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218 父子

水晶屋晶瑩燦爛如兒臂一般粗的巨型蠟燭此時燃燒得極為熱烈沒有人知道它是怎么熄了又是怎么亮了起來莫蘭等人知道下面將要生什么只有那位老皇帝眼睛直愣愣的看著拿在迦邏帝手中的雕像那只雕像本是他的玩具。
  他很不高興人家搶了他的玩具于是他想走過去搶回自己的玩具老皇帝向他走著莫蘭想拉住他但這個時候手剛貼近他的手臂一股大力從他手臂上傳了過來他甩開了她的手。
  向他自己的兒子走了過去。迦邏帝笑了起來:“父皇過來過來……你的兒子不會害你的!”
  老皇帝卻遲疑了起來喃喃仰天:“兒子?兒子?”忽然之間他臉上現出慌意丑陋之極的臉曲扭著他一轉身向自己的水晶屋跑去啪的一聲關上水晶屋的門每一個人都看到他在水晶屋內來回踱步用手扯著自己的頭嘴唇開合從唇形上看他反復的說著兩個字:“兒子……”
  迦邏帝的一聲兒子讓他若隱若現的憶起了以前想畢他回憶起的一定不是一個好的回憶。
  他想起的是那雙掐在脖子上的手!所以竟管迦邏帝手上有他的玩具他還是躲進了水晶屋里面。
  迦邏帝看到眼中噴出怒火不知道自己要花多大的力氣才能又把那老家伙從水晶屋內哄了出來。
  他現在需要的是老皇帝身上地血與自己兒子身上的血兩種相混。才能造就他的長生不老。
  莫蘭等人等了許久那種六識陷入混亂的感覺始終沒有出現看來迦邏帝并不想再次讓他們陷入陣中。
  現在迦邏帝以兩人之力……控制住了他們所有的人如果他們動那么他一定會動那隱藏在暗處地陣式如今的他們雖然人數眾多卻如蛛網之中的飛蛾被困在此。
  迦邏帝嘆了一口氣道:“普羅。我的皇兒我們之間為什么要變成如此模樣?你與紫兒都是我的孩兒流趟著的是我的血我要你還給我的只不過一杯而已你都不愿意?”
  他看見離他幾米遠地普羅腰桿挺直如槍看來他身上的傷已經完全好了。以前那種死灰一樣的白已被臉上的紅潤代替既使隔得老遠他都可以感覺到他兒子身上充沛的活力。他心中暗想難道兩種血液此時相混竟有如此的效果?
  普羅冷冷的道:“父皇我們在你的眼中到底是什么?我們是你生的孩兒嗎?”
  莫蘭心想你這么問他豈不廢話他連自己的父親都可以殺死。自己五個兒子都可以為他地野心而死他是一個極端自私自利的人。
  可是廢話也是要說的因為如果不說。兩人之間仿佛已經無話可說。
  迦邏帝是一名帝王。他的帝王之術已經登峰級所以。他繼續勸道:“皇兒你一直都是我地孩兒只是你自己不把自己當成我的孩兒而已朕雖然不能再把皇位留給你但是朕還是把你當成一家人長壽雖然好但是長壽卻是寂寞的朕需要一個同伴而你我的皇兒就是我最好的同伴。”
  他深情款款的說著襯著他滿面白色的須臉上深深的皺紋語氣之中流露出深深地傷感沒有人會認為他說的是假話但是大廳之中卻沒有人相信他……
  沒有人為他的話感動他的女兒紫羅蘭公主忽然呲的笑了一聲道:“父皇你的皇兒早就領教夠了你地仁慈您不也一邊布出公告以慈父之名赦免他們地不孝之名?而您派出去的殺手卻早已遠赴邊疆刺殺您剩下地幾個兒子我的兄弟?”
  迦邏帝輕輕的笑了大拇指上那翠綠的扳指在黑色的雕像上撞擊磨擦出輕脆的聲音叮……
  他道:“原來那些刺客全都無功而返都是因為你向他們通風報信?”
