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210 恢復

“這個時候的她,看不見外面的事物,眼前只剩一片漆黑,她聽不見周圍的人聲,但是,她心底卻能清清楚楚的感覺到聲音的震動,她會認為黑暗吸收了她的聲音,這個時候,她會慢慢的恐慌,但是,這個時候,還不是她最恐慌的時候……”
  一個圓圓大大的礦坑,礦坑底下,坐著的,就是淚紅雨。
  礦坑邊緣上站著的,卻是臉蒙面紗的紫羅蘭公主與普羅王子。
  沒有人知道,為什么紫羅蘭公主會在這里,但是,如果淚紅雨走出坑底,就會發現,她所呆的地方,并不是別處,卻正是諾亞大神所在的圣廟,只不過,這個地方,她從未到過,她與莫虎莫熊等人在廟中為紫羅蘭治療臉傷的時候,即便她四處逡巡,也沒有到過這個地方。
  一間極大的廳堂,廳堂之上,還立著諾亞大神的神像,她俯首望著下面的信眾,面容雖丑,眼光中流露出來的,卻是悲憫,當然,他是一尊佛嘛!
  只不過,這尊佛對著的,卻不是信眾,她眼睛望著的地方,是地上的那個大坑,看似悲憫的面容,看久了,卻帶著一點點狡猾,一點點高深莫測,仿佛在告訴你……一切的秘密,就在她腳下的這個大坑里。
  如果淚紅雨知道,所謂的幻影陣,是這么一個大坑,她會不會大笑三聲呢?
  可是,她現在卻在這坑底掙扎,她忽然間感覺耳邊聽到了風聲,她心中充滿了狂喜,原來。她還聽得到聲音,可是她卻發現,她全身開始僵硬,連眼皮都無法眨動,她甚至感覺,血液都停止了流動,她想,變成石頭的人就是這樣。
  廳堂之中一陣微風吹來。拂起紫羅蘭公主的輕紗和普羅王子的衣擺,他們都看見坑底的淚紅雨一動不動的站著。紫羅蘭公主道:“這個時候,她應該失去了觸覺能力,她不能感覺到周圍的動靜,她感到血液停止了流動,但是,她卻有意識。非常清楚地意識……”
  淚紅雨臉色如木,普羅靜靜的看著她,紫羅蘭公主道:“不必擔心,她呆在地道的時候,已經接觸到了這種東西,她已經恢復了部分的記憶……”
  普羅并不感覺吃驚,只道:“你早已發現米世仁帶著她躲在地道口偷看?”
  紫羅蘭公主道:“當時并未發現。只不過,米世仁的身世你也知道,細細察訪之下,我才知道,原來。他的父親許多年前就在這里為父皇制作過芙蓉面。”
  普羅冷冷的道:“不正是因為這樣,你才能從父皇的藏書閣拿到這本書?才能讓莫鐵治好你臉上地傷?”
  紫羅蘭公主一笑:“對,想來,父皇和我,都是狠心之人,自比不上你……”她抬頭望去。那諾亞大神的雙目依舊深情款款地盯著這大廳中的礦坑。。。她道,“沒有人會想到。所謂的幻影陣是這個模樣,也沒有人會想到,那個暗道,與這礦坑里是同一種物質,只不過成份微弱一點而已,這才能使淚姑娘恢復了一點記憶,皇弟,說起來,你應該感謝我,如果不是我想要治好自己臉上的傷,又怎能引起淚姑娘的好奇心,又怎么能讓米世仁帶著她躲入礦井?”
  普羅專注的望著礦井,仿若沒有聽到她地話,良久才道:“你想怎樣?”
  紫羅蘭公主拂了拂臉上面紗,頗為委屈:“為何你對我總是那么冷漠?說到底,我可與你是一母同胞,我說這么多,只不過想問你,你難道真的不想查清楚這礦井里到底有什么秘密?難道你真的相信所謂的幻影陣?相信這是諾亞大神留下來的奇跡?”
