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126 普羅的笑

他聲音中帶著某種失而復得的歡喜,莫蘭甚至感覺到他雙臂微微的顫抖,他的氣息吹拂在莫蘭的脖子之上,讓她感覺到脖子癢癢的,他身上青草的味道柔和的包圍了她,使她貪婪的不想動。
  他還是如以前的那樣嗎?還可能是以前那樣的嗎?莫蘭只想回到小山村里,自己還是他牽在手里頭的那位小小的女孩,因為,她隱隱感覺,自從見了他以后,她的夫子,有些不敢望她。
  是為著要離去,所以不敢見嗎?所以你才會抱得這么緊?
  莫蘭默默的依在他的懷里,只希望時間就此停住。但是,她卻知道時間永遠不會停止,該來的一切終究會來。
  她掙開他的懷抱,仔細打量著他,他青春依舊,臉上依然白如冠玉,不見一絲衰老的神態,但是,她卻從他的眼睛之中看到了疲憊,那是一種深入骨髓的疲態。
  自地底宮殿以后,他發生了什么?為什么眼中有掩飾不住的疲態?
  “夫子,來到這里,趕了這么長的路,我有些渴了,你倒杯茶給我?”
  語氣中略帶了一分嬌意,讓普羅眼光頓時一柔,他想起在小山村里莫蘭每次與自己拌嘴,輸了之后,心中沮喪,卻要他自動低下頭倒茶認錯,每一次,她都是以同樣的借口,夫子,我渴了,倒杯茶給我。仿佛只要喝了這杯茶,兩人之間的不愉快就能煙消云散。
  普羅走到桌邊,拿起茶杯,嘴角含了微笑,去倒這杯茶。
  莫蘭卻飛快的下了床,身體急速的向門邊縱去,她使勁一拉。(junzitang.com首發)那門卻紋絲不動。很顯然,門被人多外面鎖住了。
  他們其實是被人反鎖在里面?她的夫子,其實是一名囚犯?
  她回過頭,普羅端著那只青花瓷的茶杯,面上帶了微微的苦笑望著她,就如黑夜之中獨掛山崖地那棵松樹,在晚風吹拂中,寂寥而傷悲。
  莫蘭走過去。接過夫子手中地茶,就仿佛從來沒有離開過床,從來沒有試途打開那道被人從外面反鎖的門,輕飲了一口茶:“這是碧螺春?看來,這里的人并沒有虧待您!”
  普羅揭了衣擺,極優雅的坐到桌邊,笑了笑:“除了美女佳人,這里什么都不缺!”
  莫蘭冷笑的瞪著他:“你還想著美女佳人?”
  普羅笑得如和風細雨:“你既然來了。那么,我當然就不想了!”
  莫蘭心底泛過陣陣的酸澀,夫子雖然調笑般的講著笑話,可是。莫蘭卻感覺到了他周身散發出來的那份疲憊,仿佛他一幅極好地皮瓤,除了外面光滑完整之外。里面已經千瘡萬孔。
  可是,他的眼睛卻帶著小山村夜幕下的星星一樣溫暖而祥和的光芒,她知道,他在竭盡全力忍住那種疲憊。
  他只想讓她見到到意氣風發的模樣,卻連走多兩步都不行……雖然他舉止優雅的坐回到紅木椅中,不見絲毫異樣,但是,莫蘭卻發現他幾乎拖著腳來行走。
  剛才那一抱。想必也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吧?
  “夫子。(君子堂首發)趕了這么長的路,我餓了……”莫蘭依舊用撒嬌地語氣道。
  “外面還是太陽高掛。你就餓了?別像饞貓一樣,陪夫子說說話!”,普羅伸手拿起桌上的茶杯,想為自己斟上一杯茶。
  莫蘭忙走過去,笑道:“一直都是夫子為小雨斟茶,這一次,也讓小雨為夫子斟上一杯。”
  她輕輕的拿過那茶杯,不經意的撫過夫子地手,他的手冰涼冰涼,就如埋在地下千年的冷玉。
  她地手穩穩的倒了茶,但拿起之時,卻有幾滴飛濺出來,滴在手上,她卻沒有感覺手上的生疼,依舊滿面笑容的遞給普羅。
  普羅眼眸變得深深的,卻笑道:“小雨就是小雨,從未給夫子斟過茶,如此的不小心?”
