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220 父皇


  為了維持運營成本,落秋加入一些彈出窗口廣告,注冊用戶登陸后不受廣告影響,注冊是完全免費的,感謝廣大書友支持:)
  會員登陸還沒注冊?
  
  普羅向那小床走去,莫蘭想伸手拉住他,卻最終什么也沒有做,眼睜睜的看著他向小床走去,她第一次感到了束手無策,如果不是他們這群人被迦邏帝脅持住,如果普羅的心狠一點,他大可以輕輕松松的逃離此地,可是,這大廳四個角落里的駑,對準的人,卻是他們,他只有答應迦邏帝的要求,才能保得他們周全。
  這個男子,要為她做到什么程度?莫蘭想起這么一句話。
  這一瞬間,她只感覺眼眶發澀,而她,只能看著他一步步的向小床走去,以自己的血換取他們的性命。
  沒有人能猜出以后會怎么樣,他的妥協能不能成功的換取他們的生存機會,但是,普羅只有答應,不管什么條件,他只能答應。
  既使走向那小床,他的臉上還是帶著微微的笑意,氣定神閑,仿佛去赴宮庭宴會。
  大廳內四個角落處的箭,依舊指著他們,莫蘭知道,只要他們稍有異動,那些箭就會毫不猶豫的射向他們,因為,持箭的人沒有人類的感情,而發布命令的人也不會有人類的感情,既使他們之中有一位紫羅蘭公主。
  迦邏帝滿意的看著普羅走向那張小床,平靜的躺了下去,而另一張床,躺著的,卻是那老皇帝……1
  見他們躺下了,老人默默的走了過去,拿出那針筒,在每個人的手臂之上抽取了血,又將血液混和。擠到了那透明的玻璃瓶內,一切準備就緒,還剩下最后一步,就是將玻璃瓶內混和地血注入迦邏帝的體內。
  可這個時候,迦邏帝卻面露遲疑之色。他遲疑的看著那瓶鮮紅的東西,這東西真能讓自己長壽嗎?
  那老人輕輕的在一旁道:“皇上,讓老奴侍候您……?”
  迦邏帝左手伸出,看見自己手背上斑斑點點地老人斑,那雙如枯樹一般的手,暗想,就算自己不讓他注入這鮮血,自己又能活得幾年?不成功便成仁。世事一向如此。
  他向那老人點了點頭,坐在一張錦繡的大椅子上,那老人熟練的挽起他的袖子,針頭沒處,那倒吊在支架上的鮮血注入他那蒼老枯瘦的手臂之中。
  莫蘭遠遠的看到,當血液注進地時候,他的臉漸漸變得紅暈,如飲醉了酒,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而他的臉也越變越紅。紅若燦霞。
  他臉上那變態的紅潤讓莫蘭莫名的升起一絲寒意,為什么,他會變成如此的模樣?
  他沒有絲毫顯得年輕的樣子,只除了臉上的紅潤。
  那老皇帝與普羅早就從床上坐起。靜靜的看著他,而大廳地四角,依舊有駑指著莫蘭等人,那些人,仿佛不知道疲倦。鮮血一滴滴的滴入迦邏帝的體內,迦邏帝卻沒有一點不適的感覺,只除了臉上地紅潤,莫蘭忽然想。他不是不知道自己面上的情況吧?
  過了良久,那鮮血全部流入了迦邏帝的體內,不剩一點,眼見著針頭從體內拔出,迦邏帝如夢初醒,道:“快把鏡子給我。我的鏡子呢?”
  老人拿來一面銅鏡遞給他。他望了一眼,忽然間大叫:“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他的面容自是沒有發生一點的變化。
  老人在一旁輕輕的提醒:“皇上,您別忘了,要過兩天才有效的。”
  迦邏帝笑道:“這一點,我倒忘了。”
  不但莫蘭,所有人都發現了迦邏帝神情不對,他顯得太過興奮,太過得意忘形,失了那當皇帝地穩定威嚴,此時的他,給人的感覺輕飄飄的,像一個十幾歲的毛頭小伙子。
  莫蘭想,這就是快要變身的預兆?
  她很期待,忘記了自己正處于四面環繞地駑箭之下,而且,她發現,普羅也用期待地眼光望著自己的父親,那眼神之中,有一絲期望,又有一絲悲哀,還夾雜著少許釋然。
  迦邏帝越來越興奮,腳如生了彈簧,在地上跳來跳去,而臉上則熱氣騰騰,有汗滴滴下,莫蘭感覺,他那臉上仿佛出了籠地包子一般。
  想起包子,她不由又向迦邏帝看去,她發現,迦邏帝的臉上真的如同包子,滿臉的皺紋一瞬間被填平,可下一瞬間卻又成為皺紋深深的老人模樣。
  這樣的情況不斷的重復著,不斷的反復著,屋內一眾人看得忘記了呼吸,為什么,他會變成如此的模樣?
  只有普羅,用靜靜的哀憫的目光望著迦邏帝。
  這一切,難道全在普羅的意料之中?他早就預料到了這一
  又或許,是他,策劃了這一
  迦邏帝抓起了掉在地上的那面鏡子,他看見鏡子哈哈大笑起來:“朕變年輕了,變年輕了……”
  過了一會兒,他臉上的皺紋重現,他又大聲的叫道:“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他忽喜忽哀,忽悲忽怒,整個人仿佛瘋了一般,讓莫蘭等人看了,心中暗驚。
  普羅輕聲的道:“父皇,您何必著急,您不是想要長壽嗎?這藥效怎么會發揮這么快呢?”
  迦邏帝臉上容顏雖變,但是,頭腦卻還是很清醒,他看了看眼前的兒子,忽然一把抓住他:“是你,你搞鬼了,是嗎?我就知道,你不想讓朕長壽,不想!你想當這個皇帝,想永遠的當迦邏的皇帝!”
  普羅的眼睛浮起一片悲哀,他道:“父皇,您錯了,并不是我想當皇帝,而是您,想一直當下去……”
  迦邏帝重又捧起鏡子,仿佛不認識鏡子中的人,呆呆的看著鏡子:“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
  他沖著米世仁大叫:“幫我殺了他們,一個不留!”
  米世仁半垂著眼,站在那里,一動不動,過了良久,才道:“皇上,我的父親在哪里?”
  迦邏帝一會兒是蒼老的聲音,一會兒又變成年青而充滿生氣的聲音:“你殺了他們,我自會告訴你你父親的下落!”
  米世仁笑了笑:“皇上,你以為,我不知道我的父親是誰嗎?”
  聽到這話,迦邏帝后退三步,瞪大了眼望著他:“你知道?你知道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