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231 結局


  
  ||--
  正文第二百三十一章結局
  
  
  他已經長成了一位掌握天下的帝君。小^說^無廣告的~頂點*小說~網
  莫蘭卻感覺這如火一般的氣勢讓自己想逃因為她從他的眼內看到了那種男人想要掌握一切的愿望而對象就是她。
  他的眉眼之中再也沒有那種親切與溫和有的只是刀鋒般的漠然與清冷還有一種不達目地誓不罷休的決然。
  他騎著馬獨自上了小山莫蘭未動她知道既使她動也逃不過他。
  她也未下跪只有淡淡的站著如一株青杉的站著。
  這一刻她想不出來該如何的面對他是如朋友般的寒喧還是如仇人般的冷嘲他對于自己已經是一個陌生人。
  那匹白馬越跑越快雖然是上坡卻由小步改成大步向前邁進在馬蹄奔走之中莫蘭感覺自己的被人攔腰抱住下一秒鐘她就到了馬背之上背脊撞上他堅硬的盔甲她被他攬得極緊他道:“雨姐姐朕終于見到你了……”
  莫蘭微仰著頭看著他離得近了她才現他的下巴長了青色的短須他的手臂極為堅硬攬得她的腰的時候把她攬得極緊。
  他的氣息噴在她臉上眼眸深深的望著她卻一提韁繩帶著她躍馬狂奔耳邊響起其它的馬跟上來的聲音她唯有道:“你到帶了多少人馬攻打迦邏帝國?”
  耳邊傳來風聲風聲中遞過他的嘆息:“你以為我是為了迦邏帝國而來?這個藏在沙漠中的國家。值得我費如此大地精力?”
  莫蘭想難道不是?
  不管什么人坐上了皇位最終走上的都是擴疆裂土的道路。
  連綿不絕的營帳出面在莫蘭的面前。連天地營帳漫天的旌旗偶爾傳來一兩聲戰馬的嘶叫看見皇帝的馬軍營的門口早已跪了一地的人。
  莫蘭想要跳下馬齊臨淵卻制止了她他懷抱著她騎在馬上。直達中心那個極高極大的主帳篷一種走來跪了滿地的大大小小地將軍可是沒有人敢抬頭望他。
  莫蘭心想果然他已經不是原來那個齊臨淵了。
  她只感覺這一切滑稽無比從他劫持自己開始她就保持了沉默。她想知道他能把所有的一切帶到何種程度。
  終于到了明黃色的帳篷里面他依舊不讓她下馬。莫蘭實在忍不住大聲的道:“齊臨淵你到底想怎么樣?”
  他已經屏退了左右要不然又會有人因為這句話而大驚失色了。沒有人敢直呼皇帝的名諱-小-說-網
  “你終于開口了雨姐姐我以為你會永遠的沉默下去呢!”
  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調皮。讓莫蘭稍微找到了一點過去的感覺她掙扎著要從齊臨淵的懷抱里下來可是他卻緊緊的抱著她。她怒從心起用一個擒拿術反攻過去想要甩脫他地鉗制。哪里知道。他的手臂如鐵鑄一般她的進攻。一點也不起作用。
  她恨恨的想好我就坐在馬上看你怎么下馬!
  她低估了齊臨淵地本領她只感覺身體一動他居然抱著她從馬背上直落了下來飄在地上連身形都沒看清楚就下了馬。
  莫蘭冷冷的道:“你現在可以放手了吧!”
  齊臨淵笑了笑松開了手莫蘭跳下地向后退幾步他道:“雨姐姐你現在怕我嗎?”
  莫蘭哼哼兩聲沒有出聲所謂敵不動我不動她下定決心想看看這小鬼想要干什么直到現在她才稍稍找到了過去的感覺把他當成一名少年。
  她現才一年多不見齊臨淵居然又竄高了好大一截如今的她只不過到達他了胸口而已。
  “你來迦邏干什么!”莫蘭終于忍不住問道。
  齊臨淵笑了:“雨姐姐你搞錯了這里不是迦邏這里是大齊的疆土啊兩國并未開戰我不會如此糊涂隨隨便便進入人家的領土的!”