  如果是平時,他會拿住自己的手細細的查看,可今天,他卻端坐在椅中,笑得云淡風清。
  莫蘭再也忍不住,眼淚從腮邊滾落:“夫子,您站起來啊,站起來接這杯茶啊!”
  普羅卻還是微微而笑:“小雨,就要你服侍夫子一回,你就搞了個手忙腳亂,夫子等著你地茶呢!”
  他沒有動,姿態優雅地端坐于椅中。
  “啪”的一聲,茶杯從莫蘭地手中跌落,在石磚鋪就的地板上跌得粉碎。
  她緩緩的走過去,緩緩的跪在夫子的雙膝之前:“夫子,我們不是親人嗎?你我不是已經相處十年了嗎?為什么,你不肯告訴我真相,卻要一個人承受?你能站起來嗎?你的手為什么冰冷?為什么……從來都是精神百倍的你,眼中全是疲色?”
  她把頭埋在夫子的雙膝之中,淚染衣襟:“為什么,為什么,你什么都不肯告訴我,你知道嗎?自你無聲無息的消失之后,我是怎么過來的?”
  過了良久,一只大手撫上她的手,如以前那樣,緩緩的在她的頭上摩挲:“小雨,你長大了,應該自己照顧自己了!”
  他的聲音依舊和悅,卻如老人教訓小輩,有著故作的生疏。
  莫蘭心底如滴血般的痛,她知道,要讓普羅講出這樣的話,得讓他花費多大的精力,可是,她抬頭望他,他的嘴角卻依舊含笑。
  他嘴角的笑,表明他過得很好,一直都很好。
  莫蘭緩緩的站起身來,忽道:“夫子,我說過了,我餓了……”
  普羅笑道:“還以為你忘了呢,別擔心,我叫他們送來了!”
  他手未動,腳未動,口也未動,怎么叫人送來?
  這時候,那扇從外面反鎖的門卻悄然打開,兩個宮女手里托了托盤,臉上露出謙卑而和順的微笑,緩緩的走了進來。
  她們與迦邏皇宮的宮女沒有什么不同,淺紅的宮裝,梳得光滑整齊的頭發,臉上的神情與一般宮女遇到當今天子的模樣一樣,微微帶了一點畏懼,卻謹守自己的本份。
  兩盤小菜擺上桌,是皇宮經常能吃到的金絲盤繞與金玉滿堂,還有一碗白得如珍珠一般的米飯。
  莫蘭坐在桌旁,夾起來嘗了兩口,似要端起手邊的飯,轉眼之間,那碗飯與桌上兩樣小菜卻向那兩名宮女直砸了過去,染得她們身上的衣裳菜汁淋淋。
  她們仿佛嚇壞了,睜著惶恐的眼睛,瞪著莫蘭,莫蘭卻急速向門口沖去。
  一位宮女冷冷一笑,臉上的惶恐忽不見,手擺若風,動若靈蛇,想要抓住莫蘭。
  莫蘭仿佛早料到有這一幕,居然在地上打了兩個滾,滾到了將要關閉的門邊。一拉開門,她就彈腿而起,向通道沖去。
  她聽到后面有快速的腳步聲,有人極快的追了上來,她卻不顧一切在這長長的通道跑著,她感覺胸腔之中有仿佛有火在燒,她一定要跑出這里,看一看,到底發生了什么時。
  既便是快速的移動,她也發現,漸漸的,這條通道再也不是富麗堂皇,墻壁上畫的仕女圖像漸漸沒有,直至越來越少,這條通道變成了灰色,如死灰一般的顏色……
  轉過幾個彎之后,眼前豁然一亮,她站在一個極高極高的地方,而腳底下,卻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的東西……
  請大家幫一個忙,起點進行年終網絡評選活動,需要讀者投票,登陸以后,可投上一票,有喜歡我的書《誓不為妃》,幫忙投上一票,寫上書名:誓不為妃,書號:181657
  作者名:云外天都
  就可投票最受歡迎作品獎。
  年度風云人物投票更簡單,有作品名,點《暴君的寵姬》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