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2)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2)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2)     

暴君的寵姬127 實驗

(繼續求票為我的書《誓不為妃》投上一票起點進行年終網絡評選活動需要讀者投票登6以后可投上一票有喜歡我的書《誓不為妃》幫忙投上一票寫上書名:誓不為妃書號:181657
  作者名:云外天都
  就可投票最受歡迎作品獎。)
  一個極大極大的山洞山洞的洞壁呈鐵灰之色而山洞以下卻是雪白一片白得就仿佛那一場迦邏帝國的葬禮。下面全是身著雪白的人他們穿著雪白的連身衣服戴著雪白的手套在底下忙碌著而那些設備那些儀器莫蘭很熟悉五千年后的地球每一個城市都有醫院對就是醫院。
  一個極大型的醫院她看見底下忙碌的人群有人推著小車走過而有人則躺在小車之上她看見躺在小車之上的人的衣服明顯的不同雖然依舊為白色卻款式極不相同兩支袖子極長讓她想起了瘋人院中那些瘋子的服裝極長的袖子可以把人用兩個袖子捆綁。
  這是一個什么地方?為什么在古代的迦邏會有這么個地方?
  莫蘭幾疑自己走入了夢中又或者自己來的不是迦邏而是又回到了現代?
  她看見有一個鐵制的梯子連接著她所站在地方她想沿梯而下想去看一看下面到底生了什么事可是有人卻忽然間抓住了她的雙臂。她回頭一看同樣雪白的衣服雪白地蒙面巾抓住她手臂的人正冷森森的望著她。
  她掙扎了幾下卻怎么也掙扎不掉。那雙抓住她手臂的手如鐵鑄一般。
  她被帶回到普羅的住處被一掌推了進去門從后面被關上普羅坐在那張椅子上看見她被推倒在地卻不能伸手相扶看著她緩緩地站起身來才道:“小雨……我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但是我卻明白這里逃不掉的!”
  他的語氣之中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沮喪與失意這種語調莫蘭從未聽到過在她的印象之中夫子從來不會用這種語調來說話仿佛喪失了所有意志與力量。
  莫蘭走過去。拉住夫子的手卻被他毫無熱意的手嚇了一跳她道:“夫子你怎么啦?”她想將夫子扶起身來。可卻現夫子的身體沉重非常她剛進門時夫子那勃勃地生氣仿佛一瞬間消失殆盡就如電池用完了里面的電量。
  普羅道:“小雨等一下他們會送你回去的有我的姐姐幫忙。你能夠完成你的心愿怪只怪米世仁他為什么送你過來?”
  莫蘭道:“這一切都是你計劃好了的是不是?如果計劃成功。要你的性命來交換。我寧愿讓它失敗!”
  她緩緩的跪了下來把頭放在普羅的膝上。就如小時候一樣:“夫子為什么你做所有的事從來不和我商量?”
  普羅笑了笑:“小雨這本來就是一個交易我不能阻止父皇殺害自己地親人不能阻止他完成所謂的長生之夢那么我只好用我的生命來阻止他!”
  莫蘭雖猜到了部分真相但聽到他自己講出來卻還是痛澈心肺他為什么把所有的事都埋藏在心底去獨自呈受所有地痛?
  莫蘭強忍著心中的傷悲問道:“到底是怎么樣的你能告訴我嗎?”
  普羅笑得云淡風清仿佛在講一個笑話:“我的祖父沒有說胡話諾亞大神真的到過地底宮殿而他來的時候我也在那里……”
  莫蘭恨恨的道:“不沒有諾亞大神什么諾亞大神只不過是一群人在那里裝神弄鬼!”
  普羅點了點頭:“對沒有諾亞大神但是我的祖父不知道就連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什么人!”