  普羅搖頭道:“你也與父皇一樣,對于某些不應該妄想的東西產生了妄想?”
  紫羅蘭笑而不答,卻指著坑底的淚紅雨道:“你看看她地樣子,你難道一點都不擔心她?”
  這個時候,淚紅雨卻已經綣縮在一角,身子抱成一團,仿佛害怕著某樣東西,她已經不是那僵直的神態,此時的她,如同失去母親的孩子,對未知的黑暗充滿了害怕。
  “我一直不明白,為什么沒有人能通過幻影陣,到底是什么原因?這樣東西真是諾亞大神留下來地嗎?還是某個世人開的玩笑?為什么我們就不能利用它?”紫羅蘭公主開玩笑般的道。
  普羅知道,這是一個極大的誘惑,了解了它,就徹底的知道了長生的所有秘密,而他這位姐姐,野心一向很大,和迦邏帝一樣地大。
  而他,卻只想讓淚紅雨徹底地憶起以往,徹底的擺脫那個十年地詛咒。諾亞大神的神座下有一句話:十年生死兩茫茫。這是一個充滿淡淡愁意的箴語,可是,他卻知道其中的殘酷的意味,不是生,就是死,生死兩茫茫,入了這個礦坑的人,都會如此。
  他明白,這個聰明絕頂的姐姐所講的一切有一定的道理,她從小到大就很聰明,如果生為男兒,只怕早被迦邏帝所忌,可是,就因為她為女子,所以,才使她逃過一劫。
  但是,她知道,查清楚這秘密的關鍵在莫蘭五人身上嗎?
  黑沉沉的礦底,淚紅雨已然站起身來,眼睛茫然的盯著前面,他松了一口氣,她又過了一關。以往,有人達到這個時候,不是會變瘋,就是會變傻,看來,淚紅雨已經闖過了這一關。
  忽然之間,他卻聽見尖利的叫聲從坑底傳了上來,淚紅雨仰望上面,眼睛睜得老大,望著天空,不停的叫著,他一驚,難道,她也逃不過這一劫?終究還是與前面的人一樣?
  他幾乎想跳下去,卻被紫羅蘭拉住了:“等等,你再看看……”
  坑底叫聲漸歇,卻傳來淚紅雨的笑聲,她笑得極為歡暢,沒有絲毫紊亂,她大聲的道:“普羅,你們倆,站在上前干嘛?還不找個梯子把我接上去!”
  她從來不直呼他的名字,除了她為莫蘭的時候,她終于醒了……
  如此的順利。
  可是,后面的路,依舊很長……
  等待莫蘭的,將會是更為艱難的路。
  看起來簡單之極的恢復記憶,不知道花費了普羅多少的心機與智慧,他從凌羅手中取得了神器,那透明瓶子里面裝的綠色藥水,再以自己身上的鮮血與之混和,再注入淚紅雨的血液之中,而淚紅雨與米世仁在紫羅蘭公主治療之時躲入的暗道,卻是這礦坑的一條坑道,那個時候,這礦坑里面的物質就發生了做用,這才有淚紅雨腹餓之時,莫名的醒來煮東西吃的行為,這一切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定數,誰人也勉強不得,如今看來,淚紅雨來到這迦邏,運氣依舊是那么的好。
  普羅正思量著是放根繩子還是放個梯子下去接她上來,她卻手足齊爬,沿壁爬了上來,不是一般的彪悍,普羅看著她的樣子,全沒了淚紅雨天真浪漫時而柔弱,時而傻氣的樣子,看見如今的她,如同看見了初初見到她的樣子,冷靜,理智,帶著幾分清冷。
  普羅忽然想,她不會把以前的種種全都忘了吧?他忽然有些情怯,怕兩人的關系又恢復成那種淡漠的同伴情誼,一切只為了興旺迦邏,只為了她的任務,十年時光,沒在她的心底留下絲毫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