  莫蘭心中恍然明白他講的是真地自己居然晃晃悠悠的來到了兩國交界的地方嗎?可是他怎么會知道我在那里?難道說他早就盯上了自己?他現在貴為一國之君有什么不能辦到?更何況自己一路走來并沒有特意的防備周圍有沒有人監視。
  但他接下來的話卻讓莫蘭大吃一驚他道:“雨姐姐我知道你在尋找一件東西而剛剛好這件東西就在我的手上……”
  莫蘭失聲道:“什么什么東西在你地手上?”她地聲音忽然間拔高自己聽了都感覺尖利無比她做好了準備齊臨淵會跟她道述別離之情又或許問她別后種種但是她卻怎么也想不到他什么寒喧話都沒有說直接了當的說出來這一句話。
  這是一句直擊到她心靈深處地話他很明白這個時候的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所以他沒有風花雪月沒有什么過渡直接對自己說出了這翻話。
  齊臨淵笑了笑眼眸深深的望著她這種眼光讓她畏縮了一下那不是一個男孩的眼光是一個成熟的男人的眼光。
  她明白了嘆了一口氣仿佛思慮良久才慢慢的道:“你需要什么只要你真的有什么……我都可以與你交換……”
  齊臨淵忽然間也學她的模樣嘆了一口氣:“雨姐姐你很明白我要的是什么!”
  莫蘭咬了咬牙這個時候的她。感覺心底無與倫比地軟弱長明間的失望已經讓她放棄了一切希望但現在卻有一線希望在眼前。那線希望就算是一根稻草她也愿意不惜一切的抓住。
  她道:“我不明白但就算是我不明白但是不管你要什么我都答應你只要我有的!”
  齊臨淵忽然間哈哈大笑起來他道:“雨姐姐。您想到哪里去了我不過想要你在事后為我煮十天的佳肴而已你以為作了皇帝地齊臨淵真的變成那么不可理喻?”
  莫蘭聽了一口氣猛然間松了下來卻懷疑的望著他他真的什么都知道連自己恢復記憶之后成了廚藝高手都知道?
  自己的一舉一動早在他的目中。那么迦邏帝國的秘聞他知道嗎?想起自己千方百計的去找尋答案而湊巧。他就帶著答案出現在這里天下間真有這么湊巧地事?
  他一定花了不少的心機在迦邏可是這個大漠深處的城市值得他花費那么大的時間與精力嗎?
  一想到此莫蘭不得不問:“你有志于迦邏?”
  這句話表示了一種意思。你想入侵迦邏?你想把迦邏劃為大齊的版圖?
  齊臨淵輕聲的道:“雨姐姐你感覺我變了嗎?變得想把一切掌握在手中?”
  莫蘭心想的確你是變了初初看到你我簡直都不敢認你了。你身上帝王般的銳利眼神。難道是假的?
  齊臨淵嘆了一口氣:“雨姐姐其實。我什么都沒有變但是如果不裝扮成那幅模樣我會讓很多人失望的特別是我地父親他會非常失望……”
  莫蘭問:“你的父親他怎么樣了?”
  齊臨淵道:“他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有時候我寧愿坐上皇位地這個人是他而不是我!”
  莫蘭心想看來又出現了一個傀儡。
  齊臨淵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并沒有把我當成一個傀儡甚至他竭盡全力的幫我樹立皇帝的威信可就是這種壓力讓我喘不過氣來我真希望我還生活在西寧王府是一個什么都不用管的小世子。”
  莫蘭沉默無語想想大齊的這兩名皇帝都是少年登上帝位一位被人稱為白癡權勢操控在米世仁的手上最后慘淡收場而這一位卻完全相反他的父親盡全力打造著他與前一位相比他是幸運的。
  從他地舉止他的威嚴他的談吐莫蘭知道西寧王的確沒有把他的兒子當成自己權勢力的傀儡。
  她嘆道:“有一個對你如此好地父親你應該幸運有很多人想要這種親情都沒有辦法得到呢!”
  她想起了躲在大漠底下那一百多個從五千年后來地人他們拋妻棄子選擇一條不歸之路為了一個千分之一實現的愿望……與他們相比齊臨淵真是幸運很多。
  她眼眉之間地愁緒感染了他他笑道:“雨姐姐你想不想知道我的手中究竟有什么?”
