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219 寂靜的殿

夜半人寂一座寂靜而宏偉的宮殿宮殿里面年老的帝王獨自坐在榻上手持一杯清茶他早已屏退了下人們祭祀大典快到這個大典是迦邏皇室無上的榮耀與尊崇當每年到了這一天他都會獨自一人坐在這里屏退左右靜靜的思考未來一天的祭典細節別以為帝王思考的全是國家大事其實他只不過在思考明天應該怎么著裝怎么行走怎么站在祭臺之上威武莊嚴的面對下面的文武百官雖然這種祭典他進行了不下四十次但是每一次在祭祀之前他都會緊張生怕行差踏錯一步讓百官們見了笑話雖然他心底明白沒有人敢笑話他()。
  只因為這個祭典是他在祖先們面前展現自己威武的地方是向祖先們報告自己政績的地方有誰敢說這些長眠在地底之下的祖先沒有在天上看著呢?
  所以每年的這一天他都會譴退所有的下人一個人親自動手泡上一杯清茶慢慢的啜飲著清茶望著冉冉而升的水氣平心靜氣的思索這個時候的他會放下所有的爭執與煩惱準備第二天的祭祀大典()。
  整位皇宮都知道皇上今天在做什么都知道皇上今天的規矩是什么這位身處皇宮正中的宮殿今天容不得絲毫的嘲雜與喧鬧就連巡視的侍衛們都手扶著腰刀怕刀鞘在腰帶上撞擊的聲音傳了出去只因為這座宮殿之中的老人是他們的天地他隨口說出一句話可以讓他們入地獄。。。也可以讓他們進入天堂。
  所以今天的皇宮里面寂靜得連蟲兒鳴叫的聲音都沒有……也幸好是冬天要不然為了不打擾皇上休息只怕這些宮女太監們連鳴叫的蟲兒都要翻找了出來。
  宮殿里面墻壁上地燈花忽然間暴開寂靜的大廳里傳出那聲輕輕的暴破之聲。傳得那么的遠引得迦邏帝抬起頭來。望向響聲之處只見那盞燈忽然間熄滅了雖有別處的燈照著但是那個角落卻一瞬間暗了下來那里。是一扇小小的門門后是侍候的宮女呆的地方迦邏帝正準備回過頭來卻陡然之間隨著燈光地熄滅傳來一個聲音。一個他幾十年都不會忘記了的聲音。
  他還記得那一年自己年老地父皇臥病在睡榻之中他那種病拖得時間太長了長得年輕的自己已經等待不及那一晚。他獨自一人來到了這座宮殿沒有帶任何侍衛因為他知道他要做的事不能假于任何人的手。
  父皇雖然年老但依舊精明狠辣。依舊防衛得密不透風。下毒刺殺。都傷不了他分豪他只有用最原始的方法……那個時候他記得父皇終于屏退了眾人獨留下他一人連貼身的那位高手都未留下他仿佛有什么話要對自己說?可是自己卻沒有等他開口。
  當他用雙手掐住自己父王年老地脖子的時候他居然現他的父王嘴角露出一絲奇怪的笑意仿佛在說沒有用的。。。
  他心中大驚稍輕開了手只聽他的父王說了最后一句話:“你做得好但是沒有用的。”
  說完他就在自己兒子地手里與世長逝但是今天當燈的豆花爆亮的時候他又聽見了這一句話蒼老悲涼與那一晚一模一樣:“沒有用的沒有用的……”
  他倏地站起身來大聲地叫道:“誰是誰快出來……”
  那聲音卻消失了他懷疑的在大廳走了幾步長袖到處燈影晃動把他長長的身影印在墻壁之上仿佛群魔亂舞()。
  沒有人答應他他喘息著站立在大廳的中央他當然記得這個聲音那件事之后的很多年有很多次他都夢到了這個聲音這個聲音已經深入他的骨髓。
  一瞬間他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他急走幾步走到桌前拿起桌上地那杯茶一飲而盡茶已涼涼茶入口讓他稍微鎮定了一下心想難道真是我地幻覺又或是埋在地底的那人走了出來向自己索魂?
  他坐回榻上那上面依舊錦滿了錦繡盤龍繡鳳栩栩如生手摸上去依舊柔軟溫暖那種如云一般地絲讓他鎮定下來他想自己是帝王何須害怕那些鬼怪?天下本無鬼只是人心生鬼而已。
  他方自安慰著自己卻聽見身后又傳來一個聲音:“沒有用的哎……”
  隨著那一聲“哎……”他感覺到自己的后脖子被一陣涼風吹過他渾身上下不由得起了陣陣雞皮他想不到自己還有這種時候他的脖子僵硬幾乎轉不過頭去聲音變得顫抖而且很可悲的他感覺到了他心中的害怕如果現在有人走進來看到他的樣子絕對不會相信他是一位帝王高高在上的帝王。
  帝王也有嚇得直抖的時候嗎?
  他現在就在抖……
  他一手抓住了面前的茶杯咔嚓一聲茶杯因為他的緊張而捏破碎片刺入他的手中讓他忽然驚醒他是一位帝王不是嗎?
  他血液中的強橫因子忽地做他一聲冷笑忽地轉過身去卻不見人影他冷聲道:“不管你是誰快點出來別裝神弄鬼!”
  沒有人答他的話卻又有人在他的耳邊嘆息了一聲他不理那聲嘆息忽地快步走到屏風前那里有一個衣架衣架旁邊有一把長劍他走過去抓住那把長劍正想往外拔斜邊上卻忽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那把長劍……
  他忽然間抖因為他認識那只手那只手潔白晶瑩的時候它抱過他當那只手枯瘦如材的時候它掙扎著想扳開自己這雙手的鉗制那雙手正是他的父皇的()。
  枯瘦如材卻依然潔白。
  這個時候他才徹底的崩潰了自登上帝位之后他從未向人跪過今天卻跪了下來他連連磕:“父皇父皇你原諒兒臣吧!”
  良久那只枯瘦潔白的手一動不動只是抓著那把劍仿佛在審視著這把劍為何如此的華貴而鋒利迦邏帝松開抓劍的手那只手把劍拿了過去上上下下反反復復的看了又看依舊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迦邏帝忍不住微抬起頭向上看去卻驚得跌坐在地只見他的面前站了一人他望過去幾乎懷疑他自己就站在面前除了那雙手不如自己的光潔圓潤他有寬廣的額頭威嚴的面頰明亮的雙眸唇下有短須冷冷的目光注視著……那把劍。
  這個時候迦邏帝看到了他手腕上戴著的圈玉珠他忽然明白這個人并不是自己他……是自己的父皇他的面容正是他春秋鼎盛之時的樣子。
  除了那雙枯瘦如材的手……他心中的驚恐不能用言語來形容就算是面對敵國的千軍萬馬他也沒有過這么恐慌的時候他大叫一聲抱著頭蹲下居然索索起抖來。
  他想了千種萬種下面將要進行的事或許自己的父皇會一劍刺入自己的心臟又或許他會向殿外的人大聲宣告自己的罪行可是萬萬想不到的事生了……
  那個時候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那以冷血著稱的父親為何會放過自己當然以后他終于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