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219 老人

(照常要粉紅票有票的支持一把。)
  迦邏帝心中的嫉恨如草一般的瘋長他恨恨的看著自己的兒子看著他治好的地上躺著的兩人他轉念之間想到他也可以變成他這樣心中才略略的好受了一點但是長生的喜意卻淡了很多本來屬于他一個人的專利卻被另一個人占了先既使是他的兒子他也感覺心中不適帝國只有一個而同時出現了兩位具有皇室血統而且有奇長生命的人他心中那種不安的感覺更甚。
  他靜靜的望著自己的兒子暗中打了一個手勢這代表著如果普羅稍有異動就讓他身邊的人死無葬身之地雖然殺不死他但是他身邊的人卻成了他最好的羈絆特別是那名女子。
  迦邏帝微微的笑著既使在如此劍拔駑張的時刻他也慈詳和藹:“皇兒等這事一過朕就為你主持你與淚姑娘的婚禮到時候舉國上下同慶朕也想早點享享天倫之樂!”
  自是沒有人順口接著他的話往下說莫蘭聽了他話中的意思知道他是在以自己的性命相脅逼迫普羅就范他還是有點怕的怕他這個兒子不顧一切了那么他的帝位甚至于他的生命都將不保。
  幸好他這位兒子性格并不像他他更像他的母親總是那么多情。果然普羅沒有不顧一切他只提出了一個條件。象十年之前那樣差不多的條件他道:“父皇我可以幫你完成你的愿望但是……”
  迦邏帝打斷他地話。笑了笑:“我們既為骨肉至親我自然知道你的希望你放心她以后是我的兒媳婦她身邊的人也是她的家人我怎么會動她?”
  普羅道:“既如此那就最好。他們留在這里既然也沒有了什么用父皇可準許他們離開這里?”
  巨蠟地燭光照射在迦邏帝的臉上把他的臉照得或明或暗他微微的低了頭:“朕的寢宮之外早已準備了駿馬宮車只要他們愿意他們隨時可以離開只不過皇兒。你放心他們離開么?”
  迦邏帝嘴角含了親切的笑意。他的意思很明白既使我讓他們走出去隨時也可以把他們捉了回來只要他們在迦邏境內。迦邏就是一只大大的籠子他們怎么撲騰也撲騰不出去!
  普羅低頭看著腳下地白玉磚它散著清冷柔的光反射進普羅的眼里就仿如他父皇的目光一樣。
  他抬起頭笑了:“父皇既不愿意。那也就算了兒臣既是父皇的兒子身體膚都來源于父皇既使父皇讓我去死兒臣也是沒有半句怨言的。讓做父親的長壽安康。本就是身為子女應該做的事……”
  迦邏帝頗感欣慰含笑望著自己的兒子。卻沒有下令撤下四個角落那手持著弓駑之人他們每個人依舊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視著場中弓張箭弦對準了場中地人。
  很明顯迦邏帝等著普羅等他自已走過來。
  莫蘭很想拉住他叫他別過去但伸出了手卻又縮了回去她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他。
  她的手沒有碰到他的衣袖他卻感覺到了他回過頭來向她微微的一笑如黑夜之中忽然炸開地煙花俊美得有些妖異這一刻她想到的卻是他還是那冰藍王子時時刻刻的想要眩一眩自己的容貌。
  本應該帶有些微緊張的心情被普羅這一笑沖淡得煙消云散莫蘭的心忽然間鎮定下來她相信普羅與自己會渡過這一關不會讓不應該長壽的人長壽不會把迦邏帶入一片混亂讓迦邏永遠的沉淪。
  從通道后面走進三位面目僵硬地人他們手中拿的是普羅寢宮內那小盒子里面的所謂神器當然看在莫蘭等人的眼里這只不過是普通的注射器吊針而已普羅身體內的血就是通過這個注入了莫蘭地體中。
  兩張鋪著金黃色錦緞地小床被放在大廳的中央床頭放了支架支起那吊針針筒迦邏帝皺著眉頭望著躲在水晶屋內地老皇帝老皇帝依舊滿臉驚慌雖聽不到聲音也知道他喃喃的自言自語反反復復的說著:“兒子?兒子?”
  水晶屋從里面反鎖如果他不自己走出來則誰也不能把他叫出來而迦邏帝需要他的血就像老鼠需要大米。莫蘭暗暗的念了一句這樣的話有些興災樂禍。
  迦邏帝卻只是微皺了一下眉頭就解決了這件事他叫米世仁提起綣縮在一角的老人只對那老人說了一句:“想辦法叫他出來要不然你的兒子命將不保!”
  那老人緩緩的站直了身子一言不向水晶屋走去他的手里拿著的是迦邏帝遞給他的那幅黑色的雕像。
  雕像在水晶屋墻壁上親磕老人臉沖著水晶屋內打了幾個手勢那老皇帝竟然真的把水晶屋的門給打開了。
  一幕奇怪的情景出現了老皇帝走出來接過那老人手里的雕像頗有些依戀的靠著老人那表情和那神態居然有些像老人的孩子。
  看來他們一起在地底生活了很長的時候兩個人已經把彼此當成了對方唯一的依靠所以老皇帝對老人才會如此的依戀。
  莫蘭看了這一幕不由得心想這迦邏帝一家人真是非常奇怪的一家人一個外人居然會比至親骨肉還親老皇帝聽到兒子兩字會嚇得抖而看到看守他的老人卻親昵如一家只有在帝王之家才會有如此的情景。
  老人對那老皇帝說了幾句又指了指那張床老皇帝先是如孩童一般的搖了搖頭身子還扭了幾扭仿佛頗不愿意可最終他還是點頭同意了。
  向那張金黃色的小床走去。
  莫蘭明白了迦邏帝為何沒有處死老人就算他背叛了的情況之下原來他早就預防了這一幕老皇帝對他的話可能不聽但是對老人的話卻必定會聽的。
  一切準備就緒他能達到他的愿望嗎?
  沒有人知道。
  也許這一切只不過是諾亞大神留在人間的一個實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