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211 驚變

(粉紅票,投吧,沒有的,推薦票也行。。。。。)
  他看見她慢慢爬上來,她的面孔越來越清晰,他想起一句話,叫近鄉情怯,那種忐忑不安的感覺,居然在他身上呈現,他想,他是不是做錯了,他頗有些后悔,幫淚紅雨恢復記憶,因為,他看見她爬上來的情景,沒有一點嬌弱,顯得那么的獨立與強悍,她還需要自己嗎?還會在他面前鬧別扭嗎?還會把七情六欲顯現在臉上嗎?
  他看見她爬了上來,盡不知上前扶上一把,臉上全無喜色,如喪考妣,連紫羅蘭公主都有些看不慣,提醒了他一把:“皇弟,這不是你期待的嗎?”
  淚紅雨表情非常的不爽,拍了拍手上的塵土,又打了打膝蓋上的灰,順隨還扭了扭腰,表示她歷經艱難的才爬了上來,卻沒有受到應該的待遇……8米8花8在8線8書8庫8bOOk.mIHUa.nET
  她走近普羅的身前,仔細的打量了他一翻,真把他看得臉色僵硬,這才道:“夫子,你不想我恢復以前的記憶嗎?”
  普羅黑色眼眸發出亮光來:“你還叫我夫子?”
  淚紅雨疑惑之極的道:“不叫你夫子,叫什么?我雖記起了以前,但這以后的事,我還是很清楚的!”她還想,久別重逢,以他們倆的交情,雖然與情人還差了一點,處于半個情人的程度,但是同志般的擁抱應該有的吧他猛地抬起眼皮:“你再說一次,你……還記得……”
  淚紅雨卻是想起了什么,頗為羞怯:“當然記得,夫子怎么對我,我都記得……”她在心底加上一句,特別是兩人偶然的同床而眠,那偶然的一吻。她想。夫子是不是自己像莫鐵一樣,想起了一樣,把另一樣就忘了,想了想,感覺自己的確是一個幸運的人,前塵往事一點沒丟,連在現代學的特種兵的爬墻技巧都非常快地記了起來。
  她回頭望了望那大坑,又些后怕。也不知自己怎么爬上來的,這如果一交跌了下去。不摔成肉餅,也會摔成肉碎。這個時候,她頗后悔,怎么不叫普羅下去接自己呢?頭腦真沖動啊,就算手癢腳癢長久未爬過了,也要找一個矮一點的地方先試試啊。
  普羅自不知道她頭腦中一轉念。竟轉了這么多的念頭,他一伸手,把她緊緊的摟住,把額頭抵在她的頸上,頗有點兒失而復得的感覺,半晌,才低啞著聲音道:“你終還記得。也不枉我……”
  淚紅雨卻想,這個同志式的擁抱仿佛來得太慢……
  她自不明白,她地性格在莫蘭的基礎上,又增添了幾分淚紅雨地孩子氣,其表現就是。思想經常性的不知所謂的走神,以前憂國憂民的思想經常的被其它事情紛擾。
  比如說,她現在被普羅擁抱著,就不期然的想起與普羅地種種,面皮不由有些發紅,咳了咳掙扎了一下。卻感覺被他抱著也不錯。很溫暖,心中升起吃了酸蘋果的感覺。還想起了現代的一道彌久不衰的廣告歌,那個甜甜酸酸啊,吃了某某某,甜過初戀……
  終究,紫羅蘭公主在旁輕咳了聲,道:“還有人等著呢!”
  淚紅雨正想著,還有誰等著,就見莫鐵莫虎與莫熊三人從廳邊急奔了出來,莫虎與莫熊奔得極快,滿臉的欣慰:“莫蘭,你記起來了?真好……”
  淚紅雨極為感動,心想,這才是同志間無私的關懷。
  莫鐵在一旁冷冷的道:“我才知道,原來你和我一樣,缺失了一段記憶,莫虎與莫熊終究是對你這個隊長好,瞞得我好苦!”
