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205 病


  搜這本小說最快的更新淚紅雨這才想起了正事,不好意思的嘿嘿而笑:“莫鐵,看出來了沒有?”
  莫鐵道:“我剛才又給他仔細號了號脈,他身體虛弱,從西醫上講,他屬于病毒入侵,從中醫上講,他屬于邪風入體,可奇怪的是,他的身上倒沒有什么表現,如果是病毒,就會有一些表面現像,比如說紅點等等……”說完,目光在他身上刷刷刷的掃著。
  普羅懶懶的道:“我已經說了,沒什么事,你們卻偏偏大驚小怪!”
  淚紅雨與他一起生活良久,知道這人唯一的特點就是會裝,她道:“不對,一定有什么事發生了!”
  她的意思,虧你學貫中西,連個病癥都查不出來。
  莫鐵皺眉望著普羅,視線從上到下,又從下到上,非常的毛骨悚然,特別是一個大男人被綁在床上的時候……
  所以,既使普羅知道兩人并無惡意,內心也略為感覺有些不舒適,因為,普羅也是普通人啊,并不是神啊……估計他對下面頂了帳篷,還是有些臉紅的。
  他忍無可忍道:“喂,你們到底放不放了我?”
  沒有人理他。
  莫鐵道:“據我看來,這位仁兄的病毒恐怕是間歇性的發作的,你看看,他現在外表什么事都沒有,只怕過了一段時間,就會發作起來,最糟糕的是,現在畢竟是這個年代,沒有儀器,要不然,倒可以跟他做一個血液測試,不管什么病,在血液中總是可以顯示出來的。”說完。他又走上前去,一只手固定住普羅的下巴,讓他動彈不得,當然,這也換來了普羅的怒眼狂瞪,他揭了揭普羅的眼皮,看了看他的眼,繼續道。“眼中紅筋密布,地確不太尋常……”
  淚紅雨驚道:“你看出來了。什么不太尋常?”
  莫鐵道:“這藥物下得的確很猛,到現在也沒消褪,但這么下去,這位仁兄的腎只怕會出毛病,而且很可能引起以后夫妻生活上的不和諧!”
  淚紅雨聽了半天,沒聽明白他在講什么。卻明白這莫鐵只怕還是沒查出什么,要不然為什么只在這啥藥上繞來繞去?
  她問:“那么,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呢?”
  莫鐵望了望普羅,特別是他一柱擎天的地方,神色比較憂慮:“隊長,我雖然醫術很好,但是。最好還是讓給他下藥的人給他解了這種春藥的好,要不然,他舊病沒有查出來,倒又出現新病了!”
  淚紅雨順著他的視線望去,明白事情地嚴重性。遲疑道:“可是,要怎么解才行呢?”
  普羅感覺身上更加脹得難受,而更加讓他難受的是,小雨居然臉色平靜地和人談論著自己,他心中涌起了一陣狂怒,狂怒之中卻仿佛幻化出無數情景。把那個可惡而可愛的女子攬在懷里。恣意溫柔。
  淚紅雨與莫鐵還在繼續商量著解決辦法,莫鐵道:“不如。我們弄醒了鐵五,他應該有解藥的!”
  淚紅雨現在隱約的明白,忠心耿耿的鐵五,無緣無故的給普羅下藥,還安排了個女人給他,只怕是另有隱情,她道:“對啊,既然我們查不出夫子到底怎么了,那么,鐵五恐怕知道,莫鐵,弄醒他……”
  莫鐵猶豫半晌,囁囁道:“隊長,還有一個問題……”
  淚紅雨極不耐煩:“還有什么問題?”
  莫鐵道:“這個,隊長,我發現,我體內地那股真氣,仿佛又消失不見了!”
  淚紅雨奇道:“如此關鍵時刻,你又沒了武功?你不是說你中西合壁,早就恢復了身上的武功嗎?”
  莫鐵繼續囁囁:“隊長,我畢竟是現代人,雖然掌握了一點竅門,但畢竟沒有學過這古武術,能保持一段時間,就算不錯了!”
  淚紅雨無可奈何的道:“你什么時候能恢復?”
  莫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隊長,根據以往經驗,一般一兩個時辰就能恢復了!所以,隊長,如果我把這鐵五弄醒了,我怕,我們兩人加起來都不是他的對手!”
  淚紅雨心想,的確,我們倆人加起來都不夠人家一個巴掌打的,更何況,自己還是那個失了憶地淚紅雨,而不是精明強干的莫蘭?她不禁頗為猶豫,也不知鐵五記不記仇?如果記仇的話,也不知道他會用什么手段來對付自己?
  這個時候,普羅在床上低低道:“小雨,你別叫醒鐵五,你放心,我挨一挨就過去了!”
  淚紅雨如果這個時候還會聽夫子的話么?她只看見夫子目光迷離,臉紅如潮,而且,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滾落在床單之上,看來,夫子極為難受,她頭腦一熱,吩咐道:“莫鐵,把鐵五用繩子綁牢了,再叫醒他!”
  看來,她還是沒有失去理智,知道要把鐵五綁牢。
  莫鐵馬上行動起來,四周圍開始找繩子,可是,這里哪來地繩子?于是,他把目光對準了被他撕成一條條的那條褲子,他把褲子一分為二,結成一長條,牢牢的綁在鐵五的雙手雙腳,這才從茶幾上撈起一杯冷茶,潑到了鐵五的臉上,還好他下手不重,沒打傷鐵五,鐵五一激靈,也就醒了過來。
  還沒等淚紅雨開口問,睡在床上的夫子出聲了:“鐵五,你可得小心說話!”
  鐵五地腦子還在迷迷糊糊呢,一抬頭,看夫子被綁,大吃一驚:“是誰干地?誰干的?小雨,你怎么能這么對夫子呢?你忘了,是誰把你養大?誰帶著你到處蹭飯?你怎么能這么忘恩負義呢?”說完掙扎了幾下,道,“小雨,你為何綁了我?連我你都不信了嗎?”也不知他怎么弄地,一運氣,就把那幾根褲子做成的綁在手腳上的繩子給掙斷了。淚紅雨怒瞪莫鐵,莫鐵委屈的道:“我哪知道他的褲子這么不經穿?”
  還好,鐵五心胸寬大,全沒放在心上,倒沒有把淚紅雨兩人怎么樣,只是道:“小雨,你越大越沒規矩了,怎么可以這樣以下犯上?”可是,他卻一點也沒有把夫子松開的跡象。
  淚紅雨心里明白了,鐵五看來也不想松開夫子,就象對付鬧別扭的小孩一樣,她裝出非常的郁悶的樣子,道:“我這不也是為了夫子好么?你還不告訴我,夫子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要你花這么大的周張,弄了這一切?”
  鐵五踉蹌上前,從床頭拉了一床被子,給夫子蓋上了,這才道:“小雨,不是我說你,你看看,還像個女子嗎?你想知道事情就罷了,衣服剝就剝了,可是,你就不能幫夫子蓋床被子?要知道,今天天氣可有點兒冷!”
  淚紅雨看到那床被子蓋在夫子的身上,只露出頭臉,倒把身體遮了個嚴嚴實實,不知怎么的,卻有了點遺憾的感覺,可不就瞧不見了么?
  (歡迎您,記住我們的網址:,)UserReers.aspx
  注冊會員,享有更多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