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214 復雜的機關

(今天晚了,大年初一,新年快樂,有粉紅票的,快點投啊,迷底就要解開……
  他甚至想,或許真有什么奇效,或許能省去十年的時間,轉眼間,就能完成長壽的夢想?那么,也就沒有必要除掉自己的兒子了……盡管自己以后有無數的后代,也無法奪青春長駐的自己的權力,那一絲后悔轉眼就逝……如果自己長壽了,還怕沒有兒子嗎?
  陽光透過云層灑向大地,早晨的空氣帶著微微的霧汽,浸染了在地上行走的一行人的頭發,精致的轎子靜靜的在宮內行走,早起的宮人與守夜未睡來不及交班的宮人紛紛垂首而立,卻掩飾不住眼眸里的驚訝,很多年了,都沒有看見過皇上的轎子與皇子,公主的轎子走在一起過,那急匆匆走在路上的人群,集中了迦邏帝最高貴的人,是他們不可以仰視的人,但是,既使他們沒有抬頭端詳,也感受到了這群天之驕子的焦急,有什么事發生了?
  而且是很大的事。迦邏帝傳下令去,今天免去早朝,招了御醫,隨時等候在他的寢宮門口,因為,十皇子病重……
  這個圣旨,也引起了皇宮內外陣陣猜疑,迦邏帝為了十皇子不上早朝?這又是多少年沒有發生的事兒?這種民間普通的親情,對迦邏皇室來說,是極為少見的,只因為,他們是皇室中人。
  普羅被放在迦邏帝的大床上,這里,平日是絕不會給人進來的,既使是他的最寵愛的人也不能,他是一個多疑的人,睡著之時,從不留人住宿。就連皇后,都不能,所以,當普羅滿身鮮血的抬上床,止不住地血染了整張床之后,貼身的侍女們,擔心而戰戰驚驚的用眼角打量著迦邏帝,只希望自己這個時候。沒有當值。
  可是,她們明明知道。這個不可能的,只有顫抖著手,打水的打水,找剪刀的找剪刀……聽那個一直守在普羅王子身邊的那名女子的命令,她們均感到奇怪,為什么。那名女子臉色如此地蒼白,可語氣,卻依舊平穩,冷靜,而讓她們更奇怪的是,迦邏帝沒有阻止她在他地面前指揮,迦邏帝怎么能容忍這一
  忙亂之后。莫鐵勉強幫普羅止住了血,可是,普羅的臉色卻更加的白,白得如紙一般,他身上的鮮血。如流水滲入沙子中一樣,慢慢的流逝,而他身下的床單,就是那沙子……
  迦邏帝譴走了所有地宮人,這個秘密,不能再讓其它人知道了。
  這是一個怎樣的秘密?
  迦邏帝望著面前的幾人。這幾人。他都不能把他們趕走,因為。沒有了他們,自己的計劃就不能成功,既使他再怎么樣的不想讓他們知道這個秘密……16K電腦站www,16K.CN。他非常希望自己能永遠的獨享這個秘密,可是,今天,卻不得不把這個秘密揭露在這幾個人的面前,他暗暗下了決心,等這一切結束之后,這個秘密,終究還是只有自己獨享,盡管,他不得不再次舉起屠刀。
  皇宮之中,必有秘室,只因為,皇帝是天下間最尊貴地職業,也是天下間最危險的職業,你總遠不能猜到,什么時候,自己就會被趕下皇位,死于非命。
  所以,不管是大齊的皇宮,還是迦邏的皇宮,無一例外的,都設有秘室,其機關一定不能復雜,就極易打開,以防突發事件地時候,光打開個機關,就讓自己的生命懸于一線。
  一個精巧而易打開的機關,而打開之后,卻極難讓人從外面撞開,是每一個機關暗道必然的規則,但是,今天,這個規則卻被完全的打破。
  迦邏帝身份自然尊貴,平日里過的生活,一向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地,可是,他今天卻不得不親自動手,因為,這個機關,只有他知道。
  首先,他走到普羅睡地床榻旁邊,踏了那墊腳的木墩三下,蹋得極重,每個人都聽到了那木板發出搭地一聲,每個人都以為,這個時候,機關洞口就要露出來了。
  可是沒有,一點動靜都沒有。
  接著,迦邏帝又龍騰虎步的走到墻上掛著的那幅山水畫之前,按了按畫上那只小船,眾人這才發現,這只畫在壁上的小船,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從墻上突了出來,被迦邏帝一按,又縮了回去。
  還是沒有動靜。
  眾人面面相覷,都在想同一個問題,如果有人攻進來,迦邏帝等著這個機關救命的話,豈不太遲?
  可是,讓眾人更想不到了是,這種動作,迦邏帝做了十次。只見他摸了摸花瓶,又踢了踢屏風的某處,又拍了拍窗欞,甚至于掰了掰擺放的花架子……
  屋子中每一處,差不多被他摸過了,踹過了,踢過了,莫蘭忍無可忍,終于道:“你這個機關,難道是不讓人進去的?”
  迦邏帝順手拍了一下墻壁,這才道:“你說得對,這個機關,就是不讓人進去的。”
  紫羅蘭公主臉上的譏諷之色一閃而過,對自己的父皇,她知道得非常清楚,這套動作之中,有幾分是真的,又有幾分是假的?他搞得這么復雜,只怕是想讓人永遠也記不起其中的要領吧?
  可是,既知道了這個秘密,又何需去記?
  一個小小的洞口終于出現在大廳的中央,理應是黑黑黝黝的洞口,卻不知為何,一打開,就有昏昏暗暗的光線從底下透了出來。
  迦邏帝道:“你們隨我下去吧。”
  說完,并不理他們幾個,也不向后看他們跟上沒有,帶頭向下而行,紫羅蘭公主也毫不遲疑,跟著往下走。
  莫蘭與莫鐵忙把普羅扶著,跟在紫羅蘭公主的身后,向洞口走去。
  石階沿洞而下,蜿蜒綿長,仿佛永遠沒有盡頭,可是,這洞內空氣卻新鮮得如清晨,兩壁掛的油燈雖然燈光微弱,卻仿佛永遠都不會熄滅。
  踩在石板之上,莫蘭居然發現,這些石板,不是普通的石板,全部都是白玉石制成,既使燈光微弱,可掩蓋不了這些白玉石的光華。
  這種白玉石,讓莫蘭想起了月華石,只是缺了月華石那種流光溢彩的燦爛光華。
  她甚至感覺,這窄小的洞中,一種貴氣撲面而來。
  只因為,這種白玉石,就算是迦邏皇宮,也只有上朝的朝堂上使用。
  而地底,卻有這么一條又白玉石組成的地道。什么人會把奢華掩藏在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