  莫蘭怎么會不想知道?她心心念念的都是這樣東西但這一瞬間她卻非常怕再一次失望所以她不敢問。
  齊臨淵踱到書桌后面拿出一個木盒揭開來遞給她:“雨姐姐這件東西就是我要送給你的禮物……”
  她顫抖著手接過那個木盒木盒里的東西她看得很清楚:幾張殘破的紙紙上的字是如此的眼熟這幾張紙就是缺少的那幾頁!
  而上面的文字。她也認識是世界語是幾千年之后的世界語!
  當她帶著這幾張殘破的紙回到大漠地底之城的時候齊臨淵騎在那匹白馬之上遠遠的凝視著她眼中露出少年人的憂郁他喃喃的道:“雨姐姐希望能幫到你我是想留下你的但我知道如果留下你留住的只不過是一個軀殼那又有什么用?”
  一邊有一位將軍模樣的人道:“皇上還需要派人監視他們嗎齊臨淵淡淡的道:“不用了以后他們不需要我們了……”
  事后將軍私下對自己親密的下屬道:“我們皇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花費了無數的人力物力暗地里把自家所有的祖墳都翻了翻出這么個木盒子輕描淡寫的就送給了人家還以為他會與迦邏帝國談判為大齊拿一些好處呢!”
  自然這番話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會傳了出去。這種事傳出去可是震驚天下的大事有誰會認同大齊的皇帝冒著驚動祖先的大不諱之罪尋找的只是這么一個小小的盒子?
  莫蘭拿著盒子回到了地底之城那殘片對上去的時候每一個人都露出歡喜的神色原來解決一切的方法是這樣。
  可是問題是那只小狗呢?
  那只名叫金毛虎王的小狗到了哪里?
  原來殘片上寫得很明白這種致命的缺陷的關鍵在那只小狗身上。
  這個時候他們才忽然間醒悟過來沒有人知道這只小狗從何而來而莫蘭自己也搞不清楚這只寵物狗什么時候來到她的身邊的仿佛某一天早晨它就在她房子前面的莫地上玩耍被她撿了回來經過簡單的檢測知道它是一只機器狗只是在外面蒙了一層生物皮與當時人們之間流行的機器寵物一樣。哪里有人會想到這只狗的壽命是不幾年也不是幾十年而是幾千年?它一直等在那里等著有人現它或許它有一種直覺所以跟著莫蘭來到了迦邏?可是現在它去了哪里?
  實驗室的人蜂涌出來找狗而迦邏帝也了告示全民一起找狗。
  一時間大街小巷都是狗聲可是讓人失望的是找了無數的狗卻沒有一只是那只小狗。
  正當人們失望的時候那只小狗卻迎著早晨的陽光向莫蘭奔了過來。
  接下來的事很順利那只小狗仿佛知道自己將要完成使命在眾人的面前它旺盛的生命力慢慢的消失它合上了自己的雙眼。
  鏜開狗腹之后打開狗鐵鑄的身子有一個小小的合金瓶子瓶子里面就是這種病的解藥。
  讓人感慨的不是這種病得以治療每一個人變成正常之人而是殘頁上寫的幾句話:長生不老本生就是一種病如果想要得到便會失去其它人只有經過生老命死才能得到真正的快樂。我們在地球上做的這個實驗不管結果怎么樣最后這一切都會被封閉我們留下了治療這種病的解藥也留下了不少能夠長生的方法這兩樣東西我們分別放在這個大6的南邊與北邊……
  原來引起無數人爭奪的東西只不過是別的星球的人開的一個玩笑而已。
  大漠之城的人們他們都不能回到五千年之后但留在這里何嘗不是另一種生活的開始?
  有這么多人的幫助當那一天來到的時候是不是可以把迦邏城展得更為繁華富強?
  沒有人想這一切的繁華最后都會被天外的那一個隕石砸落地底盡量的享受每一天不是更好?
  普羅與莫蘭辭別了迦邏城的人們如很多大團圓結局的主角一樣他們的身后留下長長的背影金色的陽光照耀在他們身上他們依偎著走向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