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230 齊軍

(下一章結局終于松了口氣)
  莫蘭冷笑:“你們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就把普羅扣押了起來為什么?”
  莫言嘆了口氣:“隊長關不是我們要把他扣押起來而是一開始他就與我們簽了協議如果我們幫助他使迦邏帝國穩定下來他就會自動自愿的幫我們完成實驗你以為如果沒有我們的幫助他能成功實施他的計劃?至于你我們相信如果你知道真相一定會主動來幫助我們找出答案的因為我們是來自同一個地方我們的隊友已經來到了這里你想見見他們嗎?”
  莫蘭站在這陰冷的空間只感覺身上陣陣冷她聽懂了莫言的意思他的意思除了自己被蒙在鼓里之外莫虎與莫熊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她忽然間想起了莫鐵他不是一位名醫嗎?他難道沒有解決的辦法?
  可是事實卻讓她無比的失望經過了無數的科學家通宵達旦研究都不能成功的實驗又怎么會被莫鐵一人解決?
  正如莫言所講這種莫名的病毒關鍵的地方在那本少了幾頁的古書之上沒有人知道那幾頁古書到了哪里。
  莫蘭眼看著普羅一天一天的陷入長時間的昏迷之中從每天有大半時間的清醒到每天只有五六個小時的清醒慢慢的只有二三個時辰的清醒。他如他地祖先一樣如果昏迷則全身冰冷身上一點溫度都沒有這種狀況。讓莫蘭極為恐慌這時候的普羅與死人一樣每一次普羅陷入錯昏迷的時候莫蘭都以為他會永遠的不能醒過來了。
  這種反反復復的折磨讓莫蘭越來越憔悴她走遍了這個大漠之城看這些科學家進行地每一項實驗。但是卻沒有一點進展她甚至要求以自己的血來與普羅的融合就如普羅幫助她恢復記憶時一樣可惜卻毫無效果。
  莫言說得很對他們經過無數的實驗成功的人只有莫蘭一個她是唯一一個不排斥這種變化的人但是。她卻不能充當救世主救助其它的人。
  她想每一場戲不都是有轉機的時候嗎?可是。她卻看不到絲毫地希望可是盡管她越來越憔悴但是精神卻出奇的好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天她每天只睡一兩小時辰每天幾乎都是天快放明的時候才睡著。但是太陽剛一升起便又醒來。
  她知道這是因為她身體被改造了的原因才能如機器人一般不知疲倦。但是如果有可能。她寧愿不要這一切。以換回普羅的健康。
  沒有人打擾她大漠之中這個地底的實驗室。每一處都向她敞開知道了她的身份之后以前的那種攔阻已經不存在很明顯莫言已經把她的身份告訴了所有人每個人望她的眼神都變得不同小心翼翼仿佛她是一朵絕世奇葩。
  在這里她知道這些精致地儀器并不是從現代帶來而是派譴的科學家經過幾代人刻苦的經營才制成其中的艱幸自不必多說這里面有很多人拋妻棄子來到這里經過艱苦地實驗而等待他們的則是十幾年幾十年之后變成一幅人干漸漸枯萎死亡-小-說-網
  莫虎認出了其中一位既使枯瘦死亡的變化之中還在不停的工作的女人她就是五千年之后頂尖的人數遺傳學專家張玉她一直工作到失去了呼吸的那一瞬間。
  莫蘭走進去的時候她銀白地頭趴在實驗臺上整個實驗室的人沉默無語的向她致哀沒有人開口說話但是他們眼神堅定雖然知道自己每一個人的最終結果就如她一樣但是當張玉被人抬走有條不紊的實驗又開始進行了。
  莫蘭忽然間明白他們與人說話的聲音為什么變得平靜得如機械人因為他們已經把自己變成了機械人。
