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216 失調

隔了許多年以后,莫蘭每每想起那一幕,心中總是有一種膽戰心驚的感覺,她感覺,當時的事,真是險到了極點,就差上那么一點點,普羅就會命歸黃泉,但是,也幸好,就差了那么一點點。
  因為,當時的幾個人,是怎么也猜不到,事情到了后面,會發展成那個模樣的。
  屋內的燭火還是那么明亮,盡管這是在地底,這里,是一座地底宮殿,但是,沒有人感覺這里面陰森,恐怖,雖然有一位長相極為陰森,恐怖的老皇帝在此。
  這是一個明亮的地底大廳,大廳里面,又站著五六個人,明晃晃的水晶屋發著燦爛的光芒,那個老皇帝得了那雕像,重又坐回到水晶屋內,津津有味的把玩起來,他拿著那黑色雕像的樣子,仿佛拿著一樣玩具,眾人心底雖然存了疑問,疑惑他為什么會以為那玉佩上雕的是諾亞大神,而黑色雕像他卻拿起來把玩。
  莫蘭正想上前哄出他這個問題的答案,正當她上前兩步,準備問的時候,屋內面,所有的燈光忽然間熄滅了,按道理說,燈熄滅之后,應該聽到她周圍的人的叫聲,可奇怪的是,燈光熄滅之后,她卻什么也聽不到。
  原本,普羅就站在她的身邊,燈光熄滅的那一瞬間,她第一時間就是去拉身邊的普羅,可是,她卻一摸,摸了一個空。
  她心知不好,知道這個屋子里不知道什么機關被啟動了,她連忙在地上翻滾了兩圈。手腳到處,卻撞不到任何人的腿。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她抑制住初初的慌亂,平靜下來,仔細想了想,她想了起來。在燈光全部熄滅地時候,她聽到了燈花暴開的聲音,如今想起來,這必不是燈花爆開的聲音,而是機關打開的聲音。
  是什么人打開了機關?莫蘭想起迦邏帝,他離開這么久,都沒有回來,難道。他早已去而復反?眼看著普羅飲下來世水,身體變好,然后,發動了機關?
  目地就是為了不讓自己這群人逃離此處?如果是這樣,那么,普羅一定會被單獨隔離……
  她想起站在自己身邊的普羅轉眼卻不見了蹤影,以他地身手,既使剛剛恢復,也不可能被人無聲無息的隔離,這種全無聲息的感覺。讓她想起了在那所謂的幻影陣之中時的感覺,那個時候,她能看到人的嘴唇在動,可就是聽不到聲音。她一想到此,便明白了,他們必定還在這里,只不過,自己的知覺產生的錯誤,誤以為他們不在這里。
  她想,自己因為確確實實地知道普羅就站在自己的身邊,所以。就按照自己所知道的地方摸了過去,如果說知覺發生的錯誤,是不是表明左右變成了上下?
  她如此想著,忽然間伸手向上摸去,在手臂旋轉一圈以后,她果然摸到了一個人的身體。她感覺到手里衣服的料子。正是普羅所穿,差點喜極而泣。
  而那只手。也緊緊的反過來握住她的。
  原來,她想的是真的,在她地想中,六識發生的錯亂,左右變成了上下,當大腦指揮著手臂向上摸的時候,它其實卻在向左揮動,同理,當大腦指揮著手臂向左右摸的時候,它其實卻在向上下揮動。所以,她才會摸不到人。
  如果是一般人,發生這樣地情況,必定會驚慌失措,不明所以,但是,莫蘭畢竟受過特種兵訓練,她最終還是從那種讓人極度驚慌的恐懼中清醒過來。
  了解了這種情況之后,她明白了一點,自己雖然講不出話,但行動還是自如,她想了一想,剛剛在地上滾動的時候沒有撞到任何人,是不是表明,自己以為在地上翻滾了,可其實卻沒有翻滾?
  她拉了拉普羅的手臂,向他示意,卻害怕大腦讓她以為拉了,實其卻沒有拉,如幸動的是,普羅的手也握緊了她的。
  她試著向前邁步,心想,如果腿能走動,那么,就能遇上莫虎與莫熊,莫鐵三人,幾人呆在一起,總有辦法想出來的。
  她以為像手臂地揮動一樣,只要她的大腦命令往前后,腳可能會往后走,可是,當她以為自己正與普羅手拉著手走動的時候,她卻不知走了多久,也遇不上任何人,她明白了,除了手能動之外,她的腳已經不聽大腦的使喚了,如果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腿不聽使喚那還好,可要命地是,她卻明明感覺到自己地腿在向前走。
  這種感覺,幾乎讓她發狂,她知道,這股控制大腦的力量非常地強,如同她在幻影陣時一樣的強。
  她仔細回想當她在那個大坑里的時候,是怎么擺脫的那種感覺,當時的她,只是努力的控制著自己,不被光怪離奇的幻境所影響,而現在,這種方法,看起來卻不怎么有用。
  她想,其它人呢?其它人是不是像自己一樣,全都被束縛在一處?如果是這樣,那么,自己一眾人豈不成了砧板上的魚肉?
