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215 玉石

這個時候,普羅微咳了一聲,聲音遠遠的向通道內傳了出去,莫蘭感覺他身體微震,回首處,卻見他嘴角含了微笑,似譏似諷,莫蘭用袖子幫他擦了擦嘴角流下來的血絲,穩穩的扶了他,卻始終沒有問他,他知道這里嗎?
  不知道為什么,莫蘭自成為莫蘭之后,各種感覺比平日靈敏了很多,往往一件事情,尚未發生,她就能隱隱猜出后面會發生什么,走在這白玉石的通道下,扶著身邊的普羅,她感覺極為不安,這種不安,卻不是害怕,這種不安,是她隱隱猜到了身邊的人制定了什么樣的計劃,她卻只能遠遠的站著,看著他一個人獨自實施的不安。
  她憶起了前塵往事,正如莫熊與莫虎所說的,為了計劃,為了五千年以后的人類,他們五人組從遙遠的未來來到了這里,遇到的第一批人,就是普羅與他的侍從,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剝了普羅與他的侍從的衣服,可最后,得到的最大助力,也來自普羅,這位年輕的王子,正如凌羅所述,年少的時候,頗為輕狂,他既是迦邏帝的兒子,卻也是一位不受重視的兒子,只因為他的母親,是從夜朗國的劫來的女奴,既便她是一位公主,但在迦邏貴族的眼中,她只是一位下等人,所以,他的才華與抱負如果讓迦邏帝看得到,就只有出其不意,使盡手段,他的確是這么做的。。。這才有與凌羅的一段冤孽。
  凌羅自不會猜出來,他身邊突于其來出現的女人,并不是為了和她爭寵,她懷有的,是更大地目地。
  但有一點,莫蘭很不明白,普羅的舉止言行之中,總表明他與她發生了什么。但是,為什么。她卻什么都記不得了呢?
  還是,她的記憶并未全部恢復?
  她只記得,他與她之間,只有淡淡的同伴關系,而且,他對自己。總懷有一分……敬意,噢,也可以說是敵意……
  這樣的兩個人,可能發生什么嗎?
  她一直想問,但是,卻不知從何開始。而且,她隱隱有一種感覺。這普羅有點兒躲自己……當然,這只是一種感覺而已。
  走在玉石鋪成的道上,那種玉的清涼與溫潤仿佛由腳底傳了上來,沒有人說話,仿佛怕輕擾了這種富貴之氣。就算是迦邏帝,腳步也放得極輕,怕輕擾了什么,怕吵醒了什么,全不是他在自己宮中之時那種百無禁忌的模樣,這讓莫蘭有一種感覺。她感覺。這個地方,不屬于迦邏帝。甚至于,迦邏帝沒有權力管這個地方。
  手掌迦邏天下地帝王,在自己的睡榻之下,居然有一塊地方不是自己地?
  她想起這機關打開之時,迦邏帝復雜之極的開啟方法,以及他后來說的一句話,這個機關不是讓人進去的。。
  既然不是讓人進去的,那么,這個機關,就必是不讓人出來的,她不禁有些好奇,又有些驚訝,他設這個機關,是為了不讓人出來?地底,究竟有什么?讓他防犯至此?
  她想起那一瓶綠色地液體,普羅為了摧醒自己,把他的血混入那液體之中,用吊針,注入了自己的體中,而正因為此,自己清醒了過來,憶起了前塵往事。
  古人對于不知道的事,總喜歡起一個極神密的名字,比如說,來世水,幻影陣,神器,可真正見了,卻不過如此。
  那么,那小半瓶綠色液體,又是什么制成的呢?
  莫蘭懷著滿腹的心事,扶著普羅往前走,莫鐵時不時地望她兩眼,她感覺到了,回視于他,他不以眼示意,望向洞壁兩旁,她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暗暗沉沉的洞壁,與地下的白玉地板形成強烈的對比,她可以看到洞壁上那經年累月形成地蛛網,薄薄的一層,可以想像,用手指摸上去,必是滿手的灰塵。
  她沒有發現什么,疑惑的望向他,他朝前看了看,見迦邏帝與紫羅蘭公主都沒注意到后面,這才揚起了手……
  看來,莫蘭想的,莫鐵早已做了,他的手上布滿了灰塵,是他從墻上沾來地。
  莫蘭還是很疑惑,他地手,只不過沾滿了灰塵而已,并沒有什么……
  莫鐵給了她一個鄙視的眼神,讓她怒從中來,幾乎想罵,看了看幾人地后背,才勉強忍了下來,想,這個莫鐵雖然刺頭兒,但是,事必有因,他倒不會無事生非……
  她這才勉力凝目,向他的手望去,微弱的燈光之下,她看見他的手,的確灰塵遍布,但是,那灰塵之間,卻淡淡的金黃銀白之色,就仿佛,某些金屬的碎屑,沾在他的手上。
  她心頭大震,望了望前面走著的幾人,見無人注意,偷偷的把手在墻壁上擦了擦,一股如冰一般冷意直浸入手,她不由得一怔,墻壁,如巖石組成,造道理來說,不應該有如此的手感才是,這種感覺,她很熟悉,幾千年后的現代,大型的冷庫全部由鐵鑄成,冷氣開啟,可夾層卻有保溫材料填充,所以,外面感覺不到冷意,但是,手放上去,其感覺卻比周圍的溫度少了幾度……
  她現在就是這種感覺,冰冷,寒意森森,她把手掌攤開來,她看得極清楚,手上沾了什么,碎屑,夾雜在滿手的灰塵之間,是……金屬的碎屑,仿佛沒有鑄造好的機器,上面的金屬碎屑還往下掉。她咦了一聲,由于震驚,她來不及藏好手,驚動了普羅,他勉力轉過頭來,看到了她的手,他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朝她微微而笑。
  迦邏帝與紫羅蘭公主回過頭來,見兩人持手而握,紫羅蘭公主掩嘴道:“皇弟,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閑心親親我我?”
  迦邏帝冷冷一笑,掃了他們交握的雙手一眼,回過頭向前走去。
  莫蘭感覺普羅的手微微一抖,他松開了手,手指在她的手心捏了捏,她忽然間明白了,迦邏帝不想她知道其中的秘密。
  兩盞極大的宮燈,持在一扇極高極大的白玉門前,把白玉門照得纖毫畢見,門里面,是什么?
  走了許久之后,他們到了一個寬敞的大廳,大廳里面,什么也沒有,只了一個極高極大的白玉石作成的門。
  迦邏帝這個時候倒沒有再左敲右敲的鼓搗半天,才把門打開,他只是走到門邊,扣了扣門上那個玉做的圓環,金玉聲響起的同時,那門吱呀一聲打開了,一個人側身從門內走了出來。
  只見那人極丑極老,鶴發雞皮,莫蘭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起,就想起了一個人,不,應該是一尊神……
  這個人,真是丑得和那諾亞大神有得一比,只不過,諾亞大神是女的,這人,看樣子,是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