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的寵姬》 最新章節: 第一章奴婢知錯了(12-01)      第二章聽雨軒大餐(12-01)      第三章畫眉不是鳥(12-01)     

暴君的寵姬33 南福郡主

她想,這西寧王怎么知道自己要在這里停下,搞一搞小動作?莫非他真有先見之明?
  鐵甲兵擁了上去,不是一般的行伍士兵,雖著鐵甲,但武功還是挺高的,三下五除二,把那群刺客差不多全打倒,卻沒要他們的命,看來,他們的主子的確與西寧王有點交情,刺客派來,不是為了西寧王的命,而西寧王也不愿意太過與他們交惡,只是叫人把他們一一綁好……
  那名女扮男裝的女子,西寧王卻一直沒有動她,看來以西寧王閱遍天下美女的毒眼,早就知道她是女扮男裝的了,甚至她身邊那幾位小廝,西寧王也沒動他們,只不過叫人點了他們的穴道……
  那群鐵甲兵消失在馬場的房屋后面,狂奔的戰馬停了下來,馬場又恢復了平靜,西寧王叫人牽來淚紅雨看中的那頭牛,準備就此離開。
  那女扮男裝之美女雙眼含淚,望著西寧王,忽地沖到西寧王面前,說道:“你為何要拒絕父王?”
  她這一沖,倒把躲在西寧王身后的淚紅雨嚇了一跳,她正在左右的望著,根據老夫子所講,大戰過后,敗方往往有人不顧生死想要完成任務,這個時候,可千萬別以為危險已過,更要小心翼翼,別讓人把你給嚼了。所以,淚紅雨以為,這女扮男裝之美女就是那不顧生死的勇士,她忙把身子縮在西寧王后邊,連頭發都不給露出一條,以免有人趁機發暗器之類的。
  西寧王淡淡的道:“南福之女,帶給本王的恥辱還不夠?還要另加一個?”
  那女扮男裝之美女直抽噎,道:“我與姐姐不同,不會的……”
  淚紅雨心想,原來是表真情來了,于是吁了一口氣,從西寧王的身后探出了一個小頭,朝那女扮男裝之美女望了一望,見對方梨花帶雨,哭得眼淚齊下,雙眼呆呆的望著西寧王,讓淚紅雨看了就心酸,想,如果自己能與她對調,該有多好,我自由自在,讓西寧王把她給搶了去,當一名王府妃妾啥的,豈不皆大歡喜?
  她不由得探出頭來,向那美女打了聲招呼道:“喂,那位姐姐,只要你恢復了女裝,別讓無數的侍衛跟著,何愁王爺不搶……不看中你?王府中的姐妹可多著呢,多得住不下,還有的住進了監牢,到時候,咱們可真成了好姐妹了……”
  淚紅雨見這馬場布滿了伏兵,一番打斗,已讓伏兵全都顯現,心想這老夫子看來已經驚走,說不定沿途設伏,我得讓他有充足的時間才行,她見這美女與西寧王訴衷腸,哪有不插幾句口以拖延一下時間的。
  西寧王轉過頭來看了她一眼,把她看得噤若寒蟬,因為那一眼冰涼,冷酷,明顯的警告她不要亂來。
  那名女子見了,只認為他們兩個在大庭廣眾之下眉目傳情,全不把自己當回事兒,不由得收起了淚水,道:“從來不動情的王爺居然也動情了嗎?難怪父王給了你如此優厚的條件,你都不愿意答應把她交出來……”
  淚紅雨心想,我也不就是踢了個門,叫了幾聲,至于秦妃的死,可不關我的事,是西寧王下令的,正主兒不找,你倒找了我?又想,難道她沒看見自己歪口斜唇的模樣?認為我這模樣能吸引得了西寧王?
  她連忙辯解,道:“喂,那位姐姐,你可別誤會,我可沒做什么,秦妃的死,當真不關我的事,您可得分清楚了,為何非要我為她償命不可?”
  那美女微微一笑道:“有人死了,自然要有人為她償命,要不然,父王怎么向南福郡人交待,再說了,事情已然傳了出去,是姑娘你鬧了個人盡皆知,我姐姐才不得不死,姑娘你又怎么脫得了干系?”
  淚紅雨腹中暗罵,知道自己這個罪名,倒是背定了,如果出去了,看來以后都沒什么好日子過,又聽到她的話里頭說西寧王不愿意交出自己,看來是為了當年福王那單案,他想在自己身上找出線索,不由得暗自慶幸,心想自己怎么就那么天才呢,好編不編,編了這么個絕佳的故事,保住了自己條命。
  她可沒想過,這生性陰冷的西寧王,對自己真有什么所謂的真情。情欲倒真可能有,可惜,被自己的歪嘴斜唇打擊得不清。
  綜上所述,淚紅雨打心眼兒里佩服起自己起來,天才啊天才,看來自己做得了老夫子口中的驕驕者了。
  西寧王道:“南福王如果不怕兵戎相見,就盡管前來,本王如果連一個女人的事都不能做主,哪里還敢與他共事,蘭郡主,請你轉告你的父王,本王還是那一句話,請他好好斟酌。”
  那蘭郡主道:“王爺,您為了這名女子,真的要與南郡交惡?姐姐的死,雖說是惡有應得,可是,您也要向南郡交侍一聲才是,父王都已經原諒了你了,只要你交出她,那么,我們自可以摒棄前嫌,南郡與西寧繼續結為同盟,而且,我有什么比不上姐姐?我在您的身邊,一定能代替姐姐……”
  淚紅雨心想,原來是這么回事兒,當初她就奇怪了,這秦妃娘娘在西寧王府里給綠帽子西寧王戴,連小世子都知道了,以西寧王的精明,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原來是裝著不知道,說不定還在心中暗暗感激自己撞破了秦妃娘娘的好事,好不容易把這給自己戴綠帽子的妃子找借口給辦了。淚紅雨心中不由得有了一種做了替罪羔羊的感覺。
  西寧王好不容易踢走了一個南福女子,怎可能再讓一位南福王之女嫁了過來,聽了微微一笑道:“蘭郡主,本王還是那句話,南福王如果想合作,本王自然歡迎,至于女人嘛,本王府中的女人太多了,就像我這位姬妾所說,多得都住在監牢里了,女人就不需要了……”
  淚紅雨見西寧王引用自己的話,腹中偷笑,又贊了一聲自己真是天才中的天才,那西寧王卻一拉她的手,再也不理那蘭郡主,向馬場之外走去,淚紅雨感覺他的手如鐵鉗一般的拉住自己,怎么掙也掙不開,手掌之中有微微的溫度,將自己的手包在其中,淚紅雨忽一陣心跳加快,心想,這禽獸,千防萬防,還是避免不了與他有肌膚之親……
  …………………………PK票…………………………………
  PK票啊,PK票,妹妹們,投票吧