  莫蘭用詢問地眼光望著他。一路看小說網
  他道:“我現了那個地底宮殿之后經常在皇姐的掩護之下走到那里看到了我的祖父變成如此的模樣而在那里我也現了米御醫真實的身份他告訴了我事情的真相每一代迦邏帝王登上皇位地人都會變成如此地模樣因為榮華與富貴要在他死之后償還而我的父皇想要打破這個傳統他既想得到長久地榮華富貴又不想死后變成那種模樣如是他從古書之中找到了長生的方法就是以自己親生兒子的血來養一棵種子當這顆種子在他身體里面長成同時飲下上一代皇帝的血而可以化解成為半死之人獲得長生不老但是他卻不知道他所進行的一切只不過是人家的一個實驗而已……”
  “實驗?為什么是實驗?”莫蘭驚道實驗這個詞不應該出現在普羅的口中這個現代的詞匯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聽人提起過了。
  普羅道:“一開始我也不明白什么是實驗但是那一晚所謂的諾亞大神來到之后我就完全明白了原來我們這一家所謂迦邏帝國高高在上的皇室子弟只不過是別人的實驗品。”
  “實驗品?為什么?”莫蘭感覺頭頂如有炸雷驚過為何尊貴高華的迦邏皇室成了別人的實驗品?
  普羅笑了笑他臉色蒼白不復往日的意氣風莫蘭現他仿佛已經看透了生命只感覺生命如螞蟻一般的渺小。
  普羅道:“莫蘭你看看我們迦邏皇室的人是不是個個英偉不凡容貌比其它人出眾很多?”
  莫蘭想了一想道:“除了一個人以外的確沒有任何人能比得上你們的容貌!”
  普羅苦笑:“對除了米世仁以外沒有人能比得上我們的容貌可是你別忘了米世仁的容貌也是假的也是他的父親給他造出來的!”
  莫蘭一驚喃喃的道:“的確是造出來的可是這與你又有什么關系?”
  普羅道:“一個家族不管怎么樣的優勝劣汰都會出生一兩個容貌不好之人但是我們家族卻沒有幾百年來的家族畫像上從來沒有一個容貌有缺陷之人而我們的容貌就仿佛最佳的工匠混和了最美的五官雕塑而成。”
  莫蘭聽了心底卻漸漸寒為什么普羅為什么會這么說?
  普羅道:“只因為我們都是實驗品從五千年之后運過來的實驗品!”
  莫蘭一驚不知道為什么她仿佛捕捉到了什么信息卻怎么也想不起。
  普羅手撫莫蘭的頭:“小雨你聽到這個消息是不是對夫子很失望說實在話我也很失望!”
  莫蘭握住普羅的手心中黯然難怪他會如此頹廢當知道自己所有的一切皆是別人手中捏著的一朵花用來觀賞與玩弄就算堅強如夫子也會失意如此。
  莫蘭心疼的撫著普羅的手道:“不管你是什么人你永遠只是我的夫子!”
  普羅嘆了一口氣并未因此而開懷他道:“小雨我并不想告訴你真相但是我知道如果你不知道真相你會永遠的尋找下去窮極一生你都不會快樂所以當米世仁帶你來到這里的時候我并沒有強烈的阻止因為我知道我是他們非常珍貴的實驗品我的要求他們是不會攔阻的而且他們有足夠的信心能夠掌控一切他們并不害怕你知道真相在他們的眼中我們只不過是地上的螻蟻……”
  莫蘭聽到他毫無生氣的話心中陣陣寒她知道他講的一切都是真的因為她跑過去的時候見到了部分的真相就算是部分真相都讓她澈骨的寒冷一個完全現代化的大醫院里面的設備與設施連她都沒有見到過什么人有如此大的手筆?
  就算是她與莫熊等五人乘座時光機來到這里也要裸身而來她不相信會有人能夠運送如此多的現代設備來到這里現代設備不能通過時空隧道這是任何人都知道的事實可是如此龐大的設備又是從何而來?
  就算她是現代人見慣了高科技與現代化對如此詭異的情形都有些膽戰心驚何況是普羅?生活在古代的普羅?
  她明白普羅的頹廢與沮喪所有的榮華與追求變得如空中輕霧的時候任何人都會如此沮喪。
  不期然的她聽到屋內四周傳來聲音:“十號應你要求傳來了你想見的人你們還有一個時辰時間……”
  這就是普羅的編號?十號?尊貴的普羅王子變成了十號?
  現代化的傳音筒沒有給莫蘭造成什么震驚反而她聽到那個聲音告訴她普羅的編號的時候她卻心底有忍不住的悲傷十號如實驗室里的小白鼠一樣的號碼就是普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