  淚紅雨沉了聲:“哼,失憶有什么,能找回來就行,失憶了,我也不照樣得到隊員地擁護。”
  她表示,她的江山是鐵打的,你這個副的,是怎么也沒辦法搶過去的。
  莫虎打斷兩人地齷齪,小心翼翼的問:“隊長,您既醒了,我們也不用半夜等著你大展廚藝了,今兒個您醒了,是不是該慶祝一翻……我們連食材都買好了……”
  淚紅雨假裝沒聽到,堅持把隊員都是真心的期望自己恢復記憶那良好的感覺保持了一小會兒,才道:“哎,可惜,我們五人,還少了一人。要不然,團圓了,該多好……”
  她也不理這沒良心的莫鐵與莫虎之流,心想,不是還有一個莫名嗎?以他的憨厚老實,想必是真心待自己這個隊長地,不是光掛著吃隊長地。
  還得說一句,不管是淚紅雨還是莫名,自欺欺人的本事都是一樣地好的。
  她一提到莫名,那個大高個兒,就轉頭向普羅望去,這莫名,一開始的時候,是呆在普羅的侍衛隊里擔任露胳膊,露腿的表演性質的衛兵的,想起來,自那以后,仿佛很久都沒有了他的消息?
  她一看見普羅與紫羅蘭交換了一下眼色,就大感不妙,莫名的感覺莫名發生了什么事?
  沒等她開口詢問,紫羅蘭公主咳了一聲,道:“先別談這個,我們先離開這里,我的父皇,恩,耳目眾多……”
  淚紅雨認為,她這個話題轉得非常的生硬,雖然她依舊蒙著面紗,但是,她看見紫羅蘭的眼角在抽搐。
  而且普羅也非常的可疑,半躲著淚紅雨的目光,仿佛干了很多不可見人的事。
  淚紅雨知道,這兩人,一個奸詐,一個狡猾,是屬于什么事都做得下來的人物,她既記起了前塵往事,便連帶的把普羅以前那冷硬的性格也記了起來,以前的他,為了達到某種目地,卻是不會計較手段的……可能唯一的例外,就是對自己的時候。
  莫名,莫非被他們兩人做了這炮灰?她感覺自醒了之后,腦子非常的好使,越想越覺得這兩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眼眉之間都透露出這一點。
  她一感覺到這一點,就有了非常別扭的念頭,有些不顧起大局來,明知道紫羅蘭公主講的是對的……要盡快離開這里,卻不想照她所說的辦,你指東,她就偏偏想往西。
  她阻住她的隊員們,神態堅決得可怕,道:“慢著,我看,公主殿下與王子殿下還有很多事沒有告訴我,莫名,到底怎么啦?”
  莫虎頗識大體,勸道:“隊長,我們先離開這里,莫名,他也不會在這里,是吧?”
  莫虎不說還好,他一說,更加堅定了她了解真相的決心,她眼望腳下大坑,輕聲道:“有什么,不能說的?莫名,到底被你們怎么啦?”
  那大坑仿佛一個張著嘴的巨獸,想把她吞入其中,莫鐵這個時候倒幫起她來,疑惑的望著普羅:“對,莫名,應該是被王子殿下您救走的吧?”
  莫虎與莫熊這時也感覺不對,同時轉頭向普羅與紫羅蘭,普羅暗暗心急,知道如今的淚紅雨再也不比以前,以前稍微一唬弄還能唬弄過去,但如今,自己稍微眼色不對,她就開始造反了。
  對莫蘭,得小心對付才是,只不過與皇姐對望了一眼,就被她看在眼里,升出疑問,她這個記憶,恢復得還不是一般的強。一下子從迷迷糊糊好糊弄的小白,變成了精明強干,眼中一點沙子都不能揉的強人。
  幾人正疑問著,僵持著,誰也不愿意先離開這危險之地,仿佛誰先走了,誰就顯得做賊心虛,普羅生生后悔起來,想起自己想盡千方百計的幫她恢復記憶,可她一恢復,第一個弄得不自在的,就是自己,可是,那莫名的事,畢竟是不能告訴她的。
  正在這時,禍不單行,殿外傳來嘈雜的人聲,眾人擔心的事依舊發生了,殿堂周圍忽然間***通明,照射出滿園的輝煌。=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