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202 普羅的秘密

普羅所住的地方,其實離淚紅雨并不遠,只不過,常林宮很大,包括了十來個小偏殿,一個主宮殿,普羅就住在主宮殿旁邊的寢宮里,而淚紅雨與莫鐵,現在就趴在宮殿的琉璃瓦上。
  不得不說,莫鐵沒有吹牛,他的確恢復了以前為白衣人之時那種功力,他帶著她在宮殿之中飛行的時候,就像一只蚊子輕輕的叮在人的臉上,一只蒼蠅輕輕的落在肉上,絕對沒有人感覺得出,淚紅雨好幾次看到有高手在宮殿之中逡巡,都沒有發覺到他們的存在。
  所以,他們倆現在安全的趴在了普羅頭頂。
  小心的揭開瓦,他們倆向里望去,說到揭瓦的過程,讓淚紅雨更加慶幸自己有這么一個得力的手下,他從腰里拿出一瓶東西,把那略帶沾的液體倒在瓦上,那瓦被揭開的時候,一點聲息都沒有…看來,莫鐵對這種東西已經研究了很久了,做為隊長,淚紅雨不由得略為慚愧了一下,與自己整天無所事事相比,他的確是一個負責任的天才。
  趴在屋頂,她一直在想,普羅,自己的夫子現在在做什么?在她的心底,自己的夫子還是一個純潔的好人,雖說化身于冰藍王子那段時間有點兒放蕩,但是,那不是為了演戲需要嗎?在她的心底,普羅永遠對自己而言,永遠如有親人一般,他們之間有著親人般的信任,畢竟兩個人好好歹歹也生活了十年,不是嗎?
  可她往下望去的時候,還是大吃一驚。這位,是夫子嗎?只見他披散著頭發,敞開衣襟,坐在床邊上,從透明的蛟紗蚊帳頂望下去,他的身邊,坐著一名衣著薄紗的女子,他神色狂野。如嗜血地野獸,他沒有動。只是靜靜的坐著,而那名幾乎沒穿什么衣服的女子,卻緩緩的向他貼了過去,淚紅雨看得眼淚花兒直冒,以前他為冰藍王子時,兩人還未互許衷心。她倒覺得沒有什么,可現在看到這一情景,她只感覺心中一陣陣的抽得痛。
  那名女子慢慢的貼近他,仿佛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她吻上了他的手臂,吻上他的面頰。普羅沒有閃躲,既沒有閃躲,淚紅雨認為他在享受,她看見那名女子吻上了他地鎖骨,他的臉色更加狂野。有些忍受地表情,又有一些享受,淚紅雨隔這么遠,都感覺到他神色已動。
  這個時候,莫鐵附在她耳邊悄悄的說:“隊長,您可別真的陷了感情進去。您知道。這些古代的男人本身就是這樣的…”
  淚紅雨恨不得兩巴掌抽死這個不識相的…你說,這世上怎么有人那么不招人喜歡呢?
  淚紅雨沒有理他。繼續滿腔怒火地往下看…
  她看見普羅還是沒有行動,強自坐在床上,忽然怒叫道:“鐵五,你進來…”
  鐵五?他也來了?淚紅雨明白了,夫子只怕把所有的人都帶了過來,只是自己卻從未見過,也不知道他藏在何處。
  鐵五卻探頭往里望了一下,又把頭縮了回去,遲疑了半晌才走入殿中:“主子…”
  普羅怒道:“誰叫你擅作主張的!”
  淚紅雨忽然間感覺,普羅既使在發怒,他的聲音中卻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庸懶與性感,而且,她看見,那名半裸女子聽了他的話語之后,臉現紅潮,一只手伸起,竟然向他的懷里探去…
  鐵五喃喃地道:“你要怪,事后就怪我好了…”忽然之間,他拔了腳,轉頭就向外走去,還小心的把門給關緊了。看得淚紅雨嘆為觀止,心想,鐵五什么時候這么不聽命令了,他一向不是夫子的狗腿了嗎?
  而讓她更為憤怒的是,夫子還是一動不動,緩緩的,他盡被那女子推倒在榻上,她看見夫子臉上地怒色,她感覺有些不對頭,他道:“你快走,我不需要你服侍!”
  那女子低低的道:“王子,一切皆是我自愿的,就算只有一次,已足夠了…”說完,淚紅雨吃驚的看到,那女子居然開始解夫子的腰帶!
  莫鐵這時在一邊道:“看來,這位仁兄被人用了藥動彈不得,可憐啊,男人對女人用強,我倒看過,可是,女人對男人用強,我倒第一次見!”
  他居然很有欣賞的情懷!
  淚紅雨咬牙切齒:“你還不快想辦法?”
  莫鐵謹慎地看了看淚紅雨:“隊長,我說過,不要把工作與感情混為一談,你不是對他有什么吧?”
  淚紅雨咬了咬牙,換上一幅笑臉:“副隊長,你知道嗎?下面這個人是迦邏地十皇子,多少的勢力都看著,想把女兒送了過來,既成事實以后,封為王妃,如果是一個好控制地,倒也罷了,但如果不好控制,你想想,會對我們的工作帶來多大的影響?”
  莫鐵這才抱著她,道:“我們從上面下去,還是從門口進去?”
  淚紅雨一跺腳,瓦片紛紛下跌,她道:“你說呢?”
  還未說完,兩人從屋頂直跌而下。
  淚紅雨還聽見莫鐵道:“我還沒準備好呢!別跌死了!”
  淚紅雨邊往下墜邊想:跌死了也找個墊背的。
  結果兩人嘩啦一聲跌在普羅與那女子的面前,眼看著那名女子把手伸進了普羅的褲子里,又飛快的抽了出來,看得淚紅雨一陣臉紅。心中暗罵:***,敢吃夫子的豆腐!
  那女子站起身來,淚紅雨才發現女子長得柔媚入骨,絕對是個美人,只聽她一聲嬌喝:“你們是什么…”還沒有說完了,盡職盡責的莫鐵走上前一個手刀,打昏了她。
  普羅臉色暗紅,卻望著她似笑非笑:“你來了…?”
  淚紅雨恨恨的道:“我不來,你就要被人非禮了!”
  普羅笑著,聲音低沉暗啞,有些有氣無力,卻更增加了那制命的性感:“古有英雄救美,今天看來,你卻要美女救英雄了!”
  淚紅雨感覺,到底是自己的夫子,與自己生活了十年,他的話怎么說,就怎么對自己的胃口,想想,一向被夫子救的自己,居然救了夫子一命,使他從女色魔的手中脫身,那種成就感,簡直不是一般的好。
  她得意洋洋的道:“看吧,看吧,夫子,我還是有些用處的吧?”
  普羅低低的笑了起來,溫柔的道:“果然是我的好徒
  屋內的動靜,早已驚動了鐵五,只聽得敲門聲起:“主子,怎么啦?主子?”
  淚紅雨朝莫鐵一使眼色,兩人這時候配合得使好,一個開門,一個躲在門邊,鐵五一進門,莫鐵又是一個手刀,把他打昏了過去,淚紅雨還上前踢了他兩腳:“哼,出賣夫子,看我怎么對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