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213 刺殺

(劇情漸入高潮,想盡快看到后面情節的,快快投我一張粉紅票吧!想知道普羅為何受刺?迦邏帝會不會救他?投票投票!)
  這個時候,她才反應過來,自己應該躲避,而不是呆呆的站著,可是,她卻只呆望著莫言憨厚的笑臉,這個時候,她卻想起,初來之時,大漠之中,莫言為自己擋開的那一刀,那個時候,他也是向自己憨厚一笑,這個時候,她才知道,原來,被人背叛的感覺是這么糟,糟得她連閃都不想閃躲。
  忽然之間,她被人一拉,耳邊傳來一聲怒喝:“隊長,你怎么啦,你忘記了肩上負著的任務了?”
  莫鐵恨恨的聲音在耳邊想起,原來,是這個平時看來欠揍的人救了她?
  他還是那么的冷漠而欠揍,卻讓莫蘭感到一絲溫暖。
  她卻來不及表達這一絲溫暖,因為她看見一個刀尖從擋在自己身前的那個背后突了出來,那個在自己爬上那個大坑之后,擔憂的望著自己,怕自己忘了她的人,那個,與自己相處了十年,將自己當成孩子一般養大的人……
  他背后的鮮血如泉一般的涌了出來,這一刻,她來不及想,為什么,他躲不開這一刀?也來不及向莫鐵表示感激,她甚至沒有關心莫言一擊之后,依舊掛著那憨厚的微笑,急退而走,而跟在他身后的,是如蜂群一般的利箭……
  她只看見,普羅……一襲青衫,流出的鮮血一瞬間染紅了他整個后背,而那青衫眨眼之間變成紫紅,如殘陽,如血……wap,16K.Cn。
  她抱住他。他身上的血染濕了她的,她甚至感覺到手上的沾稠地濕意。
  普羅伸出潔白修長的手,撫向她的臉,她這才發現,他的手沒有染上鮮血,他笑道:“小雨,別哭,我不會死……”
  她這才發現。自己已經淚流滿面。
  普羅的手指沾上她的臉龐,指上沾了淚水。含入嘴中,道:“你的淚水真甜……”
  既使是滿腔的憂慮,莫蘭也不由得一笑:“哪有淚水是甜地?”
  普羅笑了笑,卻沒有答她的話,低聲悄語:“我不會死地,因為。有人不會讓我死的。”
  他的目光望向十米之外……
  迦邏帝白須虬張,大怒的吩咐左右蜂涌過來的皇家侍衛:“找到那刺客,朕要滅他的九族!”
  普羅又是一笑,嘴角含了諷刺,低聲對莫蘭道:“我地父皇,是不會讓我死的!”停了停,咳出一絲鮮血。“這個時候,他倒是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兒子死……”
  莫蘭見他嘴角不停的流出血來,忙道:“你別講了……莫鐵,莫鐵,你快來……”
  莫鐵早就呆在她的身后。聽見她叫,道:“隊長,你要移開一點,我才能聽從你的命令啊!”
  莫蘭這才發現,自己緊緊地抱著他,如抱著一個娃娃。一路看既使在如此混亂的狀況之下。她也不由得一陣臉紅。忙讓出了位置,讓莫鐵疹治。
  “看來。他肺部被刺穿,血液流入肺中,呼吸無法通暢,要盡早動手術才行……”
  “快,快,那就快點開始,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救活他!”
  莫蘭愕然的望著迦邏帝,她從來沒看見他如此的緊張自己的兒子過。
  普羅嘴角鮮血直冒,卻啞著聲音,恭敬而遺憾地道:“父皇,孩兒對不起您,讓您擔心了……”
  迦邏帝這一刻仿佛頭發更加白了,臉上皺紋更深,更增添了幾分白頭人將送黑發人的痛苦:“皇兒,你別說了,朕是一國之主,朕不信,憑我迦邏一國之力,無法救得了你?”
  普羅又咳了一聲,嘴角的血流得更多,有些戲謔的道:“那么,就多謝父皇了!”
  迦邏帝咬了咬牙,一揮手,左右的侍衛走了過來,小心的抬起普羅,向莫鐵所說地房間走去,這間房間,正是為紫羅蘭公主療傷地房間,里面所需要的東西一應俱全,看來,迦邏帝對這個地方并不陌生,但是,卻也不熟悉,畢竟,一個帝王是不會來這個為達到他齷齪地心思的制造場的,但是,他一定聽下面的人提起過,有這么一個地方,可以達到他某些陰晦的目地。
  所以,當他不得不走入這里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是有些厭惡,又有些期待的。
  芙蓉面,他還記得那個面容艷美的小男孩,既使過去了這么多年,既使那個小男孩當既就死在他的面前。
  可能,就是因為那場慘烈的死亡,那他隔了這么多年,還記得清清楚楚,面若芙蓉,手若凝脂,多年以后,再也沒有另外一個人像他這樣的美到了極點。
  所以,他一走進這間屋子,那種悸動就冒了出來,這一刻,他更想變得年青,變得長壽,只有這樣,才能永遠的享受這一
  他更不能讓自己的兒子,普羅,死在面前,在種在他身上的種子就快成熟的時候。
  鮮血漸漸染紅的床單,莫鐵竭盡全力的幫普羅止血,可是不管用什么方法,他身上的血液都仿佛流水入大海一般,漸漸的消失,他的臉色越來越白,莫蘭看見他的樣子,忍不住低低的抽噎起來,眼淚如珍珠一般的從臉頰滾落。
  莫鐵無可奈何的放下手中的刀:“沒有辦法了,那一刀,已經把他的五臟六肺都震碎,除非是神仙,要不然,沒有人能救得了他。”
  莫蘭聽了這話,腦中一陣昏眩,為什么,她才憶起過去種種,而他,就要離自己而去?她這才知道,來到這里,最大的收獲是認識了他,有了他的幫助,自己這五人才能把這個不可思議的任務堅持了下來,有了他,自己才能多生存了十年。
  原來,不管是身為淚紅雨還是莫蘭,早就把一顆心系在了他的身上……
  迦邏帝望著眼前這名女子臉色雪白,呆若木雞的樣子,她傷心欲絕的模樣,那他同時感到絕望,他心想,難道說,自己多年的夢想就要化為泡影?自己已經沒有再一個十年了……
  他摸了摸臉上的皺紋。一定要救他,盡全力的救他。
  他淡淡的,靜靜的道:“朕不想讓你死,你怎么能死!”
  莫蘭精神恍惚之中聽見這話,差點大罵,你是神仙嗎?連生死都可以操縱?
  迦邏帝感覺一道寒光向自己射來,正是那位蹲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女子,他卻感到安下心來,心想,起碼,這一切肯定是真的。他相信,沒有人會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來騙取這種救助。
  他道:“抬上他,跟我走……”
  一般人雖然救不了他,但是,掌握了來世水秘密的自己卻能救得了他,十年之前,自己這個兒子飲下化解來世水十年之咒的種子,為救這名女子,向自己求得了來世水,而今天,救的對象,卻是他自己。
  這個水,的確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不過,代價就是重新生長一次,而且,生命只有十年,十年之后,又會面臨死亡。
  只不過,一個人身上同時有來世水,與種子,會產生什么樣的情況?
  迦邏帝不禁有些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