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


  聽到牢門落鎖,四周寂靜無聲,淚紅雨才走向畫眉,她看見,他的身上傷痕累累,腳板已烤成黃色,上面全是水泡,她拉開他的手掌,手掌中央有一道極深的紅印,看來,也是被那鐵籠燙傷。
  淚紅雨查看他的傷勢之時,畫眉緊閉雙眼,仿佛沒有知覺一般,看來昏了過去,淚紅雨看見他那張清秀的臉,仿佛受了傷的小動物一般,靜靜的,無聲無息的,他沒有齊臨淵臉上那無處不在的睥睨一切的神態,不論何時見到他,他的臉上總是掛滿了警惕之色,仿佛在林間行走的野貓,既要捕獲獵物,又要防止自己被捕,如今的他,既使昏迷,依然緊皺著眉頭,防備著人……
  同一張臉,卻有如此不同的遭遇,一個貴不可言,一個賤如泥土,一個對自己仿若仇敵,一個卻因為自己一時興起的善舉,而暗中保護自己……
  其實那善舉,也不過是有一次看他獨自觀月,他剛好戴著小世子面孔的人皮面具,以為他是小世子,于是上前搭訕,交流感情,好讓小世子不把自己當敵人,誰曾想,小世子沒聯絡上,倒聯絡上了這么一位殺手。事后才知道,這位殺手,還是一位頂極的殺手,六親不認的殺手,畫眉深淺入時無,他殺人的時候,就像畫眉一樣深深淺淺,可快可慢,想怎么殺就怎么殺,有時候一刀斃命,有時候卻可以殺上十天八天的,兩人閑話之時,畫眉淺淺道來,他殺人的手法,嚇得淚紅雨頗為后悔不應該隨便亂搭訕,可是,既然搭上了,要甩脫卻很難,更何況,對方是一名幽靈般的殺手,這代表著,你得小心翼翼,千萬可別得罪了他,也千萬別表露出嫌棄的樣子,因為,他可以無時無地的出現在你的面前……
  淚紅雨看了看他的傷情,知道他恐怕傷得不輕,可苦無藥物治療,不由得心中暗急,在牢內走來走出,想要弄些聲響出來,引來那衙役的觀望,再求點兒藥物……
  畫眉這個時候卻微微的睜開了雙眼,望著她:“你不用擔心,只要有鹽水,我自會慢慢的好了的,以前,比這個還重的傷我都受過呢。”
  他早就沒有了那如豹一樣的殺氣,仿佛一只在舔著傷口的貓兒一般,在角落里殘喘,眼睛卻堅如磐石,靜靜的看著自己身上的傷口。
  一天一夜了,除了送飯的聾啞人之外,這間牢房沒有人進入,別說鹽水了,連水都沒有,更嚴重的是,這畫眉手足之上的燙傷慢慢的流出黃色的水,傷口開始潰爛,如不及時治療,看來,手腳都會被廢,淚紅雨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可畫眉卻安之若素,仿佛這身體不是自己的,只微微而嘆:“如果我的武功未廢,這小小傷口,轉眼就能治好……”
  看來,他已把受傷當成了常事,淚紅雨卻不能忍受一個人在自己面前潰爛,更何況獄中多蟑螂,畫眉的這一身傷口,有把全牢房的蟑螂都吸引過來的趨勢,蟑螂可不認美丑的,可不光往畫眉身上鉆的。
  淚紅雨終于明白,西寧王為何不顧男女有別,硬把畫眉塞入了自己這間牢房,卻原來,是出了個難題給她,考驗她的同情心不止,還考驗她忍受蟑螂搔擾的能力。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淚紅雨才能興風作浪,如今,淚紅雨的身邊只有這半死不活的畫眉,沉默是他的常態,打坐是他的形態……當然,淚紅雨也頗不好意思用嘮叨去打擾一個在生死線上徘徊的人,反而小心翼翼盡量的不大聲喧嘩,以免吵著了他,真憋死她了。
  所以,她無可奈何,絞盡腦汁,也想不出應該怎么樣求得鹽水與藥物,眼看著畫眉日漸委靡,手足日漸融化,淚紅雨心想,難道,真的要看到他死亡嗎?自己豈不是白白的做了一次恩人?
