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228 反抗

她問普羅:“為什么不逃走?為什么?”
  他有高絕的智慧有極高的身手她還記得他與人相斗的時候那樣的氣勢如虹她清楚的記得小山村那一戰他調兵譴將眾人由一般的農人忽然間變成了身披盔甲的戰士排陣布列就算是西寧王府的正規軍隊都不能銷拭其鋒芒為什么不逃走?
  普羅輕聲的道:“我想過了千百種方法想要離開這里但是卻始終不能如愿而現在我已然動彈不得每天只有兩個時辰能動()。”
  莫蘭剛要開口說話墻上的話筒忽然間聲:“你想走?你能走去哪里?”
  那聲音如此的冷淡平靜讓莫蘭想起了那些沒有生命力的機械人他們在宣告一件事實那就是你能走去哪里?
  莫蘭忽然間跳了起來向著聲處大叫:“你出來出來不管你是什么人你沒有權力這么做你們為什么要人生就生要人死就死?”
  她忽然跳過去拔出腰間的一把刀放在普羅的脖子上大聲的道:“夫子的命不是你能控制的你想控制他的命得先問問我()!”
  普羅眼中露出贊賞之色卻沒有說話反而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莫蘭低頭道:“夫子對不起我要親手殺了你了我想這也是你希望的吧?”
  她手微微顫抖拉得普羅的脖子流出一絲血線順著脖子往下流。染滿了衣襟。
  那把刀地確極快極為鋒利。
  “你要干什么?別殺他……”那機械一樣平靜的聲音終于現出了幾絲慌亂你知不知道我們經過多少的實驗。HTtp:才出了這么一個成品?”
  夫子變成了成品?莫蘭微微苦笑手上一著力卻又有普羅的脖子上拉了一個口子。
  這一刻她真的起了殺心因為她知道如今地夫子是生不如死這么驕傲的一個男人。要多大的勇氣才能在如此情況下生活下去?
  普羅靜靜的看著她卻道:“小雨你還有你的任務未完成你不可以激怒他們你還要繼續走你的路……”
  他看穿了她的心思看穿了她那一晃而過的殺意卻淡淡地阻止了她既便是自己要長期的處于這種生不如死的狀態。
  莫蘭望著他他眼光平靜如水()。卻堅如磐石他道:“這不是你們來到這里的任務嗎?”
  莫蘭緩緩的收了刀卻忽又把刀放在他的脖子上道:“不。如果要你受這樣的苦再去進行那任務還有什么意義?”
  她咬了咬牙就想刺進他的脖子但是看見他溫暖的眼俊秀的眉心中卻升起了幾分不舍他可是自己地夫子。從小到大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夫子涼時為自己蓋被餓時喂自己吃飯甚至于衣衫破損偷偷的為自己縫補可是。今天。卻不得不要殺死他?
  她咬了咬牙閉上雙眼。一刀刺下忽然之間手臂卻被一股大力拉住。
  她睜開眼睛吃驚的蒙住了嘴站在她面前地居然是她熟得不能再熟的人:莫言高材高大如金剛一般的莫言?
  “是你?”
  “對是我”
  簡單的兩句對話之后莫蘭不知道該怎么問下去為什么會是他?失蹤了這么長時間之后卻現莫言來到了這里變成了囚禁普羅的人?
  莫蘭想起他刺入普羅胸口的那一劍正是那一劍讓普羅有機會進入地底宮殿將老皇帝引入套中她早已明白那一劍一定是普羅與莫言商量好的可是莫言為什么會在這里?
  莫蘭忽然間現自己并不了解自己的隊員就算她是隊長卻還是不了解。
  莫言放下手中地短刀望著她道:“隊長你不能殺他他其實也是計劃的一部分……”
  莫蘭心中一寒想到了一種可能忽然間尖叫出聲:“什么一部分到底是什么計劃?”
  莫言輕聲道:“你跟我來吧我會把這一切解釋給你聽的……”
  莫蘭回頭望著普羅他坐在椅子之上臉色平靜見她望過來卻對她一笑()。
  莫蘭一陣心痛冷冷的道:“不我不走我要和他在一起!”
  莫言停了停嘆了一口氣對著墻角某處道:“派人送一個輪椅過來……”
  過了一會兒兩名宮裝打扮的小宮女推了輪椅過來莫蘭走過去與那兩名小宮女一起將普羅扶入了輪椅她扶著他的手臂感覺手臂冰涼冷得如寒冰入骨剛剛還溫暖地手一瞬間盡管冷凍如此?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言在一旁道:“他這是要進入冬眠狀態了不要緊除了身體不能動之外我們所說地所看的他都能看得見。”
  此時地莫言穿著一件白色的大褂如醫院里的醫生一樣口罩掛在脖子之上莫蘭甚至聞到了他身上消毒水的味道。
  直到現在她還不相信這一切竟然是真的這里真的有如此大一個地方一個如同研究所的地方。
  一行人沿著那條長長的通道來到了那個大廳這個莫蘭一早就來過的大廳依舊是一片雪白人影匆匆沒有人朝他們望上一眼這里的人每一個都很忙碌。
  這一次莫蘭不是站在高處往下望而是與莫言一起推著輪椅穿過那個大廳這個大廳的布置莫蘭很熟悉正如先前所見大廳之內每個人各施其職有的在照看個某個躺在床上的人有的則拿著筆記錄著什么有的拿著藥盤在喂人吃藥。
  莫蘭忽然間看到了一只從被單下伸出來的手那只手枯瘦如材大拇指上戴了一個玉斑指她喃喃的道:“這個人這個人……”
  莫言道:“這個人就是迦邏的老皇帝!”
  莫蘭驚問:“是哪一個?”現今迦邏的皇帝是普羅的姐姐紫羅蘭公主而地底宮殿藏有兩個皇帝他到底是哪一個?
  莫蘭道:“是普羅王子的父親()!”
  他的父親?那么他的祖父也被弄來這里了嗎?
  莫言仿佛知道她要問什么道:“不他的祖父沒有來這里時間未到還有一年時間……”
  莫蘭聽了他的話更加如墜迷霧之中他到底在說什么?為什么說普羅的祖父反而沒有來這里?
  莫言笑了笑道:“別著急我會告訴你一切的畢竟這個計劃你始終都要知道這關乎著五千年之后的人的生活。”
  他們走過了那個大廳來到一扇小小的門前莫言示意兩名宮女上前敲了敲門門開之處莫蘭走了進去一走進門她就感覺陣陣寒意直侵了過來這個屋子非常的冷冷轍入骨。
  而且整個屋子里面與外面的雪白大不相同是一種鐵灰的顏色讓莫蘭想起了一樣東西冷庫。
  專門用來裝肉用的冷庫!
  什么東西需要用這個來保持溫度嗎?莫蘭心中的疑問陣陣襲來可是她卻不想再去問莫言因為自從見到莫言之后她感覺這個莫言已經不是她所認識的那位莫言他隱隱讓自己害怕。
  他們不是一起從五千年后來的嗎?不是像兄弟一般的情誼嗎?為什么他有這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瞞著自己?
  她站在門邊屋子里冷冷陰陰的一盞小小的燈立在桌上出微弱的光芒隱隱把整個屋子照亮隱隱約約的她看見屋子里面沿著四周圍的墻立著一只一只柜子有一人來高她忽然間想這些柜子里面裝的不是人吧?
  她一想到此不由得渾身打了一個哆嗦更感覺寒凍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