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99 見駕

(粉紅票看來達不到十張了……我要票啊,今天第二更,希望可以三更!)
  轎子平穩的走著,有了先前宮女的警告,淚紅雨也不敢揭開簾往外面看,她知道,不管在大齊還是在迦邏的宮內,規矩都是一樣的多,她不想給夫子添麻煩,便老老實實的呆在轎內,由他們抬著走。
  過了良久,她感覺轎子停了,那宮女在外道:“淚姑娘,到了,請您下轎吧!”
  淚紅雨走下轎來,卻是一怔,這是一個極為雄偉的宮殿,氣勢恢宏,宮門前站了一排宮女,個個容色非凡,穿得極為華貴,一名手持拂塵的太監上前來宣旨:“宣淚姑娘進殿見駕!”
  淚紅雨這才感覺有些不妥,不是要自己來見普羅的嗎?怎么變成了見駕了?不是要偷偷摸摸的來見的嗎?怎么變成了當眾宣旨?
  她隱隱感覺上當受騙了,回過頭來找那位笑容親切可愛的宮女,卻發現,此女子早已不知什么時候腳步抹油了。她明白了,自己的確是受騙了,這名宮女去品月坊的時候,并沒有跟自己說要帶自己見普羅王子,她只是提了一籃子花,說了些模擬兩可的話,自己就上了當,跟她上了轎,這都不可氣,智慧不如人就得認輸,自己不是還沒恢復莫蘭的記憶嗎?一切情有可源,但可氣的是,莫熊與莫虎這兩個笨蛋。居然也以為是普羅來找自己,還以極端暖昧地目光與語言誤導了自己,讓自己老老實實跟了她們來!
  淚紅雨一邊罵著莫虎與莫熊那兩個笨蛋,一邊走上了前,去見駕.電腦站www.16k.cn
  到這個時候,她當然明白,見駕,就是見皇帝。迦邏的皇帝,那個連自己的五個兒子都可以逼死的皇帝!
  你想想,她會有什么好心情?
  她的心情跌入谷底,這位皇帝不簡單,這個皇帝很卑鄙,這個皇帝騙自己來這里,到底為了什么?
  她一邊在心底小聲嘮念著,一邊往宮門走,按照夫子閑時教自己的禮儀。小步,低頭,向宮內走去。
  看來,這應該是一個偏殿。她走進去,沒有看見頭戴皇冠的皇帝,而是看到一位白胡子老頭,神態悠閑的坐在一個極長極寬地紅木榻上,閉著眼睛。正打著拍子。他的周圍。站了五六名宮女,個個垂首靜立一旁,大廳正中央。正有五六名舞女隨著絲竹起舞,樂手在一旁奏著優美的音樂,淚紅雨隨著那位傳喚太監從大殿的左側邊小步走入了大廳,停到那老頭十米之遠,太監垂著頭走到老人的身邊,低聲稟告,那老人哦了一聲,便沒了言語。
  太監不敢走,淚紅雨也不敢動,都靜靜的等著老頭發話,這老頭卻慢條思理的從前面的案臺之上的水果盤中,親自動手拿起一根香蕉,剝了皮,吃了起來。16K小說網
  淚紅雨偷偷地打量著,深感奇怪,心想,皇帝不都是飯來伸手的嗎,旁邊有那么多人侍候著,他為何不叫其它人幫忙?
  他終于吃完了香蕉,一揮手,那些唱曲兒的跳舞的無聲無息地退下,他又飲了一杯茶,這才道:“哦,來了?”
  淚紅雨在心里鄙視他:您老不是早見著了嗎?還裝模作樣的干什么?
  但是,面前雖然是一個老頭,但也是一個權傾天下敢殺兒子的老頭,她可沒膽子這么說。
  他站起身來,龍騰虎步的走了兩步,淚紅雨發現他極高,比宮熹還高,骨架很粗很大,雖然老,但仍有一股子威勢,他走到淚紅雨幾步之前停下:“你一定認為朕說大話騙你,把你騙來了這里,是嗎?”
  淚紅雨微微抬起頭,道:“皇上要宣小女入宮,小女自然不敢反抗,何來騙字一說?”
  他忽然間哈哈的笑了起來:“看來,你地膽子果然不小!”
  淚紅雨這幾句含槍夾棍地話,看來并沒有惹惱于他,反而使他對她有了一點欣賞。
  他道:“你知道朕宣你前來,所為何事嗎?”
  淚紅雨心想,不管為何事,反正沒好事,面上傻傻怔怔:“皇上,所為何事?”極像一位天真可愛地小白癡。
  所以說,很多小白文都是這么產生的。就是女主全裝白癡!
  那迦邏帝又走回到榻邊,坐了下去,又開始自己剝香蕉往嘴里邊送,淚紅雨知道,這代表,自己又要等一段時間,等他吃完香蕉才可以問話了。
  淚紅雨心想,這迦邏帝是不是不好回答自己的問話,所以用吃香蕉來掩飾。
  淚紅雨感覺,這迦邏皇宮雖然一應禮儀人手與大齊那邊差不了多少,但是,畢竟處于塞外,禮節防守不是那么森嚴。
  于是,她大著膽子問:“皇上,您吃這么多香蕉,是不是腸胃有些不適?”反正也無話可說,不如找些話說。
  迦邏帝一口香蕉沒吞下去,沒想到她無事居然問自己這個,道:“你看得出來?”
  淚紅雨道:“當然,香蕉能潤滑腸胃,但是,以您地年紀,吃多了可不大好哦……”
  旁邊的眾宮女發夢都想不到,這位小小的平民,居然與當今皇上什么事都不做,討論起了吃香蕉。
  迦邏帝興趣大增問她:“以你所見,每天吃多少才好?”
  淚紅雨笑了笑,隨口道:“不是吃多少為好,而是怎么吃才好,依我所見,你這么光吃香蕉,當然不好,但是,如果將香蕉去皮并搗爛成泥,橘子洗凈搗爛取汁,將橘子汁泥混入香蕉泥中,現加入蜂蜜并調勻,這樣每天一小碗,既可通大便秘結,又可治痰多咳嗽,對您老是最好不過的!”
  迦邏帝哈哈一笑,好好,隨手丟了那香蕉,香蕉落地,自有旁人拾起,倒也不必擔心有人會踩到了香蕉,滑上一跤。
  他道:“好,極好,從今往后,你就好好兒的呆在宮中,專為朕弄這個香蕉橘子泥吧!”
  淚紅雨聽了,吃了一驚,剛想反對,卻看見老皇帝眼中閃過一線冷光,知道他早已到定了主意,只怕自己答不答應,只好留命在這里了。
  一來到這里,她就有點兒明白了,老皇帝不管想做什么,只怕對自己都沒有什么好處,他才不管你能治他什么呢,最主要的是把她騙了來,留了她在宮中,這種事有一個名詞:叫軟禁。
  想到這里,她又把莫虎與莫熊罵了又罵,就為他們倆曖昧的神色,才讓自己被騙到了這里,心想,自己的記憶還未恢復吧,有點兒白癡行為還情有可原,可這兩人不是正常的嗎?怎么也跟著白癡起來?
  她站在這金碧輝煌的大廳里面,頗為彷徨,面前這位滿面皆是皺紋的老家伙,面目雖然慈祥,可是,卻不是好相與的。
  正在這時,大殿之外傳來唱諾之聲:“普羅王子駕到……”淚紅雨疑惑的望著他,不明白他既已騙了自己,又把普羅叫來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