  淚紅雨正憂急如熾,如聽見牢門聲響,又有人走了進來,淚紅雨看了看時辰,發現還未到吃飯時候,淚紅雨對這吃飯的時辰是頗為敏感的,在她的估計之下,其精確度只不過相差一口飲盡一杯茶的時間而已。
  魚貫而入幾人,前頭一個,踉蹌幾步,顯見是被人推了進來,淚紅雨先看到的,是一個人的人頭,長發垂面,亂如堆云,一身羅衣,很顯見,是一個女人,而且,是一個很美的女人,正是淚紅雨在王府的情敵之一,晉妃娘娘……
  跟著,又被推進來一個女人,依舊長發垂面,一身白色羅衣,也是一個很美的女人,又是淚紅雨的情敵之一,林妃娘娘……
  淚紅雨看得吃驚不已,幾疑這里是王府后宮,怎么這西寧王把他的后宮搬到了牢房?淚紅雨眼睜睜的看著三位側妃,晉妃,林妃,陳妃入住牢房之中,頓時之間這牢房之中充滿了鶯聲燕語,哀聲嘆氣,陰暗潮濕的牢房之中散發了淡淡的脂粉香味,倒也掩蓋了不少畫眉身上的臭味。
  淚紅雨心想,這西寧王只差沒把自己搬入牢房了,莫非這西寧王有一些變態,嫌在金碧輝煌的后宮之中與眾妃們不能盡興,而把這戰場搬到了牢獄之中?可細看之下,三妃個個精神委頓憔悴,顯然事情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么充滿了浪漫的旖ni風光……
  淚紅雨好奇心起,向隔壁的晉妃打了一聲招呼,問道:“娘娘,您為何被投入牢中?”
  晉妃娘娘抬起頭來,臉色慘白,白如惡鬼,她惡狠狠的望了淚紅雨一眼,直把她望得心生寒意,倒退三步,她這才道:“你難道不知道,這一切,不都是拜你所賜?”
  淚紅雨心想,奇哉怪也,我自己都身陷囫圇,這又關我什么事?
  她眼中的恨意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淚紅雨心想,我仿佛沒獨占你們西寧王吧,為何把我看成洪水猛獸一般?
  淚紅雨見在晉妃那里討不得好,又轉頭向林妃娘娘,還沒開口打招呼,那位平時溫文爾雅,詩文歌舞皆為一絕的林妃,從她牢房的地上不知道摸了一個什么東西,見她走近,手一揮,丟在了她的臉上,淚紅雨感覺臉生疼生疼的,往地下看去,才知道,是一個極大的蟑螂,還在蹬腿伸腳……
  淚紅雨忙后退,躲在安全的距離之內,心想,連平時溫文的林妃都變成了如潑婦一般,看來,自己的確做了什么壞事,惹發了眾怒,可她的事情做得太多,不大記得起來,想向其它兩位側妃問問,可有了前車之簽,她怎么還敢?她可不太愿意另外一位美人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事出來,先不管什么原因,她唯一想的就是,自己以后在牢房里的日子只怕越來越難過了。
  尤其是衙役們宣布,增加了獄規,說是為了幾位側妃娘娘的身體計,中午吃飯過后,可以外出放風一個時辰,這更讓她心驚膽顫,她明白,這條獄規是沖著她來的,一個時辰,如果是好手的話,殺十個人也夠了,何況只是一個不會武功的她?這三位側妃,聽說或多或少都會一點兒武的。
  如今的她,只有半死人畫眉站在她這邊的,他卻武功全無,渾身無力,又怎么能幫得了她?
  淚紅雨見中午既將臨近,感覺到世界末日既將到來,可能不會見到明天早上的太陽從東邊升起還是從西邊升起,她面容慘淡的望著半死不活的畫眉,向自己嘿嘿而冷笑的三位美人與地下爬來爬去的蟑螂,心中頗有幾分感慨,想不到自己如花似玉的一生,從此就要葬送在這四方牢獄的放風之中,她著急,想要講出幾句遺言,以流傳后世,卻無人理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