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222 皇位

迦邏帝駕崩的消息宣告天下他那幾位固守邊疆準備叛亂的兒子紛紛回轉其中的暗潮洶涌明爭暗斗自是不在話下但在紫羅蘭公主的幫助下普羅的兄弟們還是推舉了普羅繼承下一任的帝位白色的燈籠在迦邏城的大街小巷掛起每一位百姓的頭上都戴了白色的頭巾他們盡管臉色黯然卻見不到有幾分戚色甚至于有些人臉上雖然沉重可眼中卻露出幾分活潑來()。
  莫蘭與莫虎莫熊幾位行走在這撒了黃土的大街之上由于迦邏帝的去世整個大街沉默了很多但是他們卻感覺不到那種深切的悲痛想必迦邏帝在他們的心中早已經不是以前的那位明君。
  皇室出葬的儀葬隊就要行走過來了商鋪的窗欞早糊上了白紙迦邏城內一片白色哀樂嗚嗚咽咽的傳來漫天的紙錢從開道的宮人手中撒下沉重而厚實的棺木由四十多名身穿白衣的宮人抬著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護衛連刀鞘都纏繞成了白色如此眾大的場面如此多的人走在街道之上仿佛如白色的海洋()。
  莫蘭與莫虎一行被人群遠遠的隔開了莫蘭看不到普羅的御駕連綿不斷的隊伍與旌旗把他們隔得如此之遠。
  莫蘭心中感覺到了極度的不安自從那一晚之后他們回到了店中可是普羅卻再也沒有招過他們入宮他們連宮內的消息都不能得知他們只有從旁人的口中才知道。普羅登上了帝位舉國大殤具傳普羅陛下已經定下了幾名妃子只等殤期一過。即將舉行大婚。
  這期間沒有人從宮內傳來消息仿佛這個世界上不存在他們這群人他們沒有與普羅一起共甘共苦過而莫蘭也沒有與他一起生活了十年他登上了帝位已經全然把他們忘記了。
  莫鐵冷冷地道:“狡兔死走狗烹。他既已登上帝位還需要我們這些人在他面前指手劃腳嗎?”
  莫虎安慰莫蘭:“也許大局剛定千頭萬緒他忙不過來也未可知!”
  嗚嗚咽咽的哀樂還在迦邏的街道上飄蕩那如海一般的白色終于從她的眼前消失既便是如此盛大莊嚴地時刻也沒有人前來告訴她入宮的消息他真的已養成所謂的帝王之氣把一眾與他生死患亂的人忘了嗎?
  莫蘭卻不會相信這一點。那十年小山村的時光那夫子臉上的笑臉在她的記憶里永遠是那么清晰。
  于是她要求莫鐵帶她飛入皇宮。她一定要搞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
  黑夜暗暗那長長地宮墻卻以前許多次一樣阻止了許多爬墻的賊人可是總有那么一兩個本領高強的人能順勢而上比如說現在。
  莫鐵不耐煩的對莫蘭道:“隊長。你到底去不去來到了這里偏又不走了什么意思?雖然你是隊長但是也不可以如此猶豫不決!”
  莫蘭望著那高高的城墻()。心中忽然很膽怯。她怕看到那城墻后普羅冷漠的臉她的信心忽有些動搖。自己為什么認定他不會忘記前言為什么認定普羅不像他的父親?
  血脈相連血統相承有如此的父親怎么會有像夫子一般的兒子?也許那十年只不過是他潛伏地十年是他想要翻身而不得不的忍耐。
  既如此自己再纏上前會得到什么樣的結果?
  她想回頭就走那一瞬間什么肩負的身上地任務什么振興的大業在她的眼里都成了一個笑話。
  這一刻她只是一名小女人而已。
  莫鐵淡淡的道:“不看個真真切切你又怎么能安下心來?”
  的確如果不看清楚所有的事又怎么能安下心來?就算是痛得撕裂了心臟也好過真相被掩蓋。
  她終于與莫鐵又趴在了那屋頂同樣的地方同樣的場景只不過這一次普羅沒有拒絕。
  幾名美艷之極地女子身穿素淡的衣裳圍在他的身邊有的在幫他輕輕的錘背有的剝開桌上地水晶葡萄放入他地口中而有的則在他面前無音地旋舞。
  他還知道喪期剛過宮中不得有樂器之聲。
  整個大殿之中素維尚未撤下但是他卻享起了帝王的生活。
  莫鐵義憤填膺:“隊長這種人真與他父親是一路貨色枉我們幫他這么多!”
  莫蘭抬起頭來那磚瓦里透出來的光隱隱的印射在她的臉上她對著夜空沉思良久忽爾笑了一笑:“我要下去!”
  莫鐵驚道:“你還想下去找他?”
  莫蘭淡淡的道:“如果你不帶我下去那么我就自己下去了()!”
  莫鐵嘆了一口氣道:“沒見過這樣不到黃河心不死的人!”
  莫蘭忽然間腳往下一踩如上一次一樣瓦片紛紛落下砸在大殿內的人身上紛亂如雨……
  她整個人也跌了下去莫鐵忙快的沖下總算在她接近地面之時把她接住。
  那幾名女人驚得四散而開驚叫連連普羅回眼望來看見她似驚訝也似有些慚愧站起身來:“小雨你……來了?”
  他的神態之中有些畏縮原來的意氣風被見到莫蘭的震驚掩蓋他的樣子讓莫蘭想起了一種情形那就是丈夫被捉奸時的情形。
  他是否感覺有些慚愧?
  大殿之內依舊彌漫著那股奢侈之氣宮女們遠遠的避開那幾名女人也不敢上前很顯然大家都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
  莫蘭心想這場戲演得真好如果不下來一看倒真被他唬弄住了。
  她輕輕的道:“客既來了為何連杯茶都沒有?”
  宮女們一動不動還是普羅揮了揮手某一名宮女才急急的去斟茶倒水。
  莫蘭轉了一個圈忽然問道:“普羅陛下到底在哪里?”
  普羅笑了笑:“小雨你怎么連我都不認識了?”
  莫蘭淡淡的道:“他與我生活了十年他的眼神你怎么都扮不了的!是不是紫羅蘭公主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