,當迎面走來了某個人,他便又恢復了那種高貴莊嚴的樣子。
  所以說,這一場偷窺便索然無味的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