  紫羅蘭公主笑道:“我只不過為了自保而已雖然他們沒什么好但是能讓他們活著給你添堵卻也是好的。”
  莫蘭暗中擊了一下掌心想這一家人沒有一個是好相與的個個兒都厲害無比。
  迦邏帝淡淡的道:“遲死早死只不過時間的長短而已不管你們相不相信對你們是不同的朕想做一名帝王并不是一個光桿帝王。對你們朕總是留了一分憐惜的只不過看你們珍不珍惜這分憐惜了。”
  普羅笑了笑暗心警意道:“那么兒臣就多謝您這份憐惜了。”
  迦邏帝靜靜的望著他們沉默不語大廳之中忽然間靜了下來靜得只聽到蠟燭的畢畢剝剝。
  “動手……”迦邏帝輕輕的道。
  他沒有啟動那擾亂人六識的陣法而是直接道:“動手!”
  莫蘭等人心中升起疑問他為什么不采用最簡單的方法?
  卻聽見耳邊傳來箭聲從屋子的四個方向射來無數的箭一支又一支連珠的射向他們。
  普羅一把把莫蘭拉向身后真力到處手臂拔向那箭莫蘭一怔她聽到了他拔開那箭的聲音如金石相激他的身體生了什么變化為何仿如鐵制?
  一輪狂風暴雨般的箭雨如忽然來時一樣又忽然間停了下來留下了滿地的箭莫蘭雖然被普羅拉了一下藏在他身后未受絲毫損傷但是莫鐵與莫熊卻閃躲不及一個被射中胸部一個被射中腰部坐倒在地。
  紫羅蘭公主用復雜之極的眼光看著莫鐵原來她被莫鐵一把拉到了身后。
  鮮血從兩人身上流趟下來莫虎急得手足無措:“怎么辦?怎么辦?他們受的都是重傷。”
  的確以現在的醫學條件如果不馬上治療只怕他們命不久已。
  莫蘭蹲下身仔細的看了看他們兩人身上的傷流出的血她一驚道:“不好箭上有毒……”
  他們的流出的血帶著微微的紫色。
  迦邏帝又嘆了一口氣頗為可惜的道:“皇兒你是我生的我并不想取了你的性命我要的只是你身上的一杯血而已雖然殺了你我同樣能拿到但是我總是不想我們之間變成如此模樣。”
  屋子的四個角落之處不知道什么時候如鬼魅一般出現了四個人蒼白的臉色紅色的眼瞼每個人手上都拿著一把駑連的駑。
  大廳內的光非常的亮但是沒有人知道他們怎么出現在那里。
  莫蘭看到他們仿佛被人激起了遙遠的記憶她想起了南寧王府那座古怪的房子凌羅手下那些古怪的人那些人與這些人是如此的相似。她喃喃的道:“他們是那些人?”
  難道凌羅也回到了迦邏她又制造出了這些人?迦邏帝的手中有多少這種人?
  普羅道:“父皇看來兒臣已沒有選擇只不過可容許兒臣治好這兩個人?”
  他指著莫熊與莫鐵他們兩人倒在地上鮮血直流臉色如紙一般的白。
  迦邏帝笑道:“我的兒子果然比我多情好朕答應你!”
  當那如雨一般的箭射向他們的時候不但莫蘭聽到連迦邏帝都聽到了箭擊在普羅身上出金石般的聲音他想知道。自己的兒子身上生了什么變化是好的還是壞的。
  還有他準備用什么方法去救治那兩個受了重傷的人。
  在意料之中又出乎意料之外普羅伸出左手食指的指甲割破手腕手腕上的血汩汩流出滴入莫熊與莫鐵兩人的口中滴在他們倆人的傷口之上。
  迦邏帝滿含妒意的看到莫熊與莫鐵傷口緩緩的復合臉上原本有著的死氣也消失不見只不過半盞茶的功夫他們倆人站起了身。
  長久彌漫在他心底的疑問得到了解答諾亞大神留下的那個殘本關于長壽的秘密少了一頁當種子種在了身上時同時飲下來世水那么就會變成金剛不死之身不但是長生而且身體生了變化金剛不壞那豈不是神仙?
  他的兒子就成了這樣的人?他兒子的血也可以使他變成這樣的人!
  迦邏帝望著他的兒子仿佛看到一尊閃著金光的大佛。
  他卻不知道他已經漸漸踏入由他的兒子組織的一個巨大的陷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