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224 皇陵

夜幕漸漸降了下來品玉坊沉浸在一片黑暗之中那塊紅色的門簾在黑夜之中變成了如墨一般的顏色她精波力盡的揭開門簾走了進去()。
  她找過了許多的地方把迦邏城翻了個遍而普羅卻像在空氣之中蒸了一樣不見一點蹤影她知道莫虎與莫熊很擔心她每天他們都小心翼翼的跟在她的身后可又不敢跟得太近怕被她現而莫鐵卻每天要等到她回來之時才回去睡覺暗中還有米世仁等監視著她。
  她卻越來越沉默每天臨晨的時候出去漫天都是星星的時候才回來茫無目地的尋找讓她容顏漸漸憔悴她總是幻想某一個時候某一刻他會靜靜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臉上是大胡子也好是罵也好只要讓她能看到他可是他始終沒有出現在面前。
  她知道如果自己不甩掉他們自己永遠也找不到夫子她隱隱感覺夫人的失蹤每一個人都知道唯一不知道的原因的只有自己!
  于是她再也不到到處的尋找她靜靜的呆在品玉坊里仿佛她已經不再把夫子放在心上仿佛生活中所有的一切皆已恢復了平靜。
  每天她制一樣精美小菜擺在院中那棵大榕樹底下細細品嘗香氣隨風飄散自是引得躲在暗處之人垂涎欲滴肚中如鼓一般的響比如說那莫虎與莫熊看得兩眼淚汪汪。幾乎想沖出去直接搶入口中漸漸的他們嬉皮笑臉地圍了上來莫蘭也不多話輕輕道了一句:“坐……”
  第一次。他們只吃得幾口殘羹但第二次就多加了兩幅碗筷石桌上的小菜變成了三碟。
  沒有人談起普羅的去向莫蘭便也不問只不過石桌上的菜碟卻越來越多而坐在石桌旁的人也越來越多()。
  吃人嘴短。這句話地確是至古名言終有一天老實人莫熊忍不住多了一句嘴:“也不知普羅的娘親怎么樣了?”
  眾人雖然吃著東西卻不約而同的抬起頭來看他打量那個資態極為整齊劃一。
  莫蘭這才想起那位白蒼蒼的老太太古稀之年降伏了一群馬賊。騎在一匹烈馬上又被莫鐵降伏的情景。
  莫蘭想了想不經意的道:“老人家年紀大了這迦邏帝國。想必沒什么好吃的東西我想煮一兩樣好菜送給她也不知送到何處為好?”
  莫虎邊夾著桌上青蔥翠綠的青菜也跟著嘆了一口氣把菜放入嘴里頭這才囫圇不清地道:“還能去哪里?皇帝新喪她自是要去看看昔日的丈夫的雖說這迦邏帝不是什么東西。但是始終是夫妻一場……”莫蘭拿筷子的手微微顫了一下幾乎沒把那筷子顫入泥地之中自己怎么沒有想到?怎會沒有想到?
  那一場漫天的雪白飄飄蕩蕩幾乎鋪滿了整個迦邏帝都的紙錢那寬大無比的棺木里面。原來。躺著的并不是只有腦袋會轉動的迦邏帝?
  她忽然丟下筷子。HTtp:向門口沖了出去來到大門口卻現米世仁斜倚在門口陽光淺淺的灑了下來把他臉上鍍了一層金光他道:“別著急我備了馬車……”
  她回頭望去院子里卻還是團團坐著那幾人幾乎沒有人抬起頭來個個在那里狼吞虎咽仿佛剛才沒有人提醒她。
  門外停著一輛黑黝黝地馬車極寬極大的車廂連腳踏都已經被放好莫蘭提著下擺跳上去坐好而米世仁卻坐在了駕駛位上一甩馬鞭那馬車便無聲無息的向前使駛。
  莫蘭做在這寂寂空空的馬車里不知怎么地就想笑一笑才想著就笑出了聲把在前沉思加駕駛的米世仁嚇了一大跳良久才道:“小雨別怕就快到了()!”
