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203 夫子很慘(1)

她當然認識鐵五,但從屋項上看下來的情景,讓她深深的以為,這鐵五看來肯定是做了內奸,要不然,怎么會幫著這名女子來對夫子用強?想想夫子是什么人,是能夠對他用強的人嗎?如果不是鐵五出賣了他,他怎么會被人制得動彈不得躺在這里?
  可憐的夫子,一個堂堂八九尺的男兒,居然被這位鐵五害成了這個模樣。她越想越覺得夫子可憐,望過去,見夫子用深深的目光望著她,便忍不住,走上前,摸了摸夫子的額頭,但感覺滾燙無比,她沒有發現,她的撫摸,讓夫子的眼神更加深隧了,她道:“夫子,別怕,有我在,沒有敢動你了!”說完,又跑下去,踢了鐵五兩腳:“叫你出賣夫子!”
  普羅的聲音逾加的溫柔,帶了些許寵溺:“小雨還會保護別人了!”
  淚紅雨聽了這話,直感覺如六月天飲了雪水,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舒服,點了點頭道:“當然,當然……”
  莫鐵在一旁頗煞風景的小聲提醒她:“隊長,注意情緒,千萬別犯了我的錯誤!”
  淚紅雨忍住一把掐死他的沖動,皺眉也小聲道:“副隊長,還不快給他解了身上的毒,他現在可是我們的依靠!”又斜眼皺眉望著他,“你不是首一首二的嗎?難道沒法解?”
  莫鐵這才走上前去,翻了翻普羅的眼皮,又聞了聞普羅的嘴,這才道:“他是中了一種春藥,渾身動彈不得,沒有力氣,但是卻能調動出男人的某些方面的情緒……”
  淚紅雨打斷他的話。鄙視地道:“我知道,具體的東西你就不必說了,快說,有沒有辦法讓他動起來,要不然,等一下侍衛來了,我們可說不清楚了!”
  她剛說完,就聽見外面傳來隱隱約約的嘈雜之聲。看來,情況不大妙。
  莫鐵關鍵時候與隊長的行動還是頗為統一的。他忙不知從哪里掏出一個長銀針,又拿出一個小瓶子,把針往瓶子里沾了沾,拉起普羅的手臂,就往他的手臂上一針扎了下去,淚紅雨現在糊湖涂涂。不明白他在干什么,但是,她明白,她不能讓莫鐵知道自己還失憶著,所以,她視而不見,不懂裝懂。莫鐵扎完,才得意的道:“這是我這段時間新發明地上藥方法,隊長,你看看,在這里。雖然比不上我們那里,可是,發明了這種方法,倒是可以暫時代替了……”
  淚紅雨忙點頭稱贊:“不錯,不錯……”
  莫鐵懷疑的望著她:“這東西可是我才發明地,你原來見過?”
  淚紅雨知道裝過了頭。道:“別說了。他什么時候才能動?”
  這個時候,普羅卻緩緩的抓住了她的手。道:“扶我起來!”淚紅雨忙扶他起身。感覺他的手還是那么滾燙,帶著一種灼穿人心的熱力。
  這時,皇宮內巡邏的待衛地腳步聲在外響起,普羅低聲道:“莫鐵,你帶著這兩個人躲一躲……”
  莫鐵忙帶一手夾著一個,躲到了屏風后面。
  此時,有人在外問:“十皇子殿下,您還好嗎?”
  普羅懶洋洋的道:“有什么不好,你去稟告父皇知,兒臣一切好得很!”
  淚紅雨明白,這人是迦邏帝的手下,看來,普羅的周圍全都是迦邏帝的人,難怪迦邏帝這么快心的把自己與他放在一起。
  門外那侍衛猶豫了半晌,終于發了一聲命令,淚紅雨聽見他們的腳步聲越行越遠,漸不可聞。
  普羅這才略有些疲倦地靠在淚紅雨身上,道:“你那位莫鐵給我扎了什么針,作用仿佛不盡人意哦!”
  莫鐵從屏風后出來,望見淚紅雨瞪大了雙眼瞪他,道:“這不關我的事,你以為他身上的毒這么容易解,我不只過給了一點解除手足僵硬的藥,他現在手足可以動,但是,他身上的藥力還是未解,要解地話,只能問他了!”
  他把莫鐵往前一丟,丟在了淚紅雨的前面,淚紅雨不耐煩的道:“那還不快把他弄醒?”
  莫鐵從桌上撈起一杯水,一杯就潑在了鐵五的臉上,鐵五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站起,首先看了看普羅,又望了望淚紅雨,后者把眼瞪得大過牛眼怒視著他。
  他無可奈何的向普羅跪下行禮:“主子,要責要罰,任憑您吧!”
