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207 試探

(快過年了,新年快樂,大家很忙啊,再忙也別忘了投票啊!人家粉紅票漲得多兇猛啊!)
  忽然,她從夫子的嘴里聞到一股血腥之氣,她抬起頭,看到一股鮮血從他的嘴角流了出來,她愕然的望向夫子,卻聽見他道:“小雨,你不能這樣!”
  淚紅雨愕然道:“你能說話啦?”
  普羅道:“鐵五的點穴手法,還是我教的呢,雖廢了一點力氣,總算解開了!”
  淚紅雨明白了,他,這是不惜傷了心脈,才解開了穴道。
  淚紅雨不禁頗感委屈,就像一段珍貴的感情放在他面前的時候,他卻不珍惜一樣。
  可是,她卻不能宣之于口。
  普羅道:“傻瓜,你明白該怎么做么?”
  淚紅雨喃喃道:“那該怎么做?”
  普羅呵呵一笑,看見她的手緊張的抓住了床單,剛才強行沖穴,實際上把他凝注了很長時間的真氣消耗殆盡,他感覺身體依舊動彈不得,暗罵了一聲鐵五,溫柔的微笑著道:“小雨,你幫我解開床頭的繩子,我來教你……”
  聽了最后那句話,淚紅雨的心又撲撲直跳,確實有點像傻瓜般的:“教我……?”到最后,才醒起自己仿佛不應該這么說,不由臉有點兒紅.……
  她想了一想,明白夫子的話頗有道理,夫子被綁在床上,仿佛已經沒有了意義,就他現在那個樣子,看來,藥力也不知什么時候才會消褪。
  一個俊美的男子放在自己面前,而且還是自己喜歡的(這個時候。淚紅雨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是喜歡夫子的)……可是,烏龍的事情出現了,自己卻不知該如何操作……
  普羅看見她有幾分遲疑,冷冷地道:“你不是想知道在我身上發生了什么事嗎?你想想,在這種情況下,我能告訴你嗎?”
  淚紅雨知道,普羅是一個極驕傲的人,屬于寧死也不屈的那種。真要把他惹毛了,刀架在脖子上拉出血來。他也不會講的,今天這種情形,幸好是自己動的手,他只當成是兩人之間開的玩笑,但是,如果玩笑開得大了。惹發了夫子的怒火,只怕得不償失……其實,她早就有點兒后悔,如此侮辱夫子了,心想,自己的腦子真是沖動無比。
  淚紅雨想了一想,審視了夫子兩眼。見他含笑望著自己,兩手依舊被綁著,可是,從他地身上,淚紅雨依舊看不到絲毫的不自在與狼狽。他依然優雅,風彩依然,既使他滿臉紅潮,雙臂無力,淚紅雨看見他地模樣,卻感覺他仿佛在優閑自得的睡一個充滿美夢的覺。
  淚紅雨忽然間有了一點兒遲疑。心想。夫子真的全身還動彈不得,如果他能動了。不愿意按照鐵五的話來做,豈不是我害了他,于是,她決定做一個實驗。
  她笑了一笑,有些羞愧,向夫子道:“夫子,解開你之前,我有一個小小的動作,你別感到不好意思!”
  普羅瞪著她,忍笑忍得有些腹痛,有氣無力地道:“你又想怎樣?”
  只見她緩緩的揭開被子,學著剛剛那位女子的模樣,輕輕在夫子身上撫摸了起來,自然引得夫子身上陣陣顫栗,不過,他依舊沒動,看著她緩緩把手探向他的褲子,輕輕的拉開了褲子的繩子……
  普羅輕聲笑著,夾雜了一點咬牙切齒:“小雨,你……”
  淚紅雨忽地把手從他身上移開,這才吐了一口氣,拍了拍胸口,嘆道:“原來夫子還真是動彈不得!”
  普羅咬緊了牙關,淚紅雨可以看見他臉上的青筋突顯了出來,看來是氣得狠了……
  她這才又抱歉地道:“夫子,你素來狡猾多智,我不得不防著您一手,要不然,放開了您的手腳,您如果跑了,那鐵五可不就白忙活了?”
