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198 浪漫

(今天的粉紅票有十張么,有十張的話,三更,期待已久的精彩情節就到了……
  她不知道,其實,她的記憶已經處于半醒之間,如今的她,就仿佛兩個人,有時候是莫蘭,有時候是淚紅雨,但是,處于莫蘭的那一部分卻只是恢復了對味道的敏感與制作飲食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時有時無,被腹中的饑餓一激就有,不激了就沒有了。
  而且很奇妙的是,往往過了那陣時間,她就忘了所有的事,又變成了那個無憂無郁,一無是處的淚紅雨。
  而最奇妙的是,莫鐵與莫虎莫熊幾個,既使猜到了情況,也不向淚紅雨道明……
  隔了很久以后,淚紅雨正式恢復成莫蘭的時候,她知道了這一切,只是冷冷的笑笑:他們怕我以此來威脅他們,我不知道自己恢復記憶當然好,他們可以白吃白喝,那些天我也記得,除了第一天他們不了解情況對我畢供畢敬以外,以后那些天,還不是照樣把我看成了淚紅雨那白癡!
  意思說以后的日子里,他們照樣吃著,對淚紅雨照樣的不恭敬著。
  當然,這個時候,作為不太了解情況的淚紅雨,是不會有這么多的感慨與悲傷的,讓她迷惑的是,自己的肚子怎么有的時候起床熨貼舒服不已,有的時候還是前心貼了后背?沒等她弄清楚這回事.手機站wap.16k.cn又發生了一件事,讓她不知道是禍還是福。
  這一天早上,淚紅雨醒來了,很不幸,她沒有感覺到胃中地舒服熨貼,如很多時候一樣,感覺到了空蕩蕩的,很顯然。那個晚上,她沒有化身為莫蘭。
  梳洗過后,走出門,遇到了莫虎與莫熊,他們自然也是一幅欲求不滿的樣子,當然,他們那種欲不是那個欲,是食欲的欲,各位可不能想歪了。
  本來。這一天就會就么平淡無奇的過去,但往往,有些時候,極不平淡的時候。就往往有不平凡的事發生,生活中往往充滿了驚喜,就如現在……
  當然,有的時候是驚還是喜還得留待后面才能知道。
  只見一頂鎏金八臺大轎由八個衣著整齊,身裝宮衣地人抬著。來到了品月坊前。兩名宮女。站在轎前,兩人拿的東西頗使人注目,一人手中拿了一個花藍。而另外一個,手中則是捧了一個小小的木盒,那木盒呈深紅之色,上面描龍雕鳳,盒蓋之上嵌著兩塊極圓極潤的翡翠玉,顯得那木盒憑添了幾分華貴。
  這里再說說那手里拿了花籃的宮女,那花籃里面,裝的居然全都是玫瑰,玫瑰上面還能看得見貼在上面的露水。
  兩名宮女一進品月坊大門,一揭開品月坊那厚厚的門簾,淚紅雨就注意到了那籃玫瑰,她當然產生了某種聯想,因為,只有自己的夫子,才會喜歡嘴叼一根玫瑰(這嘴叼,說了,是淚紅雨聯想地!)
  那宮女看起來極為高貴,比淚紅雨看到過的平常人家的小姐還多了幾分氣勢……在普羅化身為冰藍王子巡街的時候,她可是真地看到了很多的大齊貴族小姐們。
  那宮女有禮而親切的問:“哪一位是淚紅雨小姐?”
  她的眼光沒有望向淚紅雨,而是在屋內轉了一圈,每一個人都仿佛感覺到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一般。
  淚紅雨望了望自己身上,知道了原委,不免有點兒羞羞答答,原來,她今天換了身男裝,準備出去閑逛呢!一想起可能是夫子派人來接自己,自己卻沒有以最好地面貌迎接夫子,她就不免有些失落,一時間沒顧得上應諾這位宮女。
  宮女見無人答話,臉上露了疑色,再問一句:“請問,淚紅雨小姐在此嗎?”
  淚紅雨只好低了頭,匆匆從柜臺邊上溜了出來,向那宮女一行禮,回到:“就是我,姐姐,您有事嗎?”心里還想著是不是進去換件衣服,再出來與她相見?
  那宮女掩嘴一笑,但感覺滿屋生春,而且,她地笑,親切無比。
  她道:“原來,您就是淚紅雨姑娘,有人托我送這籃東西給你,還有,這盒子里地首飾,也是賞賜您的……”
  淚紅雨猶豫道:“姐姐,你不能告訴我,這有人,到底是誰人嗎?”
  那宮女目光閃動,又笑了笑:“那人道,請您入宮飲茶,您自會知道是誰人邀請您的,您看了這兩樣東西,還不知道是誰人邀請您嗎?”
  莫虎與莫熊剛好在店內,早聽了她們地對話,他們當然知道普羅與淚紅雨之間的牽連,兩個人目光曖昧的望著淚紅雨,道:“這位宮女姐姐講得對,你去了,自然就知道!”
  聽了無恐天下不亂的莫虎與莫熊的慫恿,當然的,淚紅雨就想到了一人,臉上略為一紅,心想,還好我沒變成深閨怨婦,看著面前這名宮女掩嘴偷笑的樣子,仿佛知道內情一般,讓她臉上的紅潤更深。
  她道:“這位姐姐,可否容許我換身衣裳,再跟你去?”
  那宮女看了看她身上的衣裳,又笑了笑:“淚姑娘,其實,您穿這身挺好的,平添了不少英氣,再說了,那人,可等了許久了,他事忙,今天好不容易抽了空閑時候,便巴巴的叫我們來接姑娘,您這一換衣,一兩個時辰過去了,我怕……”
  淚紅雨已經很久沒見到夫子了,聽了這話,心想,反正夫子也不是沒有見過自己的模樣,他早已見怪不怪,這位姑娘說得對,夫子這段時間看來真的很忙……
  她便沒有再言語,跟著那名女子,來到了轎前,彎腰入了轎,這頂轎寬大無比,而且兩邊有小隔突出,裝了茶水與糕點,淚紅雨這天醒來,正感覺腹中饑餓無比,現在看見華貴轎子里的糕點,忍不住拿起來吃了一口,她現在的味覺非常發達,但是,卻感覺這糕點比其它地方的好吃很多,雖然味道上還是有點兒缺陷,但勉強還能下口,于是不知不覺間,她便把那糕點全吃了下肚。
  而這輛八臺大轎,也平穩的走在大路之上,向迦邏皇宮走去,淚紅雨揭起轎簾的一角,向外望去,卻看見迦邏皇宮的宮門在望,正想在打量一番,轎外那名和藹可親的宮女姐姐開口了:“淚姑娘,一會兒就要入宮了,你也知道,我們接你入宮,可是有點兒不合規矩的……”
  淚紅雨還有什么不明白的,笑了笑,忙道:“這位姐姐,你放心,我在轎子里不出聲就是了!”
  那個宮女看來極喜歡笑,聽了她的話,又輕笑了一聲。
  一直來到宮門前,淚紅雨聽見有人盤問,那宮女卻不作聲,想是拿出了什么腰牌之類的信物,轎子就順順利利的進了宮門,四周圍更加的靜,淚紅雨聽到那八名抬轎之人踩在石板上的腳步聲,比在外面泥地上輕脆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