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23 珠釵

淚紅雨道:“當然不好吃,差過我有一次從村頭的老伯手中拿來一支金釵,換了銀錢,從鎮上買來的幾個窩窩頭……”
  西寧王聽了,心中不由得一跳,村頭的老伯,手里有金釵?那樣貧窮小山村?這金釵從何而來?他問道:“什么金釵?什么款式?你還記得嗎?”
  淚紅雨愁眉苦臉的道:“都說了,本來記得的,可這幾天一餓,全忘了,對了,那金釵上面,仿佛有一顆珠子,有這么大……”
  淚紅雨比了比大小,用手指圈成一個圓圈,有桃子大小,見西寧王用疑惑而不相信的眼光望著她,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嘴角照樣流下了口水,道:“哦,仿佛記錯了,都是這幾天餓的,有這么大……”把那圓圈縮小了一點,成豆子般大小……
  西寧王暗想,這福王遇害之時,的確帶了不少金銀珠寶在身上,說不定被周圍的鄉人撿了去,那么倒可以尋著這個線索查了下去,但是,他又不太相信這淚紅雨,心知她胡說八道的本領極強,但事情總有點影兒的,要不然她也不會說得如此逼真,俗話說得好,寧可殺錯,不可放過,他可不愿意放過這么大好的機會。
  他可不知道,這淚紅雨是純粹胡說八道,騙吃騙喝……
  淚紅雨見他有所動容,添油加醋本就是她的長項,而且可以把細節編得似清晰,又似不清晰,讓人相信一大半,又不相信一小半,她道:“我還記得這鳳釵上的珠子是粉紅色的,村頭的老伯不識貨,以為是小孩的玩藝兒,給這東西他孫子玩兒,被我騙……求了好久,用五六根自制糖葫蘆才換了過來的呢。可沒曾想,倒換了不少銀子,有十來兩之多……”
  其實她講的,是她偷拿了老夫子私藏在枕頭底下的一只珠釵拿去當了換銀子的事,她所說的事,當真是真有其事,只不過,人物與地點全都變了。
  西寧王聽了,倒有七分相信,不由得喃喃的道:“難道是那支粉珠金釵?”
  淚紅雨不知道他喃喃講些什么,只聽到了一個粉字,馬上打蛇隨棍上道:“當鋪的老板,都說就那珠子還值幾個錢,說是什么粉什么的,也不知被他騙了沒有……”
  西寧王這個時候相信了一大半,問她:“你還記得當在了哪里嗎?”
  淚紅雨這才手撫著額角,道:“本來記得的,可餓得厲害了,頭昏腦漲,就一點都不記得了……”
  西寧王心知她的目地就是吃飯東西,而且要山珍海味,一般的菜她還不屑于吃,本來他就不想再餓著她了,于是順手推舟,道:“好,只要你能記得起來,本王天天給你吃山珍海味……”
  淚紅雨聽到‘山珍海味’這幾個字,感覺空空如也的腹中咕咕的叫了兩聲,口水有直往唇外流的趨勢……當然,既使不餓,她的口水在特定的時候也是往外流的。
  她忙換了一幅心思向往的饞樣子,道:“王爺,既然您說起山珍海味,不如咱現在就開始,奴婢都有好幾天都沒吃過一頓好的了,您早一點給奴婢吃了,奴婢就可以早一點記起我那忘記了的往事,對您,對我,豈不都好?”
  西寧王見她餓得可憐夕夕的,特別是嘴里頭講話之時,口水往外滴著,像一條熱天里伸著舌頭往外吐氣的小狗般可憐,不知怎么的,就不想再為難她,一揮手,吩咐人下去置辦一桌山珍海味上來。
  淚紅雨吃飽喝足,又提出諸多的要求,這才東拉西扯,把自己編的這個故事重編了一遍,她把這個故事編得頗有水平,把那天村頭老伯小孫子的衣服的細節都一絲不茍的描繪了出來,當然包括她怎么用幾只糖葫蘆怎么騙得小孫子的手中的玩具,怎么立刻馬上的跑到城里頭,當了十兩白銀,甚至連當鋪的名都說了出來,真可能說得上是查有實據,但是查不到,聽著有道理,但是沒影兒……
  西寧王半信半疑,將信將疑,打了一個手勢,叫人去城里當鋪找那所謂的鳳釵,飯還沒吃完,人回來了,附耳幾句,告訴西寧王那真有那么一支鳳釵,是死當,前兩天被一個人買走了。
  西寧王皺了皺眉頭,望了一眼淚紅雨,見她一本正經的在那里大吃大喝,毫無懼怕的樣子,心中雖有疑惑,卻也無可奈何,只能當她說的話是真,希望她真的知道一些有關于那福王的事。
  淚紅雨有了資本在手,哪有不予取予求的,每天東編一點兒故事,西編一點兒線索,把西寧王的手下騙得團團而轉,自己則每天吃得油光滿面,眼見那膚色更潤,白里透紅……只可惜,嘴還是歪的,唇還是斜的。
  其實,她心里著急著呢,她所編的每一件事,基本上都有個影兒在那里,比如說鳳釵,她早叫玉七去贖了回來,這才沒穿幫,又編了幾個某某老農在附近撿了個什么東西的傳聞,全都是全家搬遷了的老農,讓人查無實據,但是,可以編的東西可越來越少,也不見老夫子想辦法來救她,她不由得開始心急起來。
  每天大魚大肉的吃著,雖說解決了吃飯的問題,可這小命的問題一點都沒解決,她也不想一天到晚提心吊膽的跟西寧王斗智斗勇,只想快快的逃離這個牢獄,回去過自己那自由自在的生活。
  關在另外一個牢房的畫眉依舊是每天那半死不活的模樣,每天除了研究蟑螂,就是打氣練功,牢里頭也沒有人再理他,不比得淚紅雨,三天兩頭的,西寧王就跑了來掏心掏肺的掏問一遍。問得淚紅雨幾乎抵擋不住,不過,淚紅雨倒暗自慶幸,他現在對她歪嘴斜唇的模樣倒沒了興趣,興趣都在淚紅雨編出的故事里了。
  她可不知道,西寧王對她編的故事其實是信得不多的,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喜歡的,是與她和平相處的日子,雖然呆在牢房之中,淚紅雨說的雖是不著邊際,可不知道怎么的,西寧王每過了兩天,腳步就不由自主的往牢房里走,都勤得過進他那后宮寵妃們的寢宮了。
  淚紅雨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編的故事足以唬弄到了他,騙得他團團而轉。
  淚紅雨斜眼望了望畫眉,見畫眉還是那幅不管你外面血雨腥風,他自打坐練功的模樣。不由想起了那天晚上朦朦朧朧之中聽到這牢獄之中的對話,心中起了疑心,心想,那晚上的對話,顯示這畫眉應該是西寧王派來監視自己的,為何他對自己卻一點兒動靜也沒有?既不趁機打聽小山村的事兒,也不向自己搭訕,整天沉默不語,仿佛有很多心事一般?
  …………………………兩更求PK票…………………………
  兩更,求女頻包月PK票,有票票的,記得砸下來哦,淚紅雨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