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217 后半生

【歡迎來米花在線書庫看書,我們竭力為您推薦精品,不看不知道,一看忘不掉,我們的努力更新在于您的熱情參與】
  看來,這迦邏帝還要講很久,莫蘭擔心普羅挺不住,回首望去,卻見普羅眼光定定的望著自己的父王,眼神復雜,仿佛第一次認識他。她想起,既然迦邏帝在紫羅蘭公主六歲的時候抱過她,那么,對普羅的親情必是在他極小的時候,那么小的年齡,他又怎么會記得?那么,從小到大,普羅豈不從來沒有得到過親情?
  難怪,少年的普羅會如此荒唐……
  迦邏帝道:“你們還記得,那一年的冬天,朕病了足足兩個月的時間嗎?”
  “對,您病了,我記得,宮中的妃嬪想盡千方百計在病中侍候,但是,您只許一人前去,就是那位虞美人……”普羅冷冷的道,“事后,那位您寵愛不衰的虞美人在您病好之后,也染病身亡了,我想,她這染上的病,是君要臣死吧!”%米%花%在%線%書%庫%book.mihua.net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如是,虞美人就死了。
  迦邏帝道:“虞美人,的確是一個極美的女子,只可惜,她侍候得不是時候,朕這些年時常想起她,如果那個時候,不是她進來侍候,那該多好。”
  普羅咳了一聲,手微微發抖:“虞美人,是您最喜愛的女人,的確不該死,那么,其它的女子就該死了嗎?”
  迦邏帝道:“你以為我不想做一位仁慈的君王?只可惜,一將功成萬古枯,更何況,她們成就的是一代帝王?”
  聽到這話,莫蘭未動,因為,她正打量著那位幫她們打開玉石門的老人。那位老人聽到這話,如桔皮一樣的面容忽地一震,眼皮揭起,雙目如電的掃向迦邏帝,嘴角的諷意如水一樣地漾開,讓他整個面容顯得既詭異又陰寒,可這種表情,卻一閃而過。快如晴空閃電,一晃就沒了蹤影。如果不是莫蘭關注著普羅,而普羅與他站在一條線上,眼角余光到處,看到了他的表情,她幾乎沒有查覺到這位老人的表情。
  迦邏帝道:“朕知道,你還在怪我。逼走了你的母親,但你不想一想,不是朕念舊,一時心軟,放了她一碼,就憑她躲在朕的內室之中偷聽,不分尊卑體統。朕就可以讓她死無葬身之地!”
  普羅淡淡的道:“你不是不想殺她,而是,你已確定,她當年并沒有發現什么,她躲入內室。只不過像這宮中所有的女人一樣,奢望你的寵愛,希望給你一個驚喜,卻不知道,當時你地寢宮,是不能被人進入的……”
  虞美人受到專寵。紅了多少宮內人地眼睛。于是,當年普羅的母親。藏入迦邏帝的寢宮之中,只因為,她想盡千方百計,得到了迦邏帝十分喜愛的東西,一尊溫潤無比的玉佛,她懷抱著玉佛來到了迦邏帝的寢宮,突如其來地,她想給迦邏帝一個意外的驚喜,迦邏帝的皇宮,那個時候,上下等級之分并沒有大齊那么嚴格,于是,普羅的母妃在買通太監之后,躲進了他的寢宮之中,她之所以敢這么做,事出有因,那是因為,以前,也有妃嬪冒險進入,卻未受到任何的處罰,反而被喜愛刺激的迦邏帝欣賞,所以,她順利地躲了進去,她卻未想到,帶給她的,卻是一場秘密下達的死令。
  所以,她只好逃了。
  盡管,她并不知道,僅僅在迦邏帝簾幕低垂的帳中睡了一覺,為什么就會被他下了死令,她的懷內,不是還抱著一尊玉佛嗎?這尊玉佛,不是他最喜愛地嗎?
  當年的迦邏帝的寢宮之中,到底發生了什么,會讓這一向喜愛刺激的迦邏帝一反常態?
  普羅冷冷的望著他,自己的父王,也是自己這一生最大地敵人,帝王之家,親情本就稀少,但是,父子兩人相斗相疑成如此模樣,卻極為少見。
  莫蘭輕輕地握了他的手,感覺他手心冰冷,知道不但他地傷勢加重,而且,他的心也更加的冰冷,他這一生,幾乎沒有享受過親情,但是,他對自己卻付出了最大的親情,她把手心與他緊緊相握,仿佛要以此來溫暖他的手,他回眸反望,向她淡淡一笑,這一眼,讓她知道,自己才是他最親的親人。
  迦邏帝道:“你們不是想知道,當年那場大雪之后,發生了什么嗎?還是叫他親自對你們說吧!”
  他手撫水晶屋透明的墻壁,輕輕敲了敲墻壁,那里面背對著他們而坐的那個明黃色身影聞聲轉了過來……
  大廳之內傳來陣陣驚呼,紫羅蘭公主的驚呼之聲,莫鐵莫虎長長的噢了一聲,而莫蘭與普羅,則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原來,是他?
  這是一個極瘦的人,仿佛被人榨干了身體的水份,但這還不讓人感覺奇怪,讓人奇怪的,是他的面容,一個高高的鷹勾鼻子,薄薄的雙唇,冷冷的泛著綠光的眼睛,極丑,和諾亞大神一樣的丑,不對,他的模樣,就是諾亞大神的模樣,仿佛圣廟之中的諾亞大神已從神壇上走了下來,換上明黃色的衣服,躲在這里,可這個人,明明是個男人,諾亞大神,不應該是一名女子嗎?
  最重要的是,他為何被囚禁在這里?
  他明黃色的衣服卻湊新得如剛裝上身,頭發梳得一絲不茍,莫蘭看見,他的手上尚戴著翠綠色的扳指,這種扳指,是迦邏帝王才能擁有的東西,手腕之上,一條絲絲的游絲金鏈貼著他的皮膚掛著,足上穿著與迦邏帝一模一樣的靴子,莫蘭目光左移,她發現不止如此,甚至,這水晶屋里面的擺設,雖然簡單,卻都是按照皇帝應該享用的規格來定制的,紫檀木的睡榻,九巧玲瓏的手爐,黑檀木加白玉石的八角桌,連一只小小的踏腳凳,都是紫檀木制成。
  她原來沒有多加留意,如今一看,心中卻更加驚奇,這個人,到底是什么人,為何生活用品規格與帝王樣,卻被人關在了水晶屋中,藏在地底之下,最重要的是,他為何長著與諾亞大神一模一樣的臉?
  她想起了迦邏帝過的一句話,諾亞大神的后代。心中不由得悚然一驚,陣陣寒意從心底升起。
  誰是諾亞大神的后代?
  她看見那人轉過身來,泛著綠光的眼睛直直的盯著迦邏帝,忽然間,他咧開嘴,笑了,她看見他不知講了一句什么,可是,這水晶屋的隔音效果看來極好,屋外之人,根本聽不到他在講什么,只看見他嘴唇翕合,他嘴唇開閉的時候,莫蘭清楚的看見,他牙齒之間泛著綠色,與他眼眸一樣的綠氣,這種綠氣,讓莫蘭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瓶綠色的液體,那是同一種顏色,現如今,那瓶液體,已經被混入了普羅流出來的血,注入她的體中。
  想到這里,她不由得又打了一個冷顫,心中有了一點惡心的感覺。=暴君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