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200 莫名其妙要結婚了

老皇帝道:“你別以為朕會期騙一個小小的女孩,你想見的人朕也幫你叫來了…”
  淚紅雨忙笑道:“皇上,民女怎么敢這么想您…”
  老皇帝笑得白眉微彎,道:“朕雖然老,但還不至于猜不透你的心思!”
  淚紅雨唯有張大了茫然的雙眼,表明,我實在沒想什么心思。
  老皇帝一揮手,有太監宣道:“宣普羅王子殿下進殿…”
  淚紅雨雖然側著身站著,頭恭順的往下垂著,但也忍不住向門口望去,只見自己的夫子宮熹,現在換了另外一身裝束,窄袖金邊的長衫,合體的貼在他的身上,讓他的身材更加修長,頭上戴了金冠,兩條金帶從金冠上垂下,在下巴上系住,更襯得臉如白玉,他進得殿來,首先向迦邏帝行了禮,這才把目光投向淚紅雨。
  迦邏帝道:“皇兒,你即牽掛著這位姑娘,一直不肯立正妃,今天為父就做主,賜這位姑娘為郡主,讓她與你擇日成婚,不過,迦邏帝國雖不比大齊禮儀之邦,但基本的禮儀還是要的,為父可不想看見她在婚禮上出丑,婚禮之前,她就留在宮中吧…”
  從這位迦邏帝的言行之中,淚紅雨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這位迦邏帝并不喜歡她,而且,非常的不喜歡,可是他卻讓自己與普羅成婚?這就說明,這迦邏帝也不喜歡普羅,同樣的不喜歡。
  她想不通,他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普羅恭敬的道:“父皇,兒臣感謝父皇的恩典。既如此。倒不發讓她住在孩兒的宮中,一來可以相互照顧。二來,她出身鄉野,只與孩兒親厚。兒臣怕她唐突了父皇。”
  淚紅雨本以為普羅會推三阻四,不等答應娶自己,因為,這場提婚實在是太過詭異了,可是,他不但一口答應,還要把自己領到他的宮中?這老皇帝肯干嗎?
  淚紅雨認為他不會愿意地,因為,她認為,老皇帝之所以把自己用紅玫瑰勾了過來。其目地,不就是為了把自己當人質嗎?
  雖知道,這迦邏帝目光森森地看了自己的兒子一眼,居然點頭道:“也對,讓你們在婚禮前多相處一下,對以后地生活也有好處。”
  于是,淚紅雨被人騙進了宮,又得了一門親事,而且,是與自己最喜歡的夫子。照道理說,她應該是非常高興的了,可是,她卻隱隱感覺到不安,就仿佛見到胖子齊臨淵。與西寧王地那種感覺。她總感覺面前這老皇帝怎么看怎么不是東西雖然他是普羅的父皇,按道理說。她得尊敬的也稱他一聲父皇,可是,她只想稱他一句“老東西”
  面前的種種,就像一種味道極甜極美的糖果,引誘著你把它吃下去,里面當然是毒藥,吃了讓你吐都吐不出來。
  所以,對于這天大的喜詢,淚紅雨臉上毫無喜色,終于,從臉上的神色來看,有點兒像莫蘭的精明強干了,減少了一點兒小白,增加了一點兒成熟。
  不但她臉無喜色,普羅的臉上也沒有喜意,平靜的臉上帶有一點兒隱憂,向迦邏帝行禮之后恭敬地退下,淚紅雨便與他坐著宮內的小轎來到普羅王子所住的常林宮。
  十年之前,普羅還未達到出宮建府的年齡,所以一直住在宮中,而十年之后,他已經達到年齡了,卻被迦邏帝下旨留了下來,他的兄弟都已經在外封王,而且大部分也已扯起了造反的大旗,集結在邊關,雖說現在還未有所行動,但迦邏普通的百姓都知道,迦邏只怕就要亂了,這個時候,唯一未與迦邏帝翻臉的,就是普羅王子,不明真相的百姓與百官們,不禁又有了希望,迦邏帝國,是否會因為普羅王子而改變呢?
