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1-24)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1-24)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1-24)     

暴君的寵姬30 找只母牛

西寧王想知道她到底玩什么花樣,雖說這玉鐲的事非常重要,但他卻感覺,自己對她的古古怪怪的想法更感興趣,于是道:“你說出那牛長成什么模樣,本王叫下面的人買來……”
  淚紅雨知道不能表現過甚,讓他起疑心,于是道:“這牛,是一頭大奶牛,想當年,她才剛產了小牛,可惜那小牛死了,可小牛死了,照樣有牛奶啊,想當年,我可喝了它不少奶……”
  西寧王咧牙一笑:“你是想叫本王讓人給你找一只剛生完小牛的奶牛?”
  淚紅雨看了看他,忙道:“不不不,奴婢怎敢提這么高的要求,要提這么高的要求才能找到那玉鐲,奴婢還想活嗎?王爺只要找到一只黑白兩色的奶牛,讓奴婢騎在它上面,稍微能找到過去的感覺,就對了……”
  西寧王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恩,你還頗識實務的,好,本王答應你,就讓人給你找一只黑白兩色的奶牛……”
  他心中不禁奇怪,感覺自己如墜五彩云中,摸不著頭腦,不明白她為何提出這樣的要求。
  可巧,這找牛的工作,又派給了侍衛王丁,過了良久,侍衛王丁才牽來了一頭黑白兩色的牛,這牛身形高大,骨骼均勻,健美無比,的確是一頭好牛!
  西寧王看了,極之滿意,道:“現在如你所愿,這牛也給你找來了,要不要不坐在車里頭了,上去試試?”
  淚紅雨忙笑道:“王爺,奴婢倒沒什么,奴婢本就出身低下,那牛都坐慣了的,可是,奴婢如果真坐上了那牛,王爺您率眾跟在奴婢的身前身后,對王爺您的影響可不大好,這大街上流言傳得快,上次不是傳了一個風水的流言嗎?這次可別再傳一個王府財力下降,馬車都沒得坐,只好騎牛的流言出來……”
  西寧王一滯,只好作罷,心想自己可從來沒有這樣與人口舌相爭過,可不知怎么的,看見淚紅雨就想同她辯駁一番,可惜,沒有一次占過上風。
  淚紅雨皺眉看了看那頭牛,忽道:“王爺,不是奴婢提諸多要求,這牛,可不太對……”
  西寧王估計她就會挑三撿四的,聽了這話,倒也不意外,道:“有何不對?”
  淚紅雨道:“王爺,您看,奴婢已經降低了要求了,只要是黑白花色的奶牛,都行,可您看,王丁大哥,他找了頭什么牛給我?這相差也太遠了一點吧,奴婢當年所騎的,可是一個母牛,他卻找了一頭公牛過來,王爺,您知道嗎?這公牛,騎上去的感覺可不太對,公牛的脾氣暴躁,而且,腳邁的步伐與母牛也不一樣,到時候,奴婢騎著它,走快了,走慢了,可都找不到那個地方的……”
  侍衛王丁好不容易有了在王爺面前表現的機會,還期望著官復原職呢,可不希望把事情給搞砸了,他忙道:“王爺,屬下找了整個牛馬場,就只找到了這么一條花色的牛……”
  淚紅雨道:“王爺,如果您不介意,不怕奴婢給跑了,何不讓幾個人跟著奴婢,奴婢親自去找?難道您還真怕奴婢跑了?就憑王丁他們的武功,奴婢想跑又能跑去哪里?”
  說完,眼巴巴的望著西寧王,西寧王不用看,就知道她臉上是怎么樣的表情……如同流著口水的小狗,他垂著頭,笑了笑,道:“好,既然你想入馬場一看,本王就準許了……”
  淚紅雨剛剛吁了一口氣,他又道:“本王就陪你入一趟馬場,挑一頭你所說的黑白相間的奶牛……”
  淚紅雨聽了,知道自己不能再拒絕于他,歡欣的道:“好,有王爺陪著,沾了王爺的光,奴婢必能找到一頭好奶牛……”
  走入人聲鼎沸的馬場,這馬場牛馬齊賣,是西寧府軍馬與民馬的交易場所,也是西寧王軍馬的發源之地,西寧王一身便服,倒沒引起多大的哄動,有些認識他的人遠遠的見了,只靜靜的避開,強買強賣者聞到風聲,倒衍旗熄鼓,準備等西寧王走后再行那強買強賣之勢。
  一時間,這馬場暗潮止息,顯出前所未有的和諧與平靜,只有那馬兒與牛兒頗不識實務,該叫的還是叫,該踢的還是踢。
  這馬場倒真象王丁所講,極少見到黑白相間的牛,更別說奶牛了,黃牛,水牛,倒不少,駿馬,高頭大馬也很多,可就是沒有黑白相間的牛,西寧王與淚紅雨一路走來,把馬場差不多逛了個遍,都找不到一頭她所說的花牛,淚紅雨知道,如果再找不到,西寧王才不會由得自己來。
  她不由得心急如熾,想起老夫子的教自己各門技藝之時所說,若要救人,必先跟蹤而至,選擇好地點,安排好時間,然后看對方有無埋伏,才對癥下藥,救人于水火。她想來想去,心想,莫非西寧王除了這表面上安排的十幾人之外,還安排了其它人沿途暗中保護,所以,老夫子沒有必勝的把握,所以才隱忍不出?
  于是,她眼睛四處亂轉,四周圍觀察起來,果然,正如她猜測的一般,果真發現幾名鬼鬼祟祟跟在前后左右之人,她想,看來,她得想一個辦法將這些暗中隱藏之人全部都引出來不可。
  雖然自己等著人家來救,也可以幫人家一個小忙不是?
  她左手搭著右手,把指甲中藏的銀針暗暗拿出一根,暗扣于拇指與食指之中,望著西寧王站在自己前面的背影,她可沒想過要給西寧王來這么一下,具她觀察,西寧王的警覺性可極高,只怕自己略有殺意,他已察覺……再說了,她這門技藝,就像老夫子所言,殺個蒼蠅,射個螞蟻還行,準確度還挺高的,可射人,除非那人沒有武功,不會躲避,意思就是說,除非這個直挺挺的像挺尸一般的等著她去射,才有可能命中要害。
  她正待有所行動,卻見西寧王的目光轉向馬場的一個角落,嘴角的浮起笑意,但卻有幾分揶揄,她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卻見一位衣著富貴的公子,帶著幾名小廝,在那里選馬,那名公子唇紅齒白,面如冠玉,一雙眉眼青若遠山之黛,既妖且美,淚紅雨心想,如此明顯的女扮男裝,如果我都看不出來,我倒不姓淚了。
  ………………………下一次加更滿5400分………………………
  下一次加更,5400分,各位妹妹,投PK票吧,有加更哦,本次PK出現很多黑馬,如果沒你們的支持,我可能被直接踢往后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