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125 老太太

(請大家幫一個忙起點進行年終網絡評選活動需要讀者投票登6以后可投上一票有喜歡我的書《誓不為妃》幫忙投上一票寫上書名:誓不為妃書號:181657作者名:云外天都,女頻頁有一個年終網絡盛典開幕點進去就是地址了多謝了)
  老太太走上前來攜住了她的手輕柔的撫了撫讓她心底升起絲絲溫暖她道:“可憐的孩子可苦了你了我那苦命的孩兒哎……他說過他最終還是想要見你一面的……”
  老太太臉上的皺紋仿佛更深了一摺一摺的原來堅定的眼神帶了幾許戚然她的手瘦如枯枝握著莫蘭的手讓她感覺到那種從心底滲出來的柔弱莫蘭從她身上感覺到了生命的流逝她已經老了。
  守墓官從帶著幾名侍衛來到平房之前見了老太太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娘娘這就去嗎?”
  老太太點了點頭一瞬間氣度高貴清華。
  莫蘭這才憶起老太太還是一位身份尊貴的娘娘可是這個稱呼仿佛有很多年都沒有被人叫了只有當她的兒子登上帝位她才重又獲得了這個稱號。
  可是現在她的兒子在哪里?
  莫蘭以為老太太要把自己帶到墓室之中畢竟那一場規模宏大的葬禮最終的目地地是在墓室。
  她甚至想著。普羅一個人呆在陰冷沉寂地墓室之中就如許多代迦邏帝王一般她后來知道皇陵與皇宮之間有一個長長的地下通道每隔一段時間。這個地下通道就會打開而老迦邏帝就是由這個地下通道來到了迦邏帝寢宮的地底之下。
  普羅是不是也會像他們一樣在盛大的葬禮之后隔了一短時間那個時候神志已經喪失的他回到自己地寢宮底下?
  想想那老人枯瘦如鬼一樣的臉她的心抽得一陣陣的痛。她的普羅眉目清朗身姿俊雅的普羅最終也會變成那幅模樣嗎?
  當老太太攜了她的手走向馬車駛向城外她才悄悄的放下心來普羅地運氣終究要比其它人好一些的吧?
  迦邏城外是一望無際的大漠黃沙不知道駛了多久莫蘭只感覺路程無比的漫長那馬車車輪滾在沙地上的聲音。仿佛有一種催眠的力量讓莫蘭止不住想打磕睡終于在習習的晚風之中。她睡了過去睡過去之前她想自己不是應該興奮的嗎?為何卻抵不住這如綿而來的睡意?
  她做了一場夢夢見自己獨自一人坐在馬車之上那馬車獨行在沙漠之中沒有人駕駛卻自動自覺的向前行駛著。終于她看見了前面地燈火在燈火之中立著一個清俊之極的人影那么的熟悉她大叫:“普羅。普羅……”
  可那個人影卻漸漸變得透明。風吹過后那人影消失得無影無蹤。
  馬車碾過那個人影。她徒勞的撈起滿手地空氣。
  她感覺自己止不住的抽噎胸腔之中酸得如泡在醋中那是一種撕裂心肺的痛。一路看中文網
  有人在一旁輕聲的道:“可憐的孩子……”
  如粗礫一般的手撫過她的眼眉。
  她卻始終出不了聲只顧著在夢里面抽噎。
  雖處于夢中卻不知道為何她對周圍的感覺卻如此地靈敏她感覺那馬車停了下來車輪碾在沙地上的聲音停止了她被人抱下了車那懷抱有一種熟悉的味道她想睜開眼睛卻偏偏睜不了。
  她聽見有人說:“她怎么樣?”
  “還好為了使她安眠我在車里撒了藥粉……”
  “那就好……”
  為什么那就好?為什么不讓自己看到生了什么事自己來到了何方?為什么?莫蘭想大聲的叫喚出來可是卻現自己根本不了聲。
  抱著她的那人用手撫了撫她的眉角幫她擦干凈臉上地淚輕嘆道:“為什么睡著地時候你還是不能展開眉頭呢?”
  那懷抱是那么的舒適帶著青草與百合地香味她終于止住了滿臉的淚水她還感覺自己扯開嘴角笑了。
  當她笑的時候她感覺兩片溫暖的嘴唇覆上了她的那嘴唇在自己的嘴角輕咬吮吸。
  她不瞬間她盡了全力想睜開眼睛卻眼皮卻如有千斤重一般始終無法打開。
  她在心底吶喊:“普羅是你嗎?普羅?”
  為什么不讓我看看你?
  那溫暖的嘴唇終于離開了她的她聽見有人開門的聲音無數的腳步聲傳了過來有人道:“你把她帶了進來?”
  “僅僅這一次這一次過后我們從此不再相見!”
  是的那是普羅的聲音。
  莫蘭心底充滿了歡樂可是她依舊不能感覺到身子有絲毫牽動的跡象。
  那紛踏的腳步聲又離她遠去她聽到了關門的聲音。
  為什么自己睜不開眼睛?為什么不讓她看一眼普羅?
  她感覺自己的手臂一陣刺痛她明白了是有人給她注入某種藥物。
  仿佛過了一世紀那么長她感覺自己的手指一動眼皮聽從自己的指揮睜開。
  在睜開的那一瞬間她忽然間很怕怕看到面前的人不是普羅怕看到一位如諾亞大神一般的人可是烏云卻并未壓頂向她展開燦爛之極的笑容的卻真的是普羅。
  他還是那幅模樣嘴角卻帶了幾分笑意仿佛知道她早已醒了卻不敢睜開眼睛。
  莫蘭閉了閉眼眼淚卻從眼角滲了出來。
  有人緊緊的抱住了她:“是我別哭了是你的夫子……”
  莫蘭這才睜開了眼抱住他號啕大哭如小時候自己跌了交卻賴在夫子身上一樣她一邊把眼淚鼻涕揩在夫子身上一邊放聲大哭著。
  普羅輕撫著她的頭:“小雨別哭了夫子不是在這里嗎?”
  莫蘭邊哭邊道:“你為什么丟下了我?為什么?”
  普羅沉默的把她的頭拉入懷里無言的緊緊抱住她。
  莫蘭還在指控:“為什么你為什么登上帝位之后就要選妃為什么?”
  明知道那個時候他已不是他但是莫蘭卻蠻橫不講理的把所有的過錯推在了他的身上。
  普羅只有繼續沉默。
  莫蘭繼續控訴著把從小到大夫子對不起自己的事數了個遍例如吃雞時與自己搶雞腿啊自己與村內小孩打架非但不幫忙回來還要打屁股啊一直說過他與凌羅那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普羅卻只是靜靜的攬住她不一言像是在享受這難得的平靜。
  莫蘭說累了這才從普羅的懷里掙扎起身周圍打量一翻現自己躺在錦繡鋪成的床上與宮內的寢室卻也沒什么不同。
  紅木的桌椅青瓷茶杯……
  但是她的心中卻升起奇異的感覺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得這間房有些古怪聯想起門開之時那個人說的話為什么把她帶來了?
  對就是這句話這是一種質問的口氣。
  如今的普羅還有什么人能用質問的口氣同他說話?她向房間內唯一的門走過去普羅卻拉住了她攬過她的腰抱著她把頭放在她的頸窩之中:“小雨讓我好好的抱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