  一想到此,她不由得緊緊的握住了普羅的手。但是,忽然間,她卻感覺到一股極大的力量拉扯著普羅,要把普羅從自己的手里頭拉走,她明白了,有人要帶走普羅,因為,他的身上有種子,救命的種子。
  她不顧一切的死命拉住他,但是,那股力量卻比她大得多,她感覺到自己被拖著走,右手隨便亂揮了,抓到了一物,便死命的抓住,總算止住了去勢,可是,那物卻極光滑,極不好拿,她絕望的感覺到自己的右手正漸漸的離開那物,這個時候,她卻感到自己的右手臂被人一把抓住了。
  而且,她忽然間聽到了那握住自己手臂的人發出的聲音,寂靜的環境中,聽到了久違的聲音,她卻心中沒有歡喜。
  因為,她聽到的,是那老皇帝的聲音,尖利,粗啞……
  可奇怪的是,老皇帝一開口就引起無數動物撲面而來的情景,卻沒有出現,她只聽見那尖利而粗啞的聲音。
  那聲音道:“你們怎么啦?為什么抓住我屋子的門框不放?”
  一語驚醒夢中人,原來,她抓住的,是水晶屋的門框。
  那個聲音又道:“哈哈,你們也在發夢?看在你帶著主人的神像的份上,我的護身像,借給你摸摸吧!”
  一個冰涼的東西放在了莫蘭的手上,一放在她手上,她的眼前忽然明亮起來,屋還是那屋,晶光燦爛,燭光還是那燭光,他們還是站在大廳的中央,只不過,每一個人都在奇怪的運動,莫虎,莫熊,莫鐵,紫羅蘭公主等,手舞足蹈著。
  而莫蘭以為有東西在大力的拖動著普羅,帶動她走的,卻根本沒有……是普羅自己在往前走,他拖著她,往前走……
  莫蘭忙把那黑色的雕像放在普羅的手上,而老皇帝卻并沒有放開那雕像,他仿佛知道夢的歷害,一只手死也不肯離開那雕像,如是雕像便沾著老皇帝的手,貼在了普羅的手上。
  雕像一貼上他的手,他便如在夢中驚醒,停止了往前走。
  老皇帝感覺這樣很好玩,自動自覺的跟著莫蘭,向莫鐵莫虎莫熊走去……
  就這樣,每一個人的手,都放在了雕像之上,終于,每一個人停止了奇怪的行動,面面相覷。
  這次發生的事,看起來仿如做了一個夢,但是,實際上,每個人想起來,都不由冒出一頭冷汗,尤其想起當時的情景,那種恐懼與害怕不可以用言語來形容。
  如果不是那老人遞給自己一只雕像,如果自己沒有抓住水晶屋的門,那么,自己一眾人就會永遠的處于那種恐懼之中,而普羅也不知會走向哪里。
  他們的性命,到了最后,竟然全系在這個小小的雕像上面。
  人人都望著自己手摸的那只黑色雕像,莫鐵道:“看來,這雕像里面只怕含有一種東西,能讓我們恢復了知覺……”
  莫蘭卻左右看了看,發現那個遞給自己雕像的默默無聞的老人不見了蹤影,她想,這個老人,到底是誰?為什么會暗中幫我們?
  普羅見她沉思,卻問她:“你是不是在想,這次的事很有可能是父皇做的?”莫蘭皺了皺眉頭,點點頭:“你的父皇不會讓我們走出這里的,你想想,我們所有的人都原地不動,只有你,卻被一股奇怪的力量牽引,想要離開這里……”
  眾人皆點了點頭。
  普羅還未答話,卻聽見有人道:“不錯,今天,你們都得留在這里!”
  (請大家幫一個忙,起點進行年終網絡評選活動,需要讀者投票,登陸以后,可投上一票,有喜歡我的書《誓不為妃》,幫忙投上一票,寫上書名:誓不為妃,書號:181657
  作者名:云外天都
  就可投票最受歡迎作品獎。
  年度風云人物投票更簡單,有作品名,點《暴君的寵姬》就行了
  合什拜托了。
  等陸起點女頻,有金黃色的:2008起點女生頻道網絡盛典,大家點進去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