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221 一對父子

米世仁緩緩的走了過去衣袂飄飄眼內飽含了深情走到那滿面蒼傷的老人面前扶著他輕輕的握著他的手叫了一聲:“父親……”
  那一瞬間老人的眼窩里流出兩行濁淚他反握住米世仁的手:“仁兒……”
  莫蘭見此心中雪亮這一老一少怕是早已相認在大廳中故作不相識只怕是早已訂好的陰謀而這訂立陰謀者只怕就是普羅。
  迦邏帝見此忽爾笑道:“真是一對好父子。”他看到他們父子相擁又看了看自己的兒子普羅他正用復雜而憐憫的目光望著自己。
  他又笑了笑道:“真是我的好兒子。”
  一切皆已明白從普羅受傷之時開始這個局就已經布下了普羅以自己的身體為引引他打開地底廳殿喝下來世水當來世水與普羅體內的種子相融便造就了普羅金剛般的身體便引誘得自己迫不及待的要得到長壽。
  可是為什么自己的兒子喝下沒事自己卻有事?
  迦邏帝感覺到臉上撕扯得生疼生疼感覺到臉上的肌肉裂開又合擾而體內卻也如火燒一般連呼吸都仿佛在撕裂著胸腔扯得人生疼生疼。他揚起手中的鏡子包了萬一的希望希望能看到一張變得年輕了的臉可是事與愿違他的臉上還是層層疊疊的皺紋。
  普羅輕聲的道:“諾亞大帝留下了一本治作長壽藥地密方直可惜其中少了一頁。關鍵的一頁而這一頁卻是刻在那個圣廟的廟門上的父皇每年在圣廟之前經過難道不知道?”
  迦邏帝心頭大震。渾身如擺糠篩一樣的亂擺讓莫蘭想起了冬天掉下水地倒霉人心想這老皇帝受了打擊也同魚相差不了多少倒真是奇觀。
  想想也對一個天大的秘密青天白日般立在廟門前他來來回回不知走了多少回。不知看了多少回居然不知道放在誰的身上誰都會顫抖如糠。
  他問:“是什么什么秘密?”
  莫蘭也想問是什么秘密?因為那廟門她也走過了卻從來沒見過那所謂的長壽的秘密。
  普羅輕聲吟道:“壽不過三世血緣不可混……。這幾個大字日日夜夜的刻在圣廟的門上您難道不知道?”
  迦邏帝迷茫的望著自己地兒子:“這是什么意思?”
  普羅笑了笑諷刺的望著他:“父皇。你的長壽之夢一開始就錯了我您與祖父為三世血緣三世至親的血緣是不能一瞬間混和在一起的……”
  莫蘭聽了他們的話感覺非常的懸這幾個前言不搭后語。莫名其妙的話就能代表那么高深的意思?她感覺這普羅是在忽悠他的父親。莫鐵作為醫生顯然也領悟到了這一點附在莫蘭耳朵邊輕輕地道:“你美人計的對像仿佛比你還聰明少許呢!”
  自從知道莫蘭對普羅施展美人計是騙自己編出來的假話之后莫鐵總是不失時機的在一旁敲敲打打。
  迦邏帝卻信了這話臉上更加增添了幾分瘋狂。心中地希望一下子落了空。他感情上受不了惡狠狠的望著普羅:“你。一開始就知道?”
  普羅嘆道:“父皇為什么你直到現在還不明白你將你身體所有的人都要利用到盡可曾想過他們是不是愿意為你利用?”
  莫蘭心道:還聰明過我呢這不是一句廢話么?他不利用人他能成得了皇帝?
  迦邏帝有些明白了的確到了最后他身邊所有的人都背叛了他……
  普羅道:“米御醫會為你所用是因為你拿他的兒子來要脅以為他兒子落入你手而米世仁會為你所用是因為你告訴他他的父親并未死尚存活于人間……這也是你僅的一次善心吧?用來世水救了米御醫不您不是善心而是您很清楚您助借他登峰絕地醫術我唯一不明白的是喝了來世水的人都會失憶為何米御醫沒有?”
  迦邏帝哈哈的笑道:“原來我這個絕頂聰明的兒子也有不明白的事情朕就偏不告訴你!”
