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9)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9)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9)     

暴君的寵姬28 偷看

晚上,月光從高高的牢房窗欞之中透了下來,照在淚紅雨的臉上,她就著月光從手指的指甲之中取出一個小小的銀球,幾捏幾弄,那銀球彈開,變成一根食指長短的銀針,月光如碎銀一般的灑在那根銀針之上,淚紅雨不由得想起老夫子對她講的話,說這門技藝是她的保命之藝,可千萬別讓他人發現了……
  淚紅雨轉頭向這牢房之中的另一個人望去,見畫眉閉目斜躺在床上,很顯然已經熟睡,她卻還是不放心,看了看地上爬出來的幾只蟑螂,忽地一揮手,那銀針如電閃一樣沒入的蟑螂之中,那蟑螂卻沒死,也沒被釘在地上,在地上打了一個轉,緩緩向畫眉所居之處爬去。
  淚紅雨看那蟑螂爬到畫眉的身邊,又爬上他的手,巡視一周,才又爬了下來,此期間,畫眉呼吸均勻,一動不動,淚紅雨反倒懷疑起來,心想,睡著了,既使有只蚊子在臉上爬過,一些人也會有手撓上一撓,這么大只蟑螂在他手上爬過,他難道一點知覺都沒有?正想著,只見那畫眉手一拍,響起了輕脆之極的耳光之聲,那正要爬上畫眉面頰之上的蟑螂被他一巴掌打死,滾落在地,淚紅雨不由得惡心了一把,心想,這蟑螂的汁水不知道沾到了他的身上手上沒有?
  卻見他翻了一個身,復又睡了過去。他應該是武功未復,所以才感覺不太靈敏吧?淚紅雨便不再管他,從另一只手指甲之中又整出一根銀針,針如電疾,向自己的臉上連刺……
  畫眉借著微微的月光,看著對面牢房的那位女子,見她時而微笑,時而皺眉,刺穴之后,自己還搬正了一下下巴,喃喃的向著月光說了幾句話,一點也不歪嘴斜唇,美得如月光仙子,浸在月光之中,卻帶有幾分邪魅,他忽然感覺,這名女子真的是似仙似魔,卻帶著讓人耳目一新的新鮮感。
  見她的目光掃了過來,畫眉望閉了那微張的眼睛,心里面卻油然的泛起陣陣的溫暖,既使呆在這陰冷潮濕的牢房之中,琵琶骨上刺痛無比……她必定不知道,西寧王用金錢穿入他的琵琶骨的時候,的確是涂上了一種讓傷口劇痛無比的毒藥……
  他想起她偷看自己上藥時的情景,心中陣陣悸動,升起了一個如孩子般的想法,如今的我,不也偷看回來了嗎?仿佛只要有她在,不管什么地方,不管身上遭受多大的痛苦,他都不以為苦。
  他等她忙完一切,打著哈欠,躺在了床上,側耳細聽到她均勻的呼吸之聲,自己才坐起身來……
  他聽到耳邊傳來聲音:“主子,一切均已安排好了,只要那鑰匙一到手,我們就展開行動……”
  他嘆道:“西寧王的聽雨軒,又豈是那么容易出得去的,不是她轉移了他的大部分視線,我們豈能如此順利?”
  躲在暗處的人輕笑一聲:“主子,她雖不知情,但是,就算她不知情,也會幫助我們的,如果不是西寧王在您身上下此毒手,我們早就救了您出去了……”
  畫眉優雅之極的笑了笑道:“你們還不明白他的實力,既使我身上沒有這條金鏈,這聽雨軒,也不容易走得出去,我來西寧王府三月有余,卻絲毫摸不清這西寧王真正的實力,在外面的人看來,他既貪色,又驕橫,而且殘暴不仁,不管對屬下或是妃妾,稍有不如意,就痛下殺手,但以我的觀察來看,他卻是一個深藏不露的人,要不然,他就不會位于四藩之首了……”
  那暗中之人道:“主子,依您看來,這位的事,是否有望?”
  畫眉道:“他已對我起了疑心,我倒想看看,既使他疑心到什么,卻可以做到哪一步,要知道,這件事,可出不了半點的差錯。”
  暗中之人道:“主子,那我去準備了……”
  畫眉點了點頭,繼續閉目練功……
  淚紅雨早就懷疑這畫眉是假扮了睡覺的,一只蟑螂在身上爬來爬去,爬了那么長時間,他倒忍得住一動不動,直到一巴掌拍在臉頰之上,連惡心巴幾的蟑螂的汁水都留在臉上,擦也不擦,復又睡著,一般的人,例如淚紅雨之輩,哪里可以做到這樣?不過,既然他假裝看不到,翻轉了身子,淚紅雨便抓緊時間,將臉上的經絡打通,要不然,可真就麻煩大了。
  后又想,既然他也假裝,自己何不也假裝一下,看看他到底有何目地?直到她假裝睡著,聽到后面那一場對話,才知道,這畫眉看來不只是一位殺手那么簡單,心內暗叫一聲他奶奶的,怎么自己身邊的人個個兒仿佛都不簡單,天天吵架斗毆的玉七兩口子居然混入了禁衛森嚴的聽雨軒大牢,大胡子老夫子率他那只比老鼠大不了多少的狗混到了小世子的身邊,連這名畫眉殺手,仿佛都有第二張面皮……
  只有自己,糊糊涂涂的,什么都不知道,又想起黑暗中兩個人的對話,仿佛自己與西寧王斗法,倒幫了這畫眉不少忙一樣,不由得得意了一下,得意過后,思量著找個適當的時間問他要一筆參與銀才行……只要這樣,才配得上做老夫子的弟子,老夫子教育淚紅雨刮財的口號就是:天要讓它厚三尺,地要讓它薄三尺,要想盡一切辦法,不遺余力,刮盡一切可刮之財。
  這一晚,淚紅雨越想越感覺自己那個小山村不同凡響,心里面增添了幾分自己能脫出牢籠的信心,思前想后,越想越興奮,反而睡不著了覺,直至天朦朦亮,才迷迷糊糊的睡著,卻只睡了一小會兒,就被人從夢中叫醒,睜眼一看,卻見柵欄外面,站著西寧王,與那馬屁精王丁,王丁大聲的道:“快點起來,快點起來,帶我們去好望坡……”
  淚紅雨這才記起,昨天可說好了的,要幫西寧王去那好望坡找到那玉鐲子的事兒。那玉鐲子,是淚紅雨根據老夫子遞來的紙條亂編出來的,既然老夫子讓她編這么個事兒,那么,肯定有他的用意,淚紅雨暗想,莫非老夫子率人在半路之上,又或是在那好望坡上把自己給救了下來?
  ……………………………求PK票的分水線……………………
  不多說了,這個月情況嚴峻,說不定我就被直接扔到后面幾名,有起點包月Pk票的妹妹們投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