  沒有人知道這一點,淚紅雨也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是,常林宮與老皇帝所住地長壽宮大不相同,這里的宮女太監對普羅雖然恭敬,卻有一股發自內心的依賴與信任,不比老皇帝那邊是高壓下的恭敬,一個個奴言卑膝得讓人齒冷,在常林宮,與普羅相熟的宮女與太監可以小意兒地提醒普羅不應該做什么,比如說,不應該任憑這位還不是王妃地女子眼睛亂掃,望著桌上的點心如惡虎捉兔。
  不可置疑地,這宮里頭的太監與宮女對普羅都很好,對待普羅像對待自己的家里人一般。當然,這種待遇不包括對待這位什么都不是的淚紅雨。
  淚紅雨一見了夫子,雖然他現在貴為迦邏帝唯一沒搞翻的皇子,可在淚紅雨心里,他永遠是自己的夫子,所以,一進了夫子的地盤,她馬上無法無天起來,一大早,她在迦邏帝呆了半天,在轎子里吃下去的東西早已經無影無蹤,因而,她的肚子,又開始饑餓起來,普羅王子的宮殿,當然不管在哪里都擺得有點心的,因此,她便隨手拿起了桌上的點心,嘗了一口,皇宮內的點心比外面的自是不同,最起碼,能吃得入口。
  她這翻作為,自然是又引得旁邊眾人的眼一陣怒瞪,可在夫子面前,淚紅雨可從來沒有拘謹過,話說了,連夫子的村頭兒職位,她都敢搶,她還有什么不敢做的?
  眾宮人看到,自己尊貴的普羅王子沒有現出一點惱色,反而叫人:“把最好的糕點拿出來,哦,對了,叫御膳房送一碗百合粥上來,看來,我們宮里面今天要喂豬了!”
  淚紅雨邊吃邊道:“對,是要喂豬,喂一頭叫夫子的豬,為人師表,偏想當豬,真是天下夫子的一大恥辱啊!”
  周圍宮人雖不懂意思,但看了自家主子的面容,都在腹中偷笑。
  普羅與淚紅雨斗著嘴,看似輕松,可實際上,卻一點都不輕松,他知道,遲早都會有這么一天的,她遲早都會被那自己的父皇招來宮中,他只有,讓她留在這里的這段日子,過得輕松點。
  周圍的宮人見自家的主子露出了久違的笑意,對淚紅雨的埋怨少了一點,可是對這位長相雖然甜美,但男裝打扮的女孩,雖說是指定王妃的女孩,依舊沒有好感…她的吃相,實在是太不優雅了。
  皇宮的飲食不比外面,雖然還是難以下口,但是,淚紅雨卻勉強吃得下去,自來到普羅的常林宮之后,她那種披散著頭發,半夜出來煮東西吃的毛病倒再也沒有復發過。
  這是不是代表,淚紅雨的記憶要在饑餓的刺激下才能恢復呢?
  反正,淚紅雨留在宮內的日子很舒服,起碼,肚子可以時常保持滿腹的狀態。
  看見普羅走出自己的屋子,淚紅雨這才收了臉上歡愉的神色,來到這里好幾天了,她臉上是高興的神色,可心中卻一點都不開心,她雖然失了憶,各方面的感覺卻比常人敏感,她發現這么多天不見,夫子又了很多,雖然臉上看不出絲毫不對,但是,從普羅伸出來的手,她看見手上的青筋。
  雖然兩人還如以前那樣沒大沒小,親密無間,可她感覺到了夫子的疏離,他仿佛在小心翼翼的控制著什么,不愿意與自己多做接近…像那一晚上在莫鐵房中的情形,再也沒有出現過。
  這不能不讓她采取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