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229 真相

(針取五六章之類完本結局慢慢兩至三天一更結局難搞啊!)
  屋子里點上了蠟燭頓時燈火通明照得整個屋內亮堂起來她看清楚了那些立在墻角的大立柜一般的箱子有一面透明的玻璃把里面的東西照了出來莫蘭雖說有了一些心理準備但是當她真正的看到了里面的東西還是嚇了一大跳每一個箱子里面都是一位身穿黃袍的迦邏帝?
  他們不是那地底宮殿的老皇帝那干癟的模樣而是每一個人都豐神俊朗面部輪廓既使稍有不同但是從他們身上穿著的黃袍莫蘭看得很清楚他們的確是迦邏的前幾代皇帝她數了數一共有六代。
  按道理說這些迦邏的皇帝們應該已經變成干癟的如同諾亞大神的模樣但是卻為何現在卻絲毫不見他們衰敗的樣子?
  “你是不是很奇怪他們為何保存得這么好一點不見衰老?”莫言在她身后問道。
  莫蘭點了點頭這個時候普羅被兩名宮女推著也走了進來他沉默的看著自己的祖先臉上不露一絲驚訝很明顯他早就知道了這一切這里他早就來過了。
  莫蘭走到他的身邊撫著他的手他的手依舊冰涼清冷不帶一絲溫度在屋內冷冰冰的空氣之下更加的凍轍入骨。莫言走了一圈站在她的面前輕聲道:“當我們五個人接受了這個不可能達到的任務。來到這里地時候你可知道聯合國的實驗署又把我單獨找了去告訴我一個極大的秘密……”
  莫蘭沒有說話心想。原來自己這個隊長真的是一個空號隊里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地任務他們還瞞著自己多少的事?
  莫言顯然明白了她心底的想法道:“你也別怪我們的上級其實這所有的一切關鍵還是在你!”
  莫蘭冷冷的道:“是嗎?我哪里像你們的隊長。你知道的事比我還要多得多這里地一切直到現在我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以為我只不過是一個傀儡而已!”
  莫言嘆了一口氣:“隊長你知不知道我們所有的一切計劃都是圍繞你進行的你想過沒有。為什么你飲下了來世水為什么不是別人?難道憑我們五人真的沒有辦法躲過一個古人的毒殺?你別忘了那個時候。莫鐵的醫術還在!”
  莫蘭淡淡的道:“現在你說什么都可以我只需要知道真相到底這一切的真相是怎么樣?”
  莫言嘆了一口氣:“我當然會告訴你真相我們來到這里不就是為了把真相告訴你嗎?當時我被聯合國研究署的人找了過去他們告訴了我一個極大的秘密……”他停了停臉上現出痛苦之色“你們都知道。由于機器人地進攻與反叛地球上的文明已經損耗殆盡可是你們卻不知道由于戰爭地球上所有的人。都染上了一種怪病。這種病讓人在某一時間神志不清。而且漸漸的干癟衰老……”
  莫蘭心中竦然她明白如果真是這樣那么地球上地人在五千年后就會徹底滅亡。
  “為什么會這樣?我們五人也是這樣的嗎?”
  莫言搖了搖頭:“除了你只有你沒有染上病所以我們才盡一切的科技力量把你送到了這里因為我們現這種病的根源就在這里……”
  莫蘭道:“但是送我來這里又有什么用?”
  “我們現病產生根源的地方一定會有解藥這種病是在現迦邏古城之時由開采迦邏古城的科學家傳播開的不知道通過什么傳播兩三個月之間全球的人全都染上了這種病每個人地血液之中都帶上了病毒我們測試過成千上萬的人無一例外每個人身體都有而且有一些人已經開始干縮枯萎而你卻是唯一的特例沒有人明白是什么原因。所以我們做了一個大膽的猜想如果重回到迦邏古城或許能找到這種病的根源而且正如我前面所說病產生根源的地方一定會有解藥就如同毒蛇地毒需要它地血清來解一樣。”
  不管莫蘭怎么對他不滿但聽到這個消息她還是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原來自己那個世界已經開始崩潰了嗎?這種崩潰是滅絕人類的崩潰叫她還能怎樣去怪責于他?
  在他們地心底與整個人類相比普羅又算得了什么?
  莫言繼續道:“聯合國把這個消息告訴我還告訴了我另一個秘密原來派來迦邏的并不止我們五人還有六批科學家被派到了迦邏帝國不同的時代也就是每一代迦邏帝的時代都有一批科學家在此他們現原來所有的根源就在迦邏帝的身上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都帶有一種奇怪的病毒讓他們在死后能夠復生所以每一代的迦邏帝在葬入土中以后又會在墓室中醒過來而非常奇怪的是他們的墓室并不像中原那樣全封閉的都留有通道直通到他們生前的寢室……”
  莫蘭苦笑:“看來你們也并不明白迦邏帝身上生了什么事只是知道他們才是病的根源!”
  莫言古怪的望著她:“你還不明白么迦邏帝國為什么會被一團從空中而落的液體包裹?那是偶然的嗎?”
  莫蘭又是一驚:“你是說其它星球的人……”
  莫言點了點頭:“我們派了六批科學家才搞明白了這些人血液的效用也搞清楚了只有他們的血液才可能救得了那些染上病毒的人而并不是他們的血液就能直接有用卻需要他們血液在生存的時候不斷的混和這幾個變得年輕的就是我們成功的實例只可惜他們隱入了長期的冬眠正當我們失望的時候卻現了一個特例就是你剛剛來到迦邏之時我們與普羅王子的衛兵遭遇你受了傷你的血與普羅的血混和在一起而具我們的科學家所知普羅的體內早就有那種病毒了可是你卻沒有染上任何的病毒所以當普羅用來世水救你的時候我們沒有阻止。果然你變成了小孩的模樣而更讓我們驚奇的是你恢復了原來的記憶沒有一點后遺癥……”
  莫蘭道:“難道你們沒有研究過那本古書嗎?那本古書里寫得很明白!”
  莫言嘆道:“怎么沒有這本書雖然丟失了幾頁但大體上還是很清楚明白的但是卻從來沒有人成功過唯一成功的人就是你……”
  莫蘭看到普羅一動不動的坐在椅子里心中陣陣冷大聲道:“既然如此你為什么要扣壓了他你們要的不是我么?”
  莫言搖了搖頭:“你還是不明白普羅王子又是一個特例他從來沒有變得枯瘦干小過可身體卻生了異變所以我們才……”
  莫蘭還能怎么樣?去指責他們的冷漠無情嗎?人類在五千年后就要滅絕還有什么能大得過這一點?
  就算她與普羅都成了實驗里的白老鼠也只能自認倒霉!
  這一瞬間她全身的力氣都已用盡有氣無力的道:“普羅會永遠都是這樣嗎?”
  莫言同情的望著她:“我們也不知道甚至就算派了六批科學家我們還是搞不清楚這是一種什么病毒我們只能盡我們所能消滅這種病毒讓五千年后那個時刻到來的時候不會把這種病毒傳播開來也許能改變以后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