  這里生死已成平常事她是唯一地幸運兒。
  這是第幾天在大漠里醒來?莫蘭已經不記得了她只記得她不想看到普羅地模樣獨自一人來到大漠看著日落日出閑閑的在地面之上游蕩莫言莫虎等沒派人跟著她他們知道解決一切問題最好地辦法就是找出答案所以他們沒有阻止她。
  也許每一個人都認為她在外面散散心更好。
  當太陽的萬丈光芒照在她的身上的時候她睜開了眼睛空氣依然新鮮大漠中矯小的野草只有在這個時候才會凝注了點點露珠可在太陽的照射之下那些露珠轉眼之間就會蒸干凈。
  忽然之間她感覺地皮在震動野草上的露珠從草上滾落轉眼間消失浸入土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那是一種無數的馬蹄踏在地皮之上引起的震動她倏地跳起來奔上一個小小的丘陵極目遠眺她看到遠遠的接文憑天邊的地方有一道黑線滾了過來仿佛是遠處有極大的風暴而那風暴卻向自己這方緩緩的移動。
  漸漸的那馬蹄之聲越來越響地皮震動得如彈跳起伏的床她看到了那條黑線越滾越大可以看見漫天的灰塵五彩的旌旗騎在馬上身著黑色盔甲的士兵。
  那只迎風招展的旗幟上繡著一個金色的大字:“齊”
  他們是大齊人?大齊人入侵迦邏?
  那一瞬間仿佛極為遙遠的記憶面前浮現出那個半大男孩的別扭模樣她才憶起往事已經不可追憶那個半大男孩已經成了大齊的皇帝在他父親西寧王的幫助下他坐上了那個高高的位置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又一個傀儡?
  馬蹄聲越來越近莫蘭跳下山城拔腳往下跑她想去通知大漠之城的人雖然他們身處地底但是如果戰火在迦邏漫延將會毀去所有的一切。
  可是她剛剛提腳跑了幾步她忽然聽見幾聲箭響嗖嗖兩聲她的面前插了兩只羽箭既使是石頭一樣堅硬的沙地那兩只箭依舊直沒箭羽。
  而且她看到那兩只箭箭桿是金黃之色黃色天下間的人沒人敢用黃色除了天子。
  大齊的皇上御駕真征?真的是那個在她映像中還只知道吃喝玩樂的齊臨淵?
  她站定了腳步試著往左移了兩步卻未想那箭如影隨形嗖嗖連聲箭聲陣陣她的左右都插上了那種黃金之箭。
  這些箭很小心的沒有傷害到她。
  電閃雷鳴一般的馬蹄之聲在她耳邊響起漫天的黃沙掩映之中那黑色如潮水一般涌來的騎兵之中忽然間裂開一條通道莫蘭瞇起雙眼向前望去那條通道處幾個騎士湊涌著一匹白色的駿馬如旋風一般的來到她的身邊。她看到了他齊臨淵他原來那種略帶一點嬰兒肥的臉龐早已變得如刀削一般他的皮膚被大漠陽光曬成古銅之色他的眼中已經不見絲毫的青澀他望著她的時候讓她想起了那一片雪白的刀鋒。
  如震天的馬蹄之聲忽然間響起一樣那漫天的如雷鳴一樣的聲響又忽然間靜止下來這一片廣闊的大漠靜得可聽見風聲吹過小草的沙沙之聲。
  莫蘭暗自心驚這個人已經不是原來的齊臨淵她從他身上感覺到如天塌下來一般的壓力她依舊站在小山丘之上而他身后是如黑云一般的軍隊他們之間隔了幾十米的距離但是她卻清楚的感覺他銳利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那是一種貪婪的如狼一般的目光。
  她未動但是他卻已動他騎著那匹白色駿馬小跑步向她走來她看見他身后有人想跟上他卻的揚手阻止了他們。
  他一人一騎向她奔來他的面容越來越清晰她看見他滿面的塵土黃金衣甲反射出太陽的光像烈日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