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217 駑

眾人向那聲之處望去迦邏帝從暗道里走了出來他的手里提著一個人卻正是那位幫助了他們的老人。
  迦邏帝慢悠悠的走過來把那老人丟到地上看著幾個手撫著的那尊黑色雕像嘆道:“這樣東西原來被你拿走著了難怪父皇找了很久找遍了這屋子里每一個角角落落都沒有找到。”
  他停了停見地上那老人掙扎著起身他上前一腳踢了過去恨恨的道:“你等了這么長的時間就是為了這一刻為了破壞我的計劃……”
  那老人冷冷的抬起頭來回望于他眾人都看清的他的目光沒有一點尊敬與卑微燭光照在他的臉上忽明忽亮他終于露出了他滿眼的恨意。
  他沒有說話依舊沉默甚至在望迦邏帝一眼之后他閉上了眼睛這是一種極端的蔑視一種無所顧忌的蔑視。
  作為一個帝王迦邏帝有許多或明或暗的敵人但是從來沒有人敢在他面前表現赤裸裸的蔑視何況這位老人看起來是如此的衰弱如此的不堪一擊?
  迦邏帝大怒又是一腳踢了過去沉重的鹿皮靴正撞中老人的胸口他的嘴角流出了血。
  “你打死他也沒用你已經控制不了普羅了。”莫蘭道。
  幾個人的手全都貼在那黑色雕像之上顯得既滑稽又可笑但是。誰都不敢松開怕松開之后自己又陷入瘋狂。
  因為沒有人知道這個陣法關閉了沒有。
  莫鐵忽然道:“這個東西恐怕是一種放射性的礦石……”
  他是一名醫生。不管今世還是前世對所有病癥的癥狀都多有研究莫蘭想他既這么說了肯定有他地道理。
  紫羅蘭公主忽冷聲道:“你怎會知道?”她不明白莫鐵講的是什么但是凡是莫鐵講的話她都要反駁一番。莫蘭等人自知道是什么原因。
  但是莫鐵不知道只感覺這女人莫名其妙自己治好的她臉上的傷她非但沒有絲毫感激而且對著自己仿佛對著一只斗雞。
  本著男不與女斗地傳統他沒有理她:“你們看這只黑色的雕像其實是一種極為特殊的磁石。我想這種磁石散的磁場極強我們的手一接觸它我們身體本身也就產生了磁場。因而抵制住了那種礦石的侵擾。”
  紫羅蘭公主自是聽不懂他的話黑色雕像上停著六只手她看見一只修長潔白的手親密地貼著自己手的主人正是莫鐵她大窘忽地松開了手。離開了那雕像。
  莫蘭道:“別松開……”
  可是紫羅蘭公主卻冷聲笑道:“一定要這個東西嗎?我不也沒膈?”
  莫蘭等人都用同情的目光望著她。
  幾秒鐘之后紫羅蘭公主忽然間身體僵硬雙手上下亂揮眼珠亂轉優雅的公主變成了一個傻子。
  莫鐵繼續道:“我們的手要貼著這個雕像。才能維持磁場。如果離開磁力則只能保持一會兒。看看不聽人言的這人下場就是如此!”
  眾人皆點頭同意連普羅都點了點頭。十六k文學網
  莫蘭拉住紫羅蘭公主重又將她的手放在黑色雕像上她才恢復了正常。
  一邊聽著莫鐵的滔滔大論莫蘭一邊注意著迦邏帝的動靜卻見他受到忽視卻也不急悠閑的站在那里他并不心急看來他還有后著。
  莫蘭緊張起來向莫鐵等人眨了眨眼提醒他們還有大敵在此。
  他還會有什么后著?他不敢讓任何人進入地底所以他沒有帶任何侍衛這個天大地秘密讓他對任何人都不信任就算是自己這群人包括他的兒女他拿到普羅身上的種子之后恐怕也會全殺了滅口他會怎么行動?
  莫蘭想破了頭也猜不出后面會生什么有什么人會幫助他但是當事情生了的時候她心中地震撼卻不可以用言語來形容。
  大廳之內這一邊是手貼在石雕像上的六人而那一邊卻是迦邏帝與躺在地上的那位老人莫蘭他們想不出辦法怎么樣走出這個困境六個人一齊行動向通道處移動可迦邏帝卻守在門口他們看見迦邏帝從后背拿出一張弓那不是一線普通的弓是可以連續不停的射的弓它也叫駑。
  那張駑毫不遲疑的對準了自己這群人。
  莫蘭等人看見那張駑心中一沉因為他們知道這張駑的厲害。
  莫虎與莫熊皆擅長各種手工藝閑地時候喜歡研究古代的東西喜歡改良一些東西這個駑就是他們改良后的產物他們非常明白它的威力……接近于槍的威力。
  莫蘭開始苦笑知道這個時候不該責怪莫虎與莫能兩人但是還是忍不住瞪了兩人一眼。
  兩方繼續僵持莫蘭等不敢走過去而迦邏帝也施施然的拿著那張駑對準他們他臉上地神色很不著急。
  大廳內地蠟燭燃燒著出燦爛的光芒粗如孩兒手臂一般地蠟燭既使用扇子大力的去扇它它也不會熄滅。
  但是忽然間呲的一聲那只蠟燭熄滅了大廳之內忽地陷入黑暗之中莫蘭甚至看見那只蠟燭的燭芯冒出青煙接著眼前一片黑暗就仿佛開始時思想生混亂時的黑暗只不過這個時候她還聽得見人的聲音。
  有人在她耳邊輕輕的道:“這個東西你們拿了沒用的!”
  接著那黑色雕像上忽然傳來一股大力把她的手震開她這才明白燈熄之時卻是搶壓這黑色雕像之時。
  原來迦邏帝的后著在這里。
  原來他還有手下他不是一個人。
  就算是化成灰莫蘭也認得那人的聲音悅耳如音樂古典的音樂幾天之前那個人各自己躲在地道里偷看人家整容那個時候他把他的出身告訴了自己那個時候他親切而玩笑一般的叫自己一聲姐姐。
  沒錯這個人就是米世仁。
  他還是沒有放棄對權力的追求他以前說的一世都是假的?都是為了騙取她的信任?
  燭光重新亮了起來大廳依舊明亮但是莫蘭知道一陣之后自己又會陷入黑暗六識又會重新混亂當體內的殘余磁場消失之后。
  她看見米世仁拿著那尊黑色的雕像站在迦邏帝的前面他把那雕像遞給了她。
  她明白了當米世仁襲擊他們的時候這機關一定已經關閉了只等他拿到那雕像機關又會重新啟動。
  她掃了一眼莫鐵等人臉色十分的沉重顯然每一個人都想到了后面將要生的事。
  燭光照在普羅的臉上她卻現普羅臉上沒有絲毫的驚異他臉色平靜的望著迦邏帝仿佛這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看著他的臉色她的心忽然平靜下來自普羅受傷之后隱隱仿佛一條線一般把所有的一切都串了起來讓她心中充滿了疑惑而直至今日看到他的臉色那種疑惑卻漸漸明晰起來。
  (打擾幾分鐘幫手投票起點進行年終網絡評選活動需要讀者投票登6以后可投上一票有喜歡我的書《誓不為妃》幫忙投上一票寫上書名:誓不為妃書號:181657
  作者名:云外天都
  就可投票最受歡迎作品獎。
  年度風云人物投票更簡單有作品名點《暴君的寵姬》就行了
  合什拜托了。
  登6起點女頻有金黃色的:2oo8起點女生頻道網絡盛典大家點進去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