  淚紅雨本以為普羅一定會叫人來把他收監了,可是,他卻只是道:“鐵五,我知道,你這么做,一切都是為了我,但是,我說過,我不能這樣!”
  鐵五道:“主子,如果有可能,我甚至想替了主子……”
  淚紅雨聽了,更加地瞪大了眼睛,怒視于他,什么?替了普羅?你想像普羅一樣躺在榻上,享受溫柔之鄉?
  她忍無可忍,沖到鐵五地面前:“你還是人嗎?夫子對你這么好,我們可是十幾年的鄰居,你就這么對侍夫子?現在還死不悔改,還想替夫子享受溫柔鄉?”
  她甚至感覺,這鐵五莫非有些變態,讓夫子與這女子在這邊表演,而他躲在另一屋偷看?那個,不是經常有這么一些變態人物嗎?
  屋內人個個目瞪口呆,連普羅都哈哈笑了兩聲,而鐵五更是苦笑連連:“你怎么會這么想,小雨,你不知道,你地夫子……”
  普羅一聲利喝道:“不準再說!”
  淚紅雨被眾人嘲笑得有些訕訕的,望望這個,又望望那個,終于明白,自己仿佛把有些事搞錯了。
  她問鐵五:“夫子,到底怎么啦?”
  鐵五搖了搖頭道:“小雨,主子既然不讓說,我也沒辦法告訴你,他身上的春藥,并不是什么厲害的東西,一進半會兒就過去了,倒也不必害怕,只是……哎……”他又是一聲長嘆。
  莫鐵這時候開口了:“我知道普羅王子身上發生了什么事!”
  淚紅雨一想,也對,這不還有一個醫生嗎?還是學貫中西的呢!她忙問:“是怎么回事?夫子身上怎么啦?”
  莫鐵道:“普羅王子身上仿佛有一種病菌入侵,這種病菌不斷的侵蝕著他的身體,具體是什么,我還搞不清楚!要看看才能清楚。”
  淚紅雨忙道:“那你快點給夫子看啊?”
  普羅卻淡淡的道:“我自己的身體,我很清楚,我已請無數御醫看過,小雨,你帶著這位朋友快點走吧,要知道,現在的常林宮危機四伏,要是父皇生了疑心,那么,對大家都不好!”
  要知道,如果一個人發起狠來,那是很可怕的,特別是一個女人,例如像淚紅雨這種雖然看起來小,其實卻很大,有著小女孩脾氣與成熟女人氣質的雙重人格的女子。只見淚紅雨忽然道:“莫鐵,把鐵五重打昏了,丟到屏風后……”
  她說話的余音還在繚繞,鐵五就撲通一聲倒下了。
  “莫鐵,把門關上!”
  于是,門關上了……
  其實,作者寫得雖然長,淚紅雨講的話是很短的,這兩件事,極快的完成了。
  其實干完這兩件事,普羅才來得及眨了兩次眼。
  沉靜冷靜,長年當慣了人首領的普羅,看到了淚紅雨此時眼中的神色,他不禁想起了自己初見莫蘭的時候,她站在黃沙之中,目光堅定,神態充容……全身赤,如狼似虎,望著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想到了虎落平陽被犬欺,龍游淺水遭蝦戲是什么意思。
  他把身子移了移,可軟綿綿的四肢卻不準許自己移動,他暗運真氣,卻感覺自己的身體內的真氣空空蕩蕩,手足沒有一點兒恢復的跡象,他暗罵了一聲鐵五,也不知道他從哪里弄來了這么厲害的藥,如今藥力未散,他感覺說話都有些有氣無力,他問淚紅雨:“小雨,你想干什么?”
  淚紅雨嘿嘿兩聲冷笑,卻不答話,揮手對莫鐵,道:“莫鐵,不用我說,要干什么了吧?”
  莫鐵這個時候非常的配合,道:“遵命……”他眼中露出興奮之色,嘿嘿奸笑了兩聲,向普羅走去……看來,他非常的期望這一刻,在這個時候,他是非常的佩服隊長的。
  這個,讀者別想歪了,這里沒有耽美情節,呵呵……
  普羅身上藥力未解,連說話都有氣無力,只來得及說一聲:“你們想怎么樣?”聲音還是那么的低啞,磁性,如果別的人聽了,特別是那種頭腦中帶一點色的人聽了,那就成了致命的誘惑,只可惜,淚紅雨干這事的時候,戰戰驚驚,不敢多想,莫鐵呢?整個是一個鐵殼腦袋,自然也不會往邪里想。
  所以,普羅就被莫鐵放倒到了床上,莫鐵很盡職,撕了床單,成四條,把普羅的四肢牢固的綁在了床的四個角。
  這里,作者還是要提醒讀者,千萬別想歪了,呵呵……
  于是,普羅的四肢呈一個大的形狀攤開在床上……
  這個,作者還是要……別向我丟磚啊!我委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