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221 通話

(通話時會生什么?投粉紅票吧十票兩更)
  水晶屋在廳內的巨燭照射之下反射出如地底龍宮一般的光在莫蘭看來這水晶屋現在就浮現出了這種奢華。
  眾人站在這座水晶屋前聽著迦邏帝的述說眾人心中的震撼不可謂不深有誰會想到這水晶屋里的人是迦邏的上一任帝王?又有誰會想到這位迦邏帝王被自己的兒子用手掐死竟會死而復生?就算是從五千年后來的莫蘭被種種離奇古怪的現代信息荼毒了的也絕想不到峰回路轉這其中竟有如此多的曲折。
  而普羅雖然身受重傷卻奇怪得很到了這里血也止住了氣息也變得轉為平穩雖然臉色還是慘白但是莫蘭感覺與在受傷的時候相比現在的他情況好了很多。
  感覺到莫蘭的目光普羅側過頭來向她安慰的笑了笑他的笑帶著一絲勉強莫蘭知道這個秘密不僅關系到迦邏的王室而且與他性命尤關迦邏帝憑什么認為來到這里就可以救得了普羅?莫鐵五千年后最出名的醫生都宣告他無藥可治?
  可是又怎么解釋他來到這里之后身體狀況就好了很多?莫蘭的心中不由升起了希望也許真有辦法可以救得了他。
  有的時候古代產生的奇跡多過現代不是嗎?
  比如說現在比如說迦邏帝王地底的秘密?
  這個秘密壓在他心底已經很久了。一路看文學網如同快要亂掉的霉菜他找不到人可以述說今天他終于可以說出來了在自己地后代面前。在這一群不管生什么事都處之泰然的人面前有很多的時候他知道如果他稍稍透露出一點就會被人刨根問底的追查出來迦邏的人們雖然對皇權有無上地尊敬但是。對一個如此古怪的帝王家族作為人類卻是不可以接受的如果讓迦邏人知道這一點只怕峰起云涌的叛亂會一波接著一波。
  最終他們會被當成怪物趕出迦邏皇宮……
  人們可以接受一個殘暴的帝王但是絕對不可能接受一名怪物當自己的帝王。
  所以今天的迦邏帝仿佛一吐為快一般。講得極為痛快他如倒豆一般的道出了所有地一
  “我的這位父皇神志雖然不清楚但是。他卻有非常的能力不管我怎么改裝機關他都能找到機關開啟的方法不得以我只有把入口改了從宮女的房間改到我自己的寢宮內增加了不少繁復的開啟方法要不然。朕睡著之時他冷不丁的從洞口出現朕可受不了再說了也不是每一次都這么好運。能讓他不被那些宮女現。”
  迦邏帝帶著幾分得意說道。莫蘭心想他改一改洞口。變一變機關又不知有多少的工匠會因為此而喪命。
  至于現了這一秘密的宮女又怎么還能有活命地機會?
  迦邏帝道:“不過還好他在水晶屋內的時間呆得越來越長漸漸的他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再也不能出去水晶屋我才能稍稍松了一口氣……”
  莫蘭好奇的問:“一開始他要您做什么?如此大雷霆您也不答應他?”
  迦邏帝神色古怪地道:“他想要什么我都滿足他也幸運的是他要求的并不多我不明白他都已經成這樣了卻還是忘不了太后娘娘他居然要求我的母親前來陪伴他!”
  莫蘭心想你不是六情不認的嗎?還會在乎你的娘親?
  迦羅帝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那是我的親生娘親!朕并不是禽獸……”
  普羅輕聲道:“難怪你從來不讓皇奶奶去你地宮殿本以為……”
  “本以為我連至親都不愿意見到是嗎?”迦邏帝道“我希望她老人家可以宜養天年這個心思與你是一樣的!”
  只可惜你對你的兒子們太狠了一點!
  迦邏帝皺著眉頭道:“只不過現在有一個問題如果見不到太后他不愿意幫助普羅!”
  莫蘭急道:“需要他幫助什么?才可能救得了普羅?”
  迦邏帝道:“十年前在你生死存亡的時候普羅求我救了你我怎么救你自然就怎么救他那所謂的來世水只不過是他身上的血而已我滿足不了他地要求他不愿意放血給我!”
  莫蘭斜著眼望了他一眼:“難道一定要他同意才行嗎?”
  “要他同意我們才能進入這座水晶屋因為這座水晶屋是從里面上鎖地沒有他的同意誰都不可能進入!而他自從變成這幅模樣之后就沒有離開過水晶屋可能這座水晶層有一種神奇地作用能夠緩解他的痛苦吧?”迦邏帝眼中露出一絲軟弱他是不是想到有那么一天他也會呆在這水晶屋里面?渡過那長長的黑夜?
  真正身處其中的時候可能還不會怎么害怕害怕的就是看見別人那幅模樣想像自己以后也是這幅模樣這才是真正讓他害怕的。
  莫蘭想普羅的心底是不是也有些害怕?如果他登上了皇位是不是也要繼承這個命運?
  她隱隱感覺只有仿佛只有登上了皇位的人有機會住進這個正殿的人才有這種機遇。
  迦邏帝道:“他還是那么自私自利就算變成了這幅模樣就要拖人下水他為什么不讓太后過一個安靜的晚年呢?”
  普羅道:“你真想讓太后過來?”說完這話他咳了幾聲“太后吃齋理佛不理世事多年而且她已八十歲高齡她還能經得住這種事嗎?”
  迦邏帝一揮衣袖:“你難道想死在這里?”
  他的意思很明白如果不答應他的要求那么來世水求不成普羅就只有死!
  莫蘭不想普羅死但是叫一位八十歲高齡的老人來這里走遭經受這樣的慘變叫她又情何以堪?
  她想了一想問道:“皇上您能讓我與他通一通話嗎?”
  迦邏帝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難道能比我更了解他?”
  莫蘭笑了笑:“有的時候旁觀者清說不定我能知道他真正的想法呢?”
  迦邏帝轉過頭指著那件聽筒樣的東西道:“你想與他說話就去吧只不過可別嚇壞了你自己!”
  莫蘭心想只不過通一個話而已怎么可能嚇壞自己?他講的話也太奇怪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