  米御醫冷冷地道:“有什么奇怪地要知道老皇帝身上的血不光可以用來飲!”
  迦邏帝目光森森地望著米御醫:“原來連這個你都已經研究出來了!”
  米御醫嘆道:“在地底十年有什么不能研究出來的?”
  研究出來了卻沒有給他就像那幅黑色的雕像明明在米御醫的手里卻不拿出來。迦邏帝機關算盡想不到到頭來卻被他身邊一個卑微的御醫算計。
  莫蘭忽噢了一聲迦邏帝的臉……
  周圍的人都用驚訝的目光望著迦邏帝的臉除了普羅與米御醫。
  迦邏帝感覺到眾人奇怪的目光踉蹌著走到跌落在地的鏡子旁撿起跌落在地的鏡子往鏡子里一看忽然間哈哈大笑:“成功了成功了什么三世血緣朕不是一樣變年輕了?”
  普羅憐憫的望著他:“父皇兒臣忘了告訴你了你的臉雖然是變年輕了可是身體卻會漸漸的僵硬您會變成一個僅僅頭會動的人只能站著坐著連手指都不能動一下不能飲美酒不能吃美食當然長壽的人是不需要這些的……”
  莫蘭暗想植物人?莫非是植物人?可是植物人沒有意識不會思想但他卻會而且眼睛會轉動嘴巴會張開換句話來說他……是一個只有身體僵硬的植物人?
  莫蘭一想到此忽然身上打了一個冷顫這樣的話還不如變成全身都不會動彈的植物人還好起碼無知無覺的什么都不知道。
  迦邏帝聽了普羅的話很顯然他也想到了這個問題一個頭腦清醒身體卻不會動彈的長壽人?他的境遇還不如他的父親老皇帝雖然頭腦不清但卻手腳能動自由自在。
  “不可能怎么可能你騙我的……”迦邏帝頭臨亂滿臉兇惡恨恨的望著普羅他眼神如狼眼眶中充滿了血絲襯著他變得一半黑色一半白色的頭真正狼狽不堪仿如厲鬼。
  他想向普羅撲起去卻站立不穩跌倒在地因為這個時候他白腳開始變得僵硬漸漸延伸至大腿半腰當他撲向普羅的時候每個人都清楚的聽到他與地面相撞出如木材撞到地面的空空之聲。
  這個時候他自己很有可能還有感覺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年輕的臉上露出驚慌之意他的身體卻不能再移動只剩下頭在地面上勉力的抬起努力的抬高望著他的兒子他的女兒。
  紫羅蘭公主不一言向前走了兩步想要去扶起他最終卻停下了腳步她不知道如何面對她的父皇。
  普羅輕輕挽住她的手:“皇姐父皇呆在這地底之下可能還好一點少了一點紛爭少一點欲望……”
  紫羅蘭公輕嘆一口氣。
  而在大廳四角用箭指著他們的那些變尸人卻很奇怪始終一動不動箭未離弦。
  米世仁吹了一聲口哨他們才放下手中的駑又呆呆的站立。
  迦邏帝臉雖變得年輕英俊臉上肌肉卻曲扭如鬼莫蘭感覺他現在的樣子還不如以前年老之時那時他還會顧忌所謂容顏臉面而現在他卻如此可怕。
  看著他被抬著放入水晶屋內而老皇帝卻也自動自覺走入屋內又自動自覺的關上了水晶屋的門他神志雖不清卻明白他的兒子再也傷害不到他走到僵立的兒子面前捏了捏他的臉又揪了揪他的耳朵開心得呵呵大笑。
  莫蘭道:“你是故意想讓老皇帝為自己報仇嗎?”
  普羅臉色轉冷:“哼這種骨肉相殘的戲碼你很喜歡看嗎?”
  莫蘭一怔他從來未用這種神態跟自己說話為什么他的臉色轉變如此之快?難道他忘了自己并不是小女孩這樣白癡般的相激的方法撼動不了自己分毫?
  她沒有再去煩普羅她感覺普羅身上必生了什么而真相需要自己去查實可是她想不到普羅可以做得這么絕這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