  她這才慢慢悠悠的取出一把小刀,在床頭床尾游走了一圈,幫夫子割開了綁著的繩索。
  看來夫子的手足依然酸軟,手上繩索被割也只是手腳松了下來,依舊一動不動。
  淚紅雨更加地松了一口氣,同情的望著他:“夫子,你說你怎么成了現在的模樣,早把前因后果告訴了我,您豈不是不用受這種苦?害得我以下犯上……”說的時候,她不經意的把手放在夫子的手臂之上,手指輕敲著普羅地手臂。
  她當然沒有看到,普羅正咬牙切齒地望著她,目光更加深邃。
  淚紅雨看起來有些慚愧的在床邊又轉了一圈,手背在身后,道:“夫子,其實,今天地事,你也不必放在心上,畢竟我和您生活了十來年了,其中的情誼的與親人差不了多少,對親人,不是要坦白誠實的么,雖說您坦白得徹底了一點,也是被逼的,但是,這種被逼可是善意的……”
  普羅笑了笑,逾加有些咬牙切齒:“的確,不錯,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好!”
  淚紅雨呵呵的笑著,頗有些不敢擅自居功的意思,對普羅道:“您看看,現在,您的手腳也解開了,也該告訴您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了吧?”
  普羅微微笑道:“急什么,手腳還有點兒發麻,等一等。”
  淚紅雨聽了這話,歪著頭懷疑的望著他:“夫子,您……有感覺啦?”她反應極快,忽感不妙,馬上操起床邊的繩子向夫子走過去,邊走邊道,“不行,您狡猾多端,我還是把您重捆了的好!”
  普羅哈哈一笑,從床上坐了起來,慢慢吞吞的道:“這下可遲了哦……”
  淚紅雨手里還拿著繩子,呆呆的說了一句:“真的太遲了,為什么我總是青出不了藍呢?”
  她看見夫子裸露的身體上,那紅線紅皮膚之中突了出來,越來越清晰,就如一根根紅繩貼在身上,她看見他在竭力的忍著全身的痛苦,那一條條紅線如同一張巨網把他包裹其中,那紅線漫延著沖上他的臉,他的額,他的眉,就連眼中,都布滿了紅筋。
  淚紅雨看著他,忽然間想起了村頭桃花落的時候,滿地的殘紅,凋零,敗落,她想不到,夫子會變成如此的模樣。
  “我這個樣子,不好看吧?”普羅卻扯著嘴角一笑,輕聲問道。
  她還看見他臉上汗如雨下,裸在外面的皮膚,都密布了汗珠,襯在那一層包裹著的紅線之上,讓人見了,更添幾分悲哀。
  她感覺自己移不動眼珠,眼睜睜的看著他,想上前扶著他,卻腳下一拌,她低頭一看,卻原來是被莫鐵割亂了的衣服,前一刻中,這屋里還暖昧溫暖,可這一刻,她卻中覺悲傷。
  她看見他的手微微的顫抖,扶著床頭,指甲發白,幾乎把床頭紅木捏碎,他道:“小雨,你,把床頭那個箱子打開……”
  淚紅雨心想,他連這么短的路都走不了了嗎?卻依言走到床頭,打開那個紅木箱子,卻發現里面只是幾件綿繡織就的衣服而已。
  “把那衣服移開……”
  淚紅雨默默的依言而行,衣服移開之后,她發現,里面還有一個小小的箱子,她把那小箱子拿過來遞給普羅。用目光向他詢問。
  普羅嘆道:“這個箱子里,就是凌羅從迦邏偷走的神器,用這個東西,她制作了不少的打手出來,那些如僵尸一樣的人,都是由這個小小的盒子的東西造出來的。”
  淚紅雨依舊沉默著,普羅道:“小雨,你是不是在怪我?”
  淚紅雨輕聲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只是,我不知道,夫子的秘密竟然這么多。”
  普羅苦笑:“小雨,如果你恢復記憶,就會知道,這并不是什么秘密!”
  那個深紅色的小箱子拿到普羅的手中,與他身上的紅線幾乎為同一種顏色,都帶著那種慘敗的傷意,他是一個心堅如石的人,既便如此,他站得還是挺立如松,這樣的人,會被這纏繞在他身上的紅網打倒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