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218 諾亞大神

(最后一天求粉紅票迦邏帝到底聽到了什么?皇宮之中會生什么?想看的朋友快投票吧()!)
  迦邏帝哦了一聲忽然間醒悟道:“我倒忘了我們在外面聽不見他的聲音……”
  莫蘭心中懷疑這水晶屋不是封閉的吧?為什么一點聲音都傳不出外邊?她抬眼向上望去果然這個水晶屋封得密不透風連一點屋子應有的縫隙都沒有既沒有窗也沒有門縫整個屋子如同一個大大的水晶雕成的整體甚至讓莫蘭想到了某些蟲子被關在琥珀里的感覺只不過這個屋子里面的人可以移動而蟲子則不能移動。
  莫蘭想難道他要打開這屋子里的某扇門讓我們進入?卻想不到迦邏帝走到房子的側邊側邊有一張矮矮的長凳長凳之上放了一個盒子他打開那盒子從盒子里面拿出一個形狀古怪的東西出來莫蘭見了又吃了一驚:這個東西與醫生專用的聽診器何其相似?簡直是相似到了極點。
  只見迦邏帝把這聽診器貼在水晶屋子的墻上另一只耳朵塞上連接著的耳塞更奇的是這聽古怪形狀的東西還有一點與聽診器不同就是它還有一個對住講話的如麥克風一樣的東西莫蘭見了這樣黑沉沉的東西心中不由得嘆為觀止在這遙遠的古代居然也有這種東西其科技手段與五千年后的科技有得一比。
  只見迦邏帝連連點頭稱是口氣卻沒有剛進來這里時的不恭滿臉的恭敬這樣一位在帝位上肆無忌憚的人此時的口氣卻如某人的子侄輩一樣。讓莫蘭見了止不住暗暗稱奇。
  這個時候迦邏帝地臉色卻越來越陰沉那恭敬的神色漸漸變成一臉平板眼神中隱含了怒氣他的手中還是拿了那個古怪的通話氣可是一只手卻越抓越緊。莫蘭清楚的看到他手上的青筋都隱隱暴了出來。而水晶屋內的那人卻越講越快手舞足蹈一邊講著話一邊揮著手外面的人雖聽不到他地聲音。卻看得清他的表情看來他地表情極為憤怒因為外面的迦邏帝隔了很久也沒有答應他的要求。
  忽然之間迦邏帝低聲怒喝:“不行()!”
  只見水晶屋里面的那人猛地向透明的墻壁撞了過來把墻壁撞得砰砰作響。那墻壁自是紋絲不動他撞不破透明的墻壁在里面氣得面目猙獰襯著他泛著綠光地眼眸顯得極為恐怖。
  眾人皆不知道里面這個人跟迦邏帝講了些什么。讓他斬釘截鐵的拒絕了他這個畢竟長得同諾亞大神一個模樣迦邏帝國的人本來對諾亞大神就存了一份尊敬紫羅蘭公主與普羅也一樣他們從最初見到這人的驚異中清醒過來見到這人與自己的父王爭論。又見到他們的父王由原來的尊敬變成怒氣沖沖。雖只有寥寥幾句但是。卻更加讓他們心底驚疑不定。
  紫羅蘭公主終忍不住向迦邏帝道:“父皇他到底是誰?”
  迦邏帝把耳塞從耳中取下冷冷地望著里面的人道:“他是誰?恐怕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誰只不過他還記得自己要身著黃袍用帝王用的桌椅板凳這才是他唯一記得的東西。”
  普羅咳了一聲輕聲道:“父皇他與我們有什么關系?”
  迦邏帝望了一眼自己的兒子笑了笑道:“還是我這個兒子聰明一點居然知道這么問不錯他就是你們地祖父我的父親!”
  雖然隱隱的猜到是這樣的結果但聽迦邏帝親口講了出來還是嚇了眾人一跳他居然是上一代的迦邏帝王?他不是傳說早已死了嗎?怎么會呆在這里?
  莫蘭記得迦邏帝的皇陵就在迦邏城地東南邊連綿一片葬著歷代地迦邏帝王在一片茫茫的黃沙之間氣勢輝鴻每一年迦邏帝國都要主行祭祀大典全國上下為祭拜迦邏帝國這一群最尊貴地人而忙碌但是他們卻怎么也想不到他們每年祭拜的對象居然有一人好好的活在這里。
  莫蘭想起迦邏帝對這水晶屋內人的神態以及他前后改變的態度她知道迦邏帝說的是真的他沒有撒慌這水晶屋內的確是他自己的父皇但是迦邏王室子弟面容無不俊朗非凡就算是老年的迦邏帝從他臉上的輪廓都可以看出他那與眾不同的俊美屋內這人卻丑到了極點他們怎么可能同一血統?
  迦邏帝道:“你們不是想知道那年冬天到底生了什么嗎?既然他不愿意說那么就由我來告訴你們每年春年過后就到了清明節每一個清明節我們都要進行大型的祭祖想必你們都知道可是這一次的祭祖卻讓我現了迦邏皇室一個極大的秘密這個秘密對我的打擊之大幾乎讓我想要放棄這個所謂的帝王之位()!”
  普羅冷冷的道:“父王你最終卻也沒有放棄……”
  迦邏帝道:“對最終我也沒有放棄但是你知道嗎?如果可以選擇我寧愿我不是這個所謂的迦邏帝王看似風光的背后卻要呈受如此多的磨難與痛苦你看看你的祖父他在這個小小的水晶屋內已經四十多年他已經喪失了神志唯一記得的只是他身上這身黃袍這都是拜那位諾亞大神所賜皇兒你們也跑不掉你們以為那個連綿數里的皇陵里面葬的是你們的祖輩?不那里面只是一座座空棺……”
  說完他哈哈哈的笑了起來眾人皆看到他的眼角滲出了淚水:“普通人的死了就死了可是我們死了卻要復蘇一次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解脫直至所謂的諾亞大神回到這世間接走我們這半死之人你能想像一天天看到自己的面容改變神志處于清醒與不清醒之間徘徊想起自己的子民自己的家人卻不能相見孤孤單單的生存在地底之下每天一醒來見到的就是灰白的屋頂?如果像他這樣漸漸神志不清還好可是前三十幾年神志卻是極為清醒的……”
  眾人見他如瘋顛一般皆沉默不語一個處于繁華頂端的人又怎么受得了這種寂寞這種苦?
  “那一年冬天在祭祀的前一天我宿于寢宮之中那一夜是那么的靜靜得幾乎連燈花暴開的聲音都能聽得見朕正坐在桌前看書這個時候朕卻聽到了一個聲音……”
  迦邏帝停了停淡淡的笑道:“你們絕對想不到我會聽到什么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