  這個時候莫蘭臉上兩行淚才流了下來越不可收拾也不去擦它任憑它往下流哪知道她一哭起來如同黃河了大水沒有一個止歇的時候仿佛要把那無盡的委屈全都傾敘盡于是一輛馬車馬車上一名表情嚴肅的車夫車箱內哭聲震天動地快的向皇陵處沖了過去。
  夜色降臨把皇陵照得幽幽暗暗的白日里氣勢輝宏的皇陵如今如同一只睡著地老虎靜靜的臥在黑暗之中孤孤單單的馬車在奔雷一般的馬蹄聲中來到了皇陵處。
  莫蘭哭得氣若游絲有氣無力直到馬車停了下來才帶著幾分嬌弱的問:“到了嗎?到了吧?”
  米世仁揭開車簾探頭進來:“再不到這馬車要被傾盆大雨淹了!”
  他伸了手臂要攙扶嬌弱的莫蘭下車哪知莫蘭用眼瞪了他一眼跳下了車他滿臉都是哀怨地表情把莫蘭看得一樂。
  莫蘭想聽到他地消息既使是假的自己都忍不住開心么?
  米世仁見了搖頭嘆息跟在她地身后向那巍峨的入口處走去皇陵之處自然有守陵之人還未走近身著官袍的守陵之人就走了上來米世仁拿出一塊腰牌翠綠通透向那守陵人一晃那小官兒便靜靜的避過一旁。
  幾個矮小的房子房子內有燈火透出是守陵人的住處米世仁帶著莫蘭向那處走去。
  盡管是夜幕降下也可以看得出幾個矮房子旁有一壟白菜在夜色之中迎風招展。
  莫蘭看到那一壟白菜直感覺心中增加了的幾許親切在小山村里的情景如放映機放映一般的在她腦中閃現某一日自己還流著鼻涕咬著手指嘴里頭銜了一根雞翅夫子剛好坐在身邊遠處飄來大白菜施肥的臭味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如果能種一壟白菜搭一個茅屋飲兩杯小酒倚山而居該多么好啊……”
  莫蘭清楚的記得那個時候的自己困惑不已抬頭望他:“夫子你喜歡聞大白菜的味
  夫子撫了撫她頂著兩個包包的頭眼里可柔得滴出水來:“小家伙如果你能永遠的陪伴著夫子夫子什么味兒都愿意聞的……”
  而她注意力卻被地上行走的一行螞蟻吸引埋頭望著只當夫子講了個笑話()。
  看見那壟白菜那時的一切歷歷在目這時她才明白十年的相守的確不易尤其是守著一位把自己當成長輩的女子可是莫蘭卻從來沒有從夫子的眼睛中看到過灰心失望望著她永遠像望著一個失而復得的珍寶。
  莫蘭想直到現在自己才明白夫子當時的感情她想如果是現在看到夫子她也會像得到失而復得的珍寶。
  只要見到他就行!
  米世仁走了過去輕輕敲了敲掩著的門扉莫蘭忽然間緊張起來有幾分近鄉情怯怕看到里面出來的人與普羅全無半點關系。
  門扉打開莫蘭才松了一口氣滿頭花白的頭滿臉的皺紋眼中微帶著憂色比前些日子的時候又老了幾分卻正是普羅的娘親。
  老人一眼望到莫蘭眼中憂色更深淡淡的向莫蘭打了聲招呼:“你來了?”
  莫蘭忽然間嘴唇顫抖腳幾乎站不穩隔了良久才問道:“普羅在哪里?”
  老太太慈祥的望著她全沒有了那對著千萬匪徒的狠厲:“我說過你會找來的他也知道我帶你去吧……”
  事情會這么簡單么?自己找了良久的東西終究要出現在自